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588 依依不舍

1588 依依不舍

“嘿嘿,代秘书文采风扬,我辈不及啊。”王宝玉嘿嘿笑道,愉快的跟代萌碰了一杯,

趁两个局长不注意,王宝玉坏笑着小声问道:“呆子,啥时候咱们再连理一次啊。”

“你可能不知道下面两句吧。”代萌带有些鄙夷的问道,大概觉得王宝玉一个初中生,沒有真才实学,

“好像是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王宝玉随口道,很自得的笑了,老子也不是啥都不会,喜欢的诗词也能整十句八句的,这句话就在其中,

“我其实挺恨你的,花心男人,臭哄哄。”代萌道,

真是话不投机半句多,王宝玉不言语了,那边杨木则一次次举杯,对代萌美言有加,赞赏不已,郭函话不多,显然这次來,只是为了陪着杨木而已,

“杨局长,代秘书离任了,基金会那边怎么安排。”郭函问道,

“这个嘛,改天开会讨论一下。”杨木道,

“我觉得还是让王副局长安排比较妥当。”代萌帮着王宝玉说了一句话,让王宝玉觉得很是意外,

“小王局长,既然你主管基金会,说说有什么打算。”杨木转头问王宝玉,

不能放过这次好机会,如果基金会安排个不顺手的人,又或者是这人惹出些麻烦,肯定要连累自己的,王宝玉想了想,说道:“不瞒二位局长,我还是觉得安排个熟人比较好,工作经验丰富,而且关系也好维护,如果你们觉得可以,就把招生办的甄副主任调过來吧。”

“甄优美的工作能力一般,你想好了吗。”郭函忍不住问道,

“可以逐步培养,先试试。”王宝玉坚持自己的想法,杨木倒是不在乎这些,立刻拍板定案,回去就打报告调整甄优美的职位,

王宝玉让甄优美來负责基金会的工作,还真不是随口说的,主要基于三点考虑,一是甄优美跟自己熟悉,知根知底,又比较听话,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要能让基金会不出事儿,暂时稳定局面就行,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自从來了新的招生办主任,甄优美就几次找过王宝玉诉苦,说工作如何的难,新主任狗屁不通,胡乱安排,拿她这个副主任当秘书和长工使唤,

如果说除了以上两点之外,王宝玉觉得甄优美应该比代萌更适合在基金会工作,代萌过于年轻,又看上去傻乎乎的,出去募捐的时候大家多半会持怀疑态度,而甄优美年龄适中,除了私下自恋些,在外还算是稳重,值得考虑,

如今有了机会,王宝玉当然要考虑甄优美,只是甄优美当上了基金会的理事长,手中的实权肯定不如以前,或许多少会有些失落,

一直吃喝到晚上十点才散了酒桌,杨木和郭函各自开车离去,王宝玉送代萌回家,想到以后接触的机会少了,心中竟然有点恋恋不舍,

“呆子,好好混,以后哥落魄了,就指着你了。”王宝玉情真意切的说道,

“我现在是市长秘书,不能叫呆子,听到沒有。”代萌揪着王宝玉的耳朵,大声的喊道,

“呆秘书好。”

“王宝玉,你要死啊。”代萌下手更重了,

“那叫什么。”王宝玉呲牙咧嘴的问道,

“叫名字。”

“不习惯。”

“那就叫萌萌,或者小萌。”代萌充满柔情的看了王宝玉一眼,毕竟有过肌肤之亲,对于一个女孩子而言,这份感情是挥之不去的,

“你会叫我宝宝或者玉玉吗。”王宝玉忍住笑反问道,

“不叫,恶心死了。”

“嗯,其实我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臭小子,你是不是故意的啊。”

“嘿嘿,逗你玩呢,亲爱的萌萌,希望你能记得我,记得曾经的花前月下,海誓山盟,还有**的热情似火,翻云覆雨。”王宝玉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嘿嘿笑着说起了混话,

“还说,看我不打你。”代萌又羞又恼,使劲捶着王宝玉的胳膊,打着打着,整个人就靠在了王宝玉的肩头之上,

“瞧你那傻样,咱俩又不是不见面了,等你去了新的工作环境,你就会发现好多比邱佐权还有魅力的偶像,到时候肯定够你崇拜的。”王宝玉开玩笑道,

“你懂什么,其实,哎。”代萌欲言又止,伸手悄悄抹去腮边滑落的一颗泪水,

有一种感情叫做恋恋不舍,下车后,代萌让王宝玉将她送到楼道口,就在昏暗的楼道口上,代萌主动将嘴唇贴了上來,很认真的吻了王宝玉一下,然后羞红了脸帮王宝玉整了下衣服,柔声说道:“回去小心点。”

“嗯。”王宝玉点头,

“臭小子,你不许多想啊。”代萌这功夫控制不住,眼泪终于扑簌簌的掉了下來,她抹着脸断断续续的说道:“以前在学校毕业的时候,我都比较容易动感情,数我哭得最多。”

“嘿嘿,知道,我心里沒你,你心里沒我,谁也不多想。”王宝玉嘿嘿笑道,

“懒得理你。”代萌哭得更凶了,但却不舍得离开,直到王宝玉催促几次后,才一狠心转身蹬蹬上了楼,

小皮鞋上楼咔咔的声音,直敲打着王宝玉的心扉,女孩家的心思王宝玉虽然懂得不多,但此时此刻代萌对自己流露的真实情感,怎会让自己不动情,说起來,代萌对自己沒有什么不好,甚至还是一枚开心果,如今代萌就要不常在身边了,让他心中一阵阵的失落,

王宝玉垂头丧气的往回走,拉开车门刚要上车,就觉得脖子一阵发凉,有人用刀子抵住了他的脖子,

王宝玉吓得七魂出窍,冷汗直流,心中一阵后悔,又犯了晚上出來的错误,他紧张的问了一句:“你是谁。”

“哼,臭小子,时刻不忘了泡妞,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一个女孩子的骂声传來,虽然恶狠狠的语气,但王宝玉听起來却宛如天籁之音,此人正是白牡丹,

“白大侠,您老怎么想起我來了。”王宝玉松了口气说道,

“别废话,快上车。”白牡丹命令道,拉开车门将王宝玉推了进去,指挥着王宝玉向着一个陌生的地方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