混世小术士

1584 单独见面

第四卷 虎落平川 1584 单独见面

“我当初借调到市局来,就是因为贲步云的案子涉及吸毒,我总有一种直觉,贲步云跟唐蔷薇的蔷薇会馆关系非同寻常,如果他能交代问题,说不准就能揪出毒贩子们背后的势力,将他们一网打尽。”范金强道。

“嘿嘿,想急着出成绩吧?”王宝玉笑问道。

范金强摇摇头,认真说道:“以前我让白牡丹他们折腾的染了毒瘾,现在毒瘾戒掉了,但是抓捕毒贩的心思就像是在心里有了瘾一样,一天不抓到他们,我心里就不踏实,总觉得沉甸甸的,让人很抓狂。兄弟,我这么说你明白不?”

王宝玉后背一凉,连忙点点头,范金强本身就是名优秀的警官,而且又有受到毒贩迫害的个人经历,公仇私恨纠结在一起,范金强那是和毒贩杠上了。王宝玉真的希望白牡丹能去远方当尼姑去,在法网里面躲来闪去的,出事的概率太高。

王宝玉叹了口气,问道:“贲步云是哪年生人?”

“60年吧,你问这个干什么?”范金强狐疑的反问道。

“嘿嘿,山人自有妙计,范大哥你就瞧好吧!”王宝玉得意的说道,范金强说得贲步云年份,正跟吕楠提供给自己的生辰八字一样,他已经完全确定,吕楠的胖情人就是贲步云,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勾搭成奸的。

“你不会又用你那个算卦吧!办案可是讲究证据的。”范金强皱眉道。

“用什么方法你就不用管了,只要你安排一次我跟贲步云单独见面就行,但是不要录像啊!”王宝玉道。

“怎么,你还要给他看相?”范金强越听越迷糊。

“回答正确,也许就能帮助你呢!”

“这可是违反办案规定的,羁押期内不允许探视,更何况单独见面。”范金强面有难色道。

“大哥,你想啊,现在很多事实都浮出了水面,贲步云的案子可是挺不了太久了,说不定哪天就招。你要是不着急,这成绩可就算到别人头上了。”王宝玉道。

“好,我就冒险信你一次。”范金强实在被贲步云的案子纠缠太久,不堪忍受,终于下定了决心。

说干就干,王宝玉和范金强酒足饭饱之后,当晚就跟他来到了市局,范金强以审案为由,提审了贲步云,将王宝玉和贲步云关在了一个小房间里。

王宝玉之所以参与贲步云的案子,有两点原因,一方面是想帮助范金强,毕竟他跟范金强是非要要好的哥们儿;还有一点原因,那就是他希望通过贲步云交代问题,洗清阮焕新市长的嫌疑,也省得阮焕新因此跟自己结梁子,说不定阮市长一高兴又让自己当个局长什么的,嘿嘿。

但事实跟想象总是有差别,王宝玉并没想到,他今晚的举动,确实有了突破性的进展,但是结果却没有那么理想,又掀起了一场滔天的波澜。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身材已经消瘦,脸色灰暗的贲步云,一看见对面坐着王宝玉,恨不得冲上来将王宝玉给撕碎了,只是带着手铐,又被固定在椅子上,他只能瞪着血红的眼睛,嘴里不停的咒骂着。

王宝玉悠闲的吸着烟,等贲步云的情绪稍微平稳了,这才嘿嘿笑道:“贲步云,你生气也没用,我劝你还是放宽心,老实交代问题。”

“王宝玉,你算个屁啊,你有什么资格跟老子说话?老子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你实在太坏了!”贲步云又骂道。

“我哪里坏了?倒是你的良心坏了,完全置考生的利益不顾,也根本没把老子这个招生办主任放在眼里。”王宝玉冷笑道。

“哼,到底说实话了吧?整个教育局数你小子的私心最大!”贲步云不客气的说道。

“我心里是公是母你先别管啦,还是说说你的问题吧!”

“你算个屁,老子不怕!上面有人,还会在乎你?”贲步云不客气的说道。

“嘿嘿,事情过了一年,你上面的人呢?贲步云,你现在可是过街老鼠,数上面的人喊打的声音最大,别梦想着有人救你,你都到了这个份上,上面的人,肯定巴不得你死呢!”王宝玉无情的打击贲步云,这让贲步云脸上一阵黯然,他何尝不知道这个结果,只是在心里依旧存在幻想而已。

“哼,我要是交代了问题,更不会有人保我。”贲步云依旧嘴硬的说道。

“贲步云,我听说这段时间你还戒了毒,我佩服你也也是条汉子,即便是不为自己想想,也总要为家庭想想。”王宝玉换了个和缓的语气说道。

“我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哪来的家人,至于些亲属,总能在外面吃上饭。”贲步云神情黯然,大概是想到了吕楠母子。

不来点刺激,贲步云是不会吐口的,王宝玉也不绕圈子,直接问道:“那你的孩子呢,就不怕他将来受委屈?”

王宝玉话音一出口,贲步云不由一愣,立刻变脸道:“王宝玉,你真是满嘴喷粪,信口胡说!老子现在还是单身,哪来的孩子,你小子又想玩什么鬼花样!”

“哼,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我提醒你一句,郊外的小树林里,有个女人告诉你,她的孩子其实是你的。”王宝玉学着饶安妮书里的句子朗诵道。

“放屁!”贲步云瞪着眼睛道。

“是不是胡说你心里最清楚,如果你不交代问题,我就把这件事儿说出去,你孩子那个戴了多年绿帽子的爹可不是个好脾气,说不准一怒之下,就会把你孩子给扯腿摔死。哎呀,那孩子长得还真像你,可惜一辈子也不知道真相。”王宝玉吓唬道。

“王宝玉,我诅咒你不得好死!”贲步云愤怒的大骂道,手腕上的铁链子哗啦啦作响。

“我找你没别的事儿,赶快交代问题,争取宽大处理,说实话,老子因为你的事儿,日子过得也不舒服。”王宝玉道。

贲步云最终安静下来,颓废的低着头,知道王宝玉已然掌握了确实的证据,终于软了下来,连声的哀求道:“王宝玉,我求你了,千万不要把孩子的事儿说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