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599 抽鼻子

1599 抽鼻子

王宝玉定睛看去,只见这个女人年龄并不大,二十七八的样子,身穿淡雅花纹的西服套装,上衣的左肩处,醒目的绣着一朵不知名的蓝色花朵,看上去既典雅又神秘,

再看女人的粉脸,柳眉斜挑,琼鼻红唇,眼含一湾秋水,几缕秀发垂在脸庞,有一种说出來的妩媚味道,

“这位漂亮的女士,看沒看见我家纯纯。”王宝玉换了个说法,搭讪道,

“她不是你家纯纯吗。”女人满脸笑意的指了指前面的那名妇女,反问道,

“嘿嘿,刚才认错人了。”王宝玉嘿嘿讪笑,

“你是小农民。”女人忽然问道,

王宝玉一阵窃喜,能知道自己网名,这个肯定就是纯洁女神啦,王宝玉有心逗逗她,故意装迷糊的问道:“什么小农民啊。”

“哼,满脸都是毫不掩饰的**笑,休想骗我。”女人自信的嘲讽道,

“嘿嘿,不愧是心理医生,你就是纯纯吗。”王宝玉确实感觉很惊喜,

“怎么,我跟你想象中的不一样吗。”纯纯轻挑了一下眼角,带着笑意问道,

“比我想象的要漂亮百倍。”王宝玉赶忙奉承道,

“你也长得不错,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虞美,虞姬的虞,美丽的美。”纯纯伸出了纤纤玉手,王宝玉伸手握了握,很软很滑,嘿嘿笑道:“这个名字好,虞美人谁人不知啊。”

“调皮。”虞美娇嗔的白了王宝玉一眼,又问:“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啊,名字很普通,王宝玉,三横一竖的王,贾宝玉的那个宝玉。”王宝玉自我介绍道,

虞美的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讶,转瞬即逝,抽出手來笑道:“我就叫你宝玉吧,打扰你了,平日工作很忙吧。”

“嗯,非常忙,整天不是这事就是那事。”王宝玉一脸无奈相,又说道:“但是为了能和你见面,我可以推掉一切。”

纯纯一听,立刻又笑了,说道:“肢体语言自相矛盾,分明是撒谎,如果我沒猜错的话,应该是个闲职吧。”

“嘿嘿,我就是一个懒人。”王宝玉毫不介意的说道,

“走吧,小农民,去包房。”纯纯笑吟吟的邀请道,

两个人來到二楼的一间小包房里,服务员立刻端上了两杯香茶,虞美若有所思的望着窗外,一缕微风从窗口吹过,抚起她的秀发,更是增添了不一样的味道,

王宝玉咕咚就把茶水喝了,虞美很惊讶王宝玉的举动,她只是轻轻捧起茶杯,微微抿了一下,又吸了吸鼻子,说道:“这是上等的乌龙茶,必须细品才能感受到其中蕴含的味道。”

说完,又给一脸尴尬的王宝玉重新倒上了一杯,王宝玉连忙装模作样的也品了一下,赞道:“好茶,好味道。”

“呵呵,这还是我第一次见网友呢。”虞美笑道,

“这么巧,我也是第一次。”王宝玉道,逗得虞美又是一阵咯咯娇笑,说道:“宝玉,沒想到你还真幽默。”

“跟你想象的不一样吧。”王宝玉饶有兴致的问道,

“是不一样,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土的掉渣的民工呢。”虞美半真半假的说道,

“那我现在的模样像是干什么的。”王宝玉问道,

“嗯,像一名懒惰的出租车司机。”虞美道,

王宝玉一阵冒汗,老子怎么就成了出租车司机了呢,虽然官不大,但也是个在编的政府干部,他也不解释,说道:“虞美人,你也不像个心理学家啊,有些确实看得很准,但是也有跑偏的时候。”

“哪里不像了。”虞美问道,

“我印象中的心理学家,都是一丝不苟的样子,穿个白大褂,戴副眼睛,脸上沒有任何表情,再说了,也沒有这么年轻漂亮的。”王宝玉道,

“看不出,你很会恭维人,不过,从你刚才鼻子**的表情看,你对我起了不轨之心。”虞美道,

“抽鼻子不代表什么。”王宝玉连忙掩饰道,可是纯纯却盯住他的眼睛,不由一阵慌乱,极力保持镇定的说道:“我现在鼻子可沒动。”

“可是你的瞳孔分明就是在放大,你可以控制得了它吗。”纯纯狡黠的又问道,

“嘿嘿,我服了,不是有句话嘛,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更何况咱们在网上已经那个了,你可以证明我是个正常男人。”王宝玉厚颜无耻的笑道,

虞美沒接他这个茬,自我介绍道:“不过你算是看对了,研究心理学是我的爱好,我并不是心理学家,只是平时沒事儿做点小生意。”

总算自己说对了一次,王宝玉顿时來了自信,又说:“看你眉梢紧拢,不像是网上说得已婚,应该还沒有嫁人。”

虞美惊讶过后,盯着王宝玉问道:“你也研究心理学。”

王宝玉摇摇头,说道:“其实心理学和相学相交叉的部分很多,我更比较喜欢咱们老祖宗留下來的玄学文化。”

纯纯笑了,说道:“看不出來,你还会看相,不过,我用心理学也能识人,你眼中有斑点,鼻头温软,女伴应该不少吧。”

竟然是棋逢对手,王宝玉对虞美的兴趣更浓了,点头道:“嘿嘿,虽然我不缺女人,但却是个痴情的男人,毕竟还沒结婚,一旦结了婚,也会是个专一的五好丈夫。”

“五好指的是什么。”

“当然是好功夫、好情趣、好温柔、好细心、外加好折腾。”王宝玉认真道,

虞美被逗得娇笑不已,好半天才说道:“宝玉,你比网上还幽默。”

“嘿嘿,沒让你失望吧。”

“当然沒有。”虞美张口说道,随即眼中又闪过一丝落寞,她又枉自出神,很快便像下定决心似的说道:“來,我们以茶代酒,祝贺我们第一次成功见面。”

第一次,这话听着让人乱想,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王宝玉高兴的举杯,跟虞美碰了一下,又在虞美惊讶的目光中,一口干了,

“我吸烟,你不介意吧。”虞美问道,

“当然不介意,真巧,我也吸烟。”王宝玉道,

虞美从随身的小包里,拿着一盒很精致的女士香烟,又用很精致的打火机点上,轻启朱唇,吸了一口,优雅的吐出了个烟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