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589 大权旁落

1589 大权旁落

“大侠,放下刀子,咱们这么熟,我不会报案或者逃跑的。王宝玉觉得脖子不舒服,皱眉商量道。

“哼,又跟四眼儿混在一起,改天老娘先杀了她,看着她我就來气。”白牡丹怒道。

“可别连累无辜,我跟她真的沒有什么。”王宝玉慌忙解释道。

“一路上又搂又抱又亲的,还敢说沒什么!”

“嘿嘿,她未婚我未娶,都是成人游戏而已。”王宝玉故作轻松的说道。

“那你有沒有考虑到我的感受。”白牡丹说道,话语中大有吃醋的意思,这让王宝玉感觉挺无奈,不禁反驳道:“你行踪不定,我想你也沒有用啊!”

“你就是沒心沒肺。”白牡丹骂咧咧的还是收回了刀子,指挥着王宝玉将车开进了郊区的一处院落,命令王宝玉下车,跟她进了屋。

白牡丹将王宝玉拉进了东屋,打开了灯,王宝玉环视四周,屋内的摆设很简陋,就是普通的民居,他忍不住问道:“白大侠,你平时就在这里住!”

“我才不在这里住呢,这户人家都外出打工了。”白牡丹不屑道。

靠,怎么就忘了白牡丹是撬门开锁的行家,不过,当王宝玉真正开清灯光下白牡丹的时候,还是惊叹于白牡丹的美貌。

一身白衣白裤,衬托的身材凸凹分明,发髻高高挽起在脑后,显得脖颈细长,娇嫩的脸庞上,五官精致,表情冷艳,就是这样一个美女,竟然是个让人不齿的毒贩子,不知道毒害了多少家庭,又有多少受害家庭将这些毒贩骂了千万遍。

“臭小子,傻愣愣的看什么。”白牡丹问道。

“白牡丹,你真是漂亮,而且越來越迷人。”王宝玉一脸花痴相,点头哈腰的恭维道。

“油嘴滑舌。”白牡丹白了王宝玉一眼,将刀子扔在了桌子上,又问道:“知道我抓你來干什么吗!”

“发泄欲望。”王宝玉立刻回答道。

“算你还有自知之明。”白牡丹俏脸微红,随即又说道:“那还不快点行动!”

“大侠,不用这么急吧,至少也要先培养下情绪啊。”王宝玉苦着脸道。

“培养个头,老娘半年沒碰男人了,渴死了。”白牡丹说着,立刻欺身上來,手法极快的就剥光了王宝玉的衣服。

王宝玉可怜的蜷缩在炕上,白牡丹哈哈大笑,这种猫戏老鼠的感觉,让她格外的兴奋,于是,很快就脱了自己的衣服,跳上炕,铺平王宝玉的四肢,以泰山压顶之势,将王宝玉给**了。

“嗯,真不错,你还对我有感觉。”白牡丹兴奋的仰着头,嘴里赞道。

“大侠,小心我的胯骨。”身下的王宝玉,苦着脸哀求道。

“少废话,就快好了。”白牡丹不理王宝玉这个茬,继续上下冲撞着,直到她发出了一声发自内心的大喊,震得天棚上都掉下了土,才停止了动作。

**过后,白牡丹难道靠在王宝玉的肩头,爱抚着王宝玉的小脸道:“臭小子,说起來老娘不该缺男人,咋就喜欢你呢!”

“因为我对你最好。”王宝玉恬不知耻的说道。

“我呸,你就是个花心种,当老娘不知道,哎,就是晚上沒事儿的时候,想起你这小模样,老娘就忍不住想來找你。”白牡丹摩挲着王宝玉的下巴叹息道。

“大侠,你应该敞开心胸,广泛的去接纳男人。”王宝玉道,虽然白牡丹是个绝色美女,可是他还是不想跟白牡丹做这种出格的事情。

“少废话,老娘就是死的那一天,也不会供出你來,担心个屁。”白牡丹当然知道王宝玉的心思,恼羞的说道。

“大侠是仗义的侠女,我相信这一点。”王宝玉连忙说道。

“唉,最近事事不顺。”白牡丹手指轻轻划过王宝玉**的胸膛,忽然就叹气道。

“怎么回事儿,谷爷不重视你了。”王宝玉问道。

“你猜对了,组织中來了个女人,全面接管了大小事务,妈的,老娘真想杀了她。”白牡丹愤愤道。

“谷爷还能不念旧情,你们那里也需要不断进人,你是不是想多了。”王宝玉不解的问道,白牡丹并沒有犯什么错误,而且对谷爷忠心耿耿,怎么会一下子就不受待见了呢。

“干我们这行,最忌讳的就是有感情,我相信如果有一天谷爷想要杀我,他眼睛都不会眨一下的。”白牡丹淡淡道。

“那你还跟着他,你就不为自己的将來好好打算打算。”王宝玉问道。

“你少忽悠我去当姑子,爱在哪是老娘的事儿,不用你管,老娘气很不顺,你别惹麻烦。”白牡丹很是急躁。

什么样的女人可以让白牡丹感到了危机感,王宝玉猜到这个女人应该就是唐蔷薇,但是他沒有点破,很多事情还是装迷糊比较好,尤其是当着杀人不眨眼的白牡丹,万一让她动了杀机,自己将死无葬身之地。

王宝玉做了个不恰当的比喻,安慰白牡丹道:“大侠,我现在也是沒啥权力了,副局长基本就是个闲职,无官一身轻,反倒落了个自由自在!”

“真不明白,这女人有什么好的,不就是肚子里有点墨水,多读了两本书吗,你都沒见她那副德行,一副幅军师的样子,好像一眼就能看穿一个人的心思而已,看着就恶心,谷爷也不知道发了哪根神经,整天和她关屋里密谈,好几次都把我给轰出來,那个娘们还偷笑,操他娘的,别落老娘手里,否则我劈死她。”白牡丹依旧愤愤难平。

“大侠,苦海无边,回头是岸。”王宝玉试探着劝道。

“臭小子,你脑子是不是坏掉了,我还能回头吗。”白牡丹明白王宝玉的意思,无比郁闷的说道。

对于一个手上沾满鲜血的毒贩子,真是沒有回头之路,可谓是天下之大,并无她的容身之地,王宝玉又道:“找个不知名的地方躲起來,随着时光的流逝,兴许就沒有人追究你了!”

“放屁,我这种人就是成为了老太太,也会被抓的。”白牡丹并不赞同王宝玉的说法,纵然她的心里已经有了些许的悔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