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586 案件复杂化

1586 案件复杂化

“说说嘛,我想听。”纯洁女神一幅春心荡漾的架势,

“想着你美妙的身体,我的手向我的小腹处移去……”王宝玉打字道,

“接着说。”纯洁女神又打字过來,

“感觉身体在膨胀,非常的舒适。”王宝玉道,

“你真棒,我正在摸自己的胸。”纯洁女神打字道,

“让我也摸摸。”

“摸吧,它们很柔软,很丰满。”

“……”

“小农民,我要你占有我。”纯洁女神兴奋打字道,

“我來了,用我的身体将你推上快乐的巅峰。”王宝玉感觉身体无比燥热,疯狂敲击着键盘,

在纯洁女神的文字挑逗下,王宝玉竟然被刺激的**澎湃,幻想着纯洁女神的身体,就这样发泄了身体上的欲望,

“你真棒,打字都能让我快乐无比。”一切完事儿之后,纯洁女神好半天才打字道,

“嘿嘿,那是你沒见识过我的真功夫。”王宝玉得意的打字道,

“我爱你。”

“我也爱你。”

“拜拜,祝你做个好梦。”纯洁女神下线了,

王宝玉关了电脑上床睡觉,他从沒想过,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竟然也能有这样的**,还真是不一样的刺激,王宝玉此刻甚至对于纯洁女神都有种特殊的爱在里面,似乎她也是自己生命中的一个重要女人,想必如此敏感多情的纯洁女神的心里也有了小农民的位置,嘿嘿,这不会就是网恋吧,

就在几天之后,范金强给王宝玉打來了电话,上來就说道:“贲步云交代了。”

“哈哈。”王宝玉兴奋的差点沒跳起來,说道:“我就说嘛,只要老子出马,沒有搞不定的,范大哥,这顿酒你可要请了。”

沒想到范金强竟然丝毫也兴奋不起來,接着语气沉重的向王宝玉简单描述了内容,惊得他差点从椅子上掉下來,贲步云虽然交代了部分问題,而从他嘴里说出來的话,就像是一枚炸弹,惊动了整个市委市政府,

贲步云交代,他曾经给了阮市长的秘书于白冠一百万,让他行贿市长阮焕新,并且,他还有证据,就放在家里的沙发衬布里,

警方人员立刻去了贲步云的家里,找到了那个录音笔,在证据确凿之下,平川市纪委立刻对市长秘书于白冠进行了立案调查,

于秘书性情傲慢,自打贲步云出事之后也是终日坐立不安,但是每天看见阮焕新沒事儿人似的,心里好歹还能踏实一点,而当表情严肃的警察推开自己办公室屋门的时候,于秘书的茶杯便啪的一声摔在地上,碎了,

阮市长秘书被调查,迅速成为了轰动性的新闻,通过各种渠道不胫而走,与此同时,每个跟贲步云接触过的人,都惶惶不可终日,生怕被贲步云再次牵连出去,

王宝玉头大如斗,知道自己又惹出了乱子,他完全沒有想到于秘书会参与其中,又将阮市长牵扯出來,起初于秘书也是闭口不言,试图用沉默掩盖起其违纪的事实,就跟贲步云似的,好像在等着谁來解救他,

然而于秘书这种人就是属驴粪蛋的,别看平日装逼,但是在强大的调查攻势下,他的心理防线可沒有那么坚固,最后他终于承认,自己确实收了贲步云一百万,还为贲步云通风报信,充当其利益的保护伞,

“你承认自己那四十万全部收下了。”纪委工作人员冷声问道,

“是四十万。”

“那六十万你又给了谁。”

“……”

“于白冠,希望你主动交代问題,争取宽大处理。”

“给,给了阮市长。”于白冠终于说了,说完便懊恼的抱住了头,他知道,自己拼搏至今的前途是彻底玩完,

据于秘书交代,那一百万的款项,他自己留下了四十万,其余六十万给了阮市长,纪委书记尉兴邦闻听之后,一脸沉重,思量再三,还是将此事汇报给省纪委,要知道,想要真正立案调查堂堂市长,他这级领导还不够格,

省纪委很快就做出了指示,授权市纪委调查阮焕新受贿一事儿,但还是郑重强调,在沒有真正的事实根据之前,不能停止阮焕新的市长职务,

与此同时,一向低调的市长阮焕新,竟然高调的接受电视媒体采访,他承认自己对秘书管理不严,工作上存在失职,但是对秘书转交给自己的六十万,坚决予以否认,强调自己从來就沒有收取过一分钱的贿赂,还情绪激动的用了一个词,叫做“苍天可鉴”,越是这样,大家越觉得其中有些猫腻,那就是欲盖弥彰,

王宝玉从夏一达的口中,得知了审查于秘书的大致情况,据于秘书交代,他是在一个晚上,在蔷薇会馆将那笔钱亲手交给了阮市长的,还说,阮市长收了钱之后,不发一言的匆匆离去,

于秘书还说,他跟蔷薇会馆的唐蔷薇有些私交,据唐蔷薇说,阮市长是蔷薇会馆里的常客,不过每次去都很低调,不开车不带任何人,在那里逗留的时间也非常短,

对于此事,市长阮焕新更是予以坚决的否定,他说自己从來就沒去过什么蔷薇会馆,甚至都不知道蔷薇会馆的地址,

至于秘书所交代的给钱时间,阮焕新则拿出了有力的证据,说那晚上他应约跟千科集团的老总由千科在一起吃饭,由千科也证实确有此事,但是,作为一个唯利是图的商人,他的证言是否有水分,还是值得商榷的,

而且平日阮市长十分信任于白冠,两人并沒有太大的仇恨,于白冠根本就沒有冤枉市长的必要,那样只会让自己罪加一等,做为一名政府机要干部,想必于白冠很明白这个道理,

但是,假如市长阮焕新真的去了蔷薇会馆,那说明了什么,说明阮焕新吸毒的事件也有可能是真的,如果情节更严重一些,参与贩毒也不是不可能,

可惜的是,贲步云在交代了行贿事件之后,沒來得及交代阮焕新是否吸毒的事情,竟然突然脑溢血住进了医院,经过抢救,虽然沒有了生命之忧,却一直处在轻度昏迷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