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598 与网友见面

1598 与网友见面

程雪曼怎么还有国外的朋友,难道说最近学英语认识不少外国人,还是网友吗,起先王宝玉还很疑惑,忽然就想起了一个人,顿时变了脸,应该就是李可人的儿子吕云天,

“谁啊。”王宝玉沒好气的接起了电话,

“哈哈,是宝玉啊。”果然是吕云天的声音,这小子非但沒生气,竟然还在电话那头笑了起來,

“天天,怎么想起來打电话了。”王宝玉问道,

“我为什么不能打电话啊。”吕云天反问道,

王宝玉一阵哑口无言,吕云天说得沒错,自己跟程雪曼算是什么关系,根本沒理由干涉程雪曼的生活,于是几步來到浴室门口,将电话递给了一丝不挂的程雪曼,却也沒心情再看程雪曼的美妙胴体了,

“天天,这么晚了还不睡啊。”程雪曼柔声道,

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程雪曼就在浴室里咯咯的笑了起來,又说:“我在洗澡呢。”

不一会儿,程雪曼又咯咯笑了起來,随手将浴室的门关上了,但是王宝玉还是听见她轻声说道:“正好碰上。”

足足过了五分钟,浴室里才沒了说话声,坐在沙发上的王宝玉,已然气炸了肺,原本以为程雪曼变好了,沒想到依然还是脚踏两只船,真他娘的贱,

程雪曼裹着浴巾出來,见王宝玉脸色不对,不由的轻声问道:“宝玉,生气了啊。”

“我干嘛要生气啊,你联系谁是你的自由。”王宝玉冷冷道,

“你别多想,我跟天天沒什么的。”程雪曼解释道,

“有什么也跟我沒个屁关系,对了,你休息吧,我走了。”王宝玉坚决的起身道,

“宝玉,我让吕云天帮我从澳洲卖英文资料,他跟我确定一下资料名字。”程雪曼慌忙拉着王宝玉道,

“那也需要确定你在洗澡吗,你跟男同学男同事也都这样说话嘛。”王宝玉冷声问道,

“宝玉,天天从小生活在国外,随便惯了的……”

“你沒在国外呆过吧。”

“我,呵呵,宝玉,瞧你那傻样,是不是吃醋啦,都这么大了,怎么还像是个孩子。”程雪曼温柔的凑近王宝玉,迷人的气息几乎就要让人沉醉,

“沒有。”

“宝玉,今天去了鬼谷,我到现在觉得心里还不平静呢。”程雪曼又撒娇道,

“那是你心里有鬼。”王宝玉看见程雪曼这幅娇滴滴的模样就反感,不客气的甩开她,咣当一声就摔门走了,

回到了家里,王宝玉依旧气鼓鼓的,以至于李可人跟他说话,他都沒仔细听,程雪曼又打來了两次电话,王宝玉都沒接,不用接也知道她会说什么,无非就是解释,自己和吕云天沒有什么,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操你妈的,程雪曼你是不是耍男人玩有瘾啊,,老子是农村來的,宝贝稀罕你,你以为就凭自己那点魅力就可以抓住吕云天,那孩子天生一股风流相,老子倒要看看你们俩究竟谁耍谁,

躺在**好半天,王宝玉才终于做通了自己的工作,程雪曼跟自己只是朋友关系,人家有自己选择男朋友,自己沒必要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更沒必要生气,

操,不生气都难,你要有了吕云天,那就别再勾搭老子,到底还是睡不着,王宝玉又开始上网,却有了个意外的惊喜,纯洁女神竟然给王宝玉留言道:“小农民,我想见见你,后天听风茶楼等你,看看你能不能认出我來,嘻嘻。”

王宝玉心里一阵激动,网友终于见面了,他还真想知道虚拟世界里的纯洁女神,在现实中是什么样子,

“不见不散。”王宝玉飞快的打字回复了留言,随后心里就嘀咕起來,万一纯洁女神长得奇丑无比怎么办,又或是个脸上都是褶皱的黄脸婆,满脸脂粉的站街女,到那时自己是否还能正视她,

想到这些,王宝玉忽然后悔在网上跟纯洁女神用文字交流发生关系,可是,那种无比的好奇心,还是让他决定去赴约,

第三天晚上,王宝玉仔细打扮了一番,开车前往听风茶楼,一路上,心里还是很忐忑,这还是他第一次见网友,从虚拟世界回归现实,总感觉不是那么真实,

听风茶楼的门前,停着很多好车,一见王宝玉的车停了下來,门童立刻过來嚷嚷道:“这里不让停出租车。”

“你他娘的好好看看,老子这车是出租吗。”王宝玉恼道,

门童仔细打量了一番,讪笑道:“这位贵客,不好意思了。”

“以后别狗眼看人低。”王宝玉骂了一句,迈开大步,走进了听风茶楼,

迎门便是个宽敞的大厅,古色古香的桌椅上,坐着几桌客人,正在微笑着喝茶聊天,个个显得彬彬有礼,

王宝玉此行是有目的的,目光专门锁定在那种单身女人的身上,就在几步远的桌子上,就坐着一个三十出头的贵妇人,不时抬腕看看手表,似乎就在等人,王宝玉打量了一下她的体型,嗯,跟纯洁女神很像,只是模样实在一般,要不是一身名牌衣服穿着,真的看不出哪里有特别之处,

不能以貌取人,纯洁女神是个心理医生,不知道拯救了多少迷失的灵魂,单凭这一点,人家也是个有内涵的人,

王宝玉稳稳神,微笑着上前,贵妇人也将目光放在了王宝玉身上一动不动,这就更加坚定了王宝玉的信心,轻声喊道:“纯纯。”

妇人疑惑的打量着王宝玉,忽然就笑了起來,说道:“小伙子,长得还不错,一晚多少钱啊。”

“什么多少钱。”王宝玉一时间沒听明白,

“别装了,两千总可以吧,不过,要把我伺候舒服了才行。”妇女翻着眼皮道,

他娘的,把自己当成鸭子了,这让王宝玉非常的郁闷,他板着脸道:“本少爷从來不伺候女人,都是女人主动伺候我。”

“那你瞎打岔个屁,莫名其妙。”妇人立刻变了脸,恼羞的说道,

这个肯定不是纯洁女神,王宝玉说了声对不起,连忙又向里走,却见不远处一个用杂志挡住脸的女人,正咯咯的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