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587 高升了

1587 高升了

王宝玉心里说不來有多后悔,如果知道又把阮市长给牵扯出來,他宁愿让贲步云闭嘴,现在可好,他可是把仇恨值几乎都吸引到自己身上了,

可是事已至此,后悔显然是沒有用的,但是,王宝玉却无论如何也不相信,阮市长会受贿吸毒,这是一个术士的直觉,

于秘书虽然交代阮市长收了六十万,也只是口说无凭,沒有其他任何有效证据,对阮焕新的进一步调查,只能暂时搁置,等着贲步云从医院里苏醒,看看能不能再获得更多的证据,

事情一晃就过去了半个月,阮焕新一幅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态度,继续有条不紊的主持政府工作,只是比以前更和气一些,见了谁都会主动打声招呼,由于饭局减少,还经常去食堂吃饭,每次会要求排队,和职工一起就餐,显得十分亲民,

尽管付出巨大,阮焕新仍然是市政府内一个不敢让人触碰的雷区,其威信力明显大不如以前,不仅大家都会保持相当距离,仅仅维持表面客套,还不时传來副市长公然顶撞的传闻,

表现最突出的莫过于邱佐权,于白冠一出事儿之后,他就忙碌了起來,上串下蹦,还接连去了几趟省里跑关系,似乎就等着阮市长落马之后,取而代之,

可能是这接连发生的大事儿,吸引了足够的眼球,让大家忽略了王宝玉的存在,王宝玉的日子这一段过得是波澜不惊,上班看报喝茶,下班上网聊天,简直快要淡出个鸟來,

就在这天刚上班不久,代萌就一脸苦恼的进來找他,王宝玉不解的问道:“呆子,怎么回事儿,有人把你告了。”

“我这种小官,谁搭理我啊,都怪你,基金会的事儿就是不愿意帮我,我沒成绩说话,让人给踢了。”代萌恼羞的埋怨道,

“怎么都不跟我说一声啊,谁啊,我找他去。”王宝玉也有些恼火,基金会在自己的管辖范围以内的,

“去了也沒用,你现在就是个隐形人,大家有你沒你一样。”代萌沒好气的说道,

“嘿嘿,哥哥再给你找份好工作,保证赚的比现在多。”王宝玉劝说道,

“我只要沒被赶出去,就哪里也不去,你看看这个吧。”代萌赌气的说着将一张纸递了过去,说是局办公室刚刚交给她的,

王宝玉接过來一看,足足愣了半分钟,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正是一个组织部门的调令,上面明明白白的写着,代萌被调任市长秘书一职,也就是说,代萌接任于秘书,成为阮焕新的新秘书,

操,真的假的啊,都说傻人有傻福,这个代萌屁背景沒有,倒是一路曲折上升啊,他娘的,这笨头笨脑的家伙居然升官了,还真应验了当初在宾馆里算的《地风升》那一卦,王宝玉有些嫉妒,沒好气的抱拳道:“代秘书,恭喜您老高升。”

“臭小子,你埋汰我吧,什么高升,我的仕途完了。”代萌哭丧着脸,急的跺脚道,

“能成为市长秘书,多少人都是求之不得,你怎么还这幅样子。”王宝玉不解道,

“哼,谁不知道阮市长被调查的事情,等哪天阮市长倒了,我不也跟着完了,这种职位,沒人稀罕,只是在政府工作让我家人很有面子,我能让爸妈骄傲的也只有这点了,他们年纪大了,能高兴多大会儿就高兴多大会儿,所有的苦我都可以自己背。”代萌说的就跟就义一样悲壮,

不过代萌说的话也有几分道理,于白冠被抓,阮焕新疑点很多,但凡有点前途的都不会给他当秘书,其实呆子也有想明白道理的时候,王宝玉笑着安慰道:“呆子,总得來说,这应该是好事儿,不但你的行政级别提了,工资多了,而且,万一阮市长沒有任何问題,你岂不是赚大了,想开点儿,人生就是一场赌博。”

“可是赌注也太大了,要不这等美差别人怎么不去。”代萌眼中通红的哽咽问道,

“瞧你,就算阮市长真的有问題,你做为他的秘书也比在基金会更安全的多。”王宝玉分析道,

“王宝玉,你的意思我该去上任。”代萌似乎心安了不少,又问道,

“嘿嘿,你现在都能管着我了,还需要我的意见。”王宝玉嘿嘿笑道,

“需要,因为你是我亲哥哥。”代萌向王宝玉顽皮的抛了个暧昧的眼神,

王宝玉连忙捂住眼睛,说道:“去,为什么不去,凭我多年的识人经验,阮市长一定沒事儿的。”

“嘿嘿,亲哥哥,那妹妹走了,咱们后会有期。”代萌高兴的给王宝玉來了个飞吻,喜气洋洋的走了,

老奸巨猾的教育局长杨木,连同常务副局长郭函就在当晚正式邀请代萌喝酒送行,算是考虑王宝玉的情绪,还是叫上了他,

“代秘书,您是从咱们局里出去的,希望在工作上多多照顾。”杨木客气的举杯敬代萌,

“杨局长,我记得大家对我的好,能出力的地方,当然不会含糊。”代萌升了官,派头十足的举杯跟杨木碰了一下,脸上多了几分的傲气,

常务副局长郭函也举起杯來,敬代萌道:“代秘书,如果以前在局里有照顾不周的地方,还望不要介怀。”

“郭局这么说就太客气了,您对我一向不错,王副局长更是一直很照顾我。”代萌笑着看了一眼发愣的王宝玉,

“你们关系不一般,他照顾你也是情理之中,以后还要继续照顾,照顾不好都不依他。”杨木笑道,在拿王宝玉跟代萌搞对象的事情调侃,

“唉,现在我跟代秘书可不再一个档次上了。”王宝玉故作叹气道,

“一家人,说这些就太外道了吧。”杨木呵呵笑道,

代萌脸色微红,很认真的举杯敬王宝玉,说道:“王副局长,我敬你一杯。”

王宝玉举起杯,反问道:“光敬酒,不说点什么。”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做连理枝。”代萌半真半假的说道,王宝玉倒还是真是吃了一惊,沒想到代萌表现的如此大方,这分明是又一次公开承认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