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597 国外电话

1597 国外电话

“屠夫的构思來自西方恐怖传说,是鬼谷的压轴项目,沒想到惊到了二位,尤其是这位小姐,我表示歉意。”古岸道歉道,

“宝玉,还是算了吧。”程雪曼拉着王宝玉的衣角道,

“一句道歉就算了,古总,我认为你们应该立刻取消这个项目,吓坏了人,你们赔的起吗。”王宝玉冷哼道,

“我们做生意讲究就是诚信,既然叫鬼谷,不吓人还能有人來啊。”古岸强词夺理道,

“但是恐怖也要有个度,我认为你们最后这关就太过了。”王宝玉说道,

“呵呵,其实最多就是几个像这位娇美小姐的女孩被吓晕而已。”谷岸说的轻描淡写,

“既然你坚持这么做,我会向有关部门检举你,就不信折腾不过你。”王宝玉见谈不拢,起身威胁道,

“小伙子,有话好说。”古岸见王宝玉真不是善茬,陪着笑脸,连忙上前客气道,

随即,古岸从办公桌里,拿出了两张贵宾卡,笑道:“这是两张年卡,二位可以随时來玩,不收取任何费用。”

我靠,这种地方谁还常來玩啊,王宝玉一阵无语,沒想到的是,程雪曼却來了精神,立刻接了过去,还说了一句:“谢谢古总。”

王宝玉心里这个來气,两张贵宾卡就把程雪曼给收买了,还真是很丢人,当着外人的面,也不好说程雪曼什么,这时,古总说道:“两位登记一下姓名和联系方式,欢迎经常提意见。”

程雪曼立刻附身在办公桌上,写上了两个人的姓名和联系方式,古岸看见了王宝玉的名字,脸色微变,忽然非常热情的说道:“哎呀,原來是鼎鼎大名的王副局长,失敬,失敬,多有得罪了。”

“你认识我。”王宝玉狐疑道,

“王副局长的名声响当当,一來平川市就有耳闻,雨夜残疾女孩被杀害……”古岸道,

王宝玉连忙摆手,示意古岸不用再说了,真是好事儿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不过,他还是很正色的澄清道:“真正的杀人犯前些天已经落网了。”

“这一点本人当然清楚,王副局长,既然鬼谷惊到了你的女朋友,这五千块钱,算是精神赔偿吧。”古岸说着,又在抽屉里拿出了五千块钱,

“不行,怎么可以随便收你的钱呢。”王宝玉立刻拒绝,

“那里面真得把我给吓坏了,太恐怖了。”程雪曼还是想要这笔钱,小声嘟囔道,

“收下,王副局长不会认为我这是行贿吧。”古岸又把钱向前推了推,王宝玉坚决不收,刚才给贵宾卡都很勉强,现在突然又要给钱,谁知道这个南方人心里打得是什么主意,

虽然王宝玉执意不收,但是眼前的这个女孩子却是很容易打发,谷岸又把钱递到程雪曼面前,客气的说道:“让这么漂亮的女孩子受到惊吓,古某真是于心不忍,如果回去后还觉得身体哪里不适,尽管和我联系,我一定负责到底。”

“我这会心脏还突突直跳呢,说不定吓出病來了呢。”程雪曼不高兴的说着,眼睛却总往那摞钱上瞄,

王宝玉伸手替程雪曼挡住那笔钱,说道:“谷总,有问題以后再说吧。”

古岸也沒有过于勉强,陪着笑将王宝玉二人送出了办公室,还郑重表态,一定对鬼谷项目进行调整,

“宝玉,给钱为什么不要啊。”程雪曼一路嘟囔着,

“此人眼珠乱转,一定沒安什么好心,我只是个教育局的副局长,跟他又沒什么业务关联,他非要给钱,指不定别有所图。”王宝玉道,

“就是因为沒有业务关联才不怕收钱啊,不是说精神赔偿嘛,我们收的也是合情合理。”程雪曼一下子错失五千块,心里还有些不平衡,

“雪曼,不是所有的钱都可以要,以后再吐出來的时候,利息太大。”王宝玉皱眉道,

“你不方便要,可以让我替你收着啊,五千块也是钱啊,可以给你办个洗车的年卡,你也不知道打理,整天脏兮兮的,和你身份一点都不符,要不再办个温泉游泳卡之类的也可以啊,增强体育锻炼的同时也可以塑造更完美的体型。”程雪曼一副无辜的模样,好像那笔钱要來也是准备花在王宝玉身上似的,

“啥卡不卡的,我不习惯,咱俩一块來的,谁拿了都一个样。”王宝玉有些不悦,

“就你谨慎,你看现在当官的,哪个不往自己腰包里划拉。”程雪曼道,

“你爸就是个不错的干部。”王宝玉反驳道,

“别提他,整天老婆儿子,都把我这个亲女儿给忘了。”程雪曼不满道,

“我送你回去吧。”王宝玉不想跟她唠叨,拉开车门说道,

“宝玉,刚才把我吓坏了,我不敢一个人住。”程雪曼道,

“总要一个人住的,习惯一下吧。”王宝玉坐上车,皱眉道,

程雪曼上了车,却把一只手伸了过來,说道:“宝玉,你看我的手现在还是凉的呢。”

王宝玉轻轻握了一下,果然是小手冰凉,再看看程雪曼依旧还有些发白的脸色,想起她心脏不是太好,咬咬牙,还是将车开往了北国大酒店,

两个人开了个房间,程雪曼显得非常开心,进屋后就欢快的钻进了浴室里,浴室的门却沒有关,还有意无意的留着个缝隙,听着哗哗的水声,王宝玉又是一阵心猿意马,不由的侧了侧身子,

只能看到程雪曼一只伸出來的粉嫩脚丫,看起來她正在洗大腿,王宝玉却觉得气血一阵上涌,多日沒跟女人在一起了,面对这种诱惑,他还是有些难以把持,

王宝玉站起身來,想以巡视房间为由头,偷看一下程雪曼美人出浴的场景,心里龌龊的想着,如果程雪曼主动示爱,自己可以不用拒绝的,嘿嘿,

可是,程雪曼包里的电话却响了起來,

“宝玉,帮我拿一下。”程雪曼闻声喊道,

当然沒有问題,这回不用偷看了,可以正大光明的看,王宝玉连忙从程雪曼的包里拿出了手机,手感不错,纤薄滑盖的,不过上面显示着一个平日并不多见的号码形式,王宝玉皱了皱眉,明显是从国外打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