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02 一定会帮

1602 一定会帮

“王副局长不用谦虚,女真地下宫殿那么隐蔽,您尚且能发现,寻找古墓更简单。”古岸道,听起來他对王宝玉很了解,这反而让王宝玉开始怀疑他的动机,你老小子不会想把老祖宗的那几把骨头埋地下行宫吧,谁给了你这么大的胆子,

“这里不比中原地带,社会形态形成的比较晚,未必有太好的古墓吧。”王宝玉皱眉推托道,

“女真族能有地下宫殿,就一定有古墓,王副局长,不如这样,如果能找到古墓,我可以将费用加到一百万。”古岸不心甘抛出了更大的诱饵,

“找不到。”王宝玉断然拒绝,且不说漫山遍野的跑很辛苦,即便发现了古墓,那也要汇报给文物部门,怎么可以偷偷藏进去一些尸骨呢,如果被有关部门给抓住,不仅吃下去的这一百万要吐出來,丢官罢爵不说,可能还有牢狱之灾,老子又不欠你的,为啥要冒这么大风险,

见王宝玉态度坚决,古岸又看了眼由千科,见由千科也轻轻摇了摇头,只得干笑道:“嘿嘿,那就不勉强了。”

由千科的脑子当然不笨,他听出了些端倪,半真半假的开玩笑道:“老古,你不会是想要古墓探宝吧,你以为北方全都是那个女真地下行宫啊,好家伙,弄出一件古董出來,这辈子都不用发愁,你胃口还真不小。”

“说笑了,我可是个诚信尊法的商人,怎么能干那事,真的是想把祖先的骸骨放进去,沾沾好风水的光。”古岸连忙解释道,

王宝玉觉得由千科的话有道理,这个古岸确实有些古怪,而且满肚子的鬼心眼,为了赚钱甚至置游客安危于不顾,还能有啥好心思,千万不能上了他的当,为了不搅了酒桌的气氛,王宝玉还是客套道:“如果本人碰到好的风水之地,一定推荐给古总。”

古岸点头,客气的又敬了王宝玉一杯,由于沒谈拢,古岸少了先前的热情,反而常常露出沉思状,王宝玉觉得索然无趣,又吃喝了一会儿,便称还有事儿需要解决,先一步离开了酒桌,

不知道古岸跟由千科谈了什么,就在第二天,由千科又打來了电话,让王宝玉再考虑一下寻找古墓的事情,还说古岸已经将费用加到了二百万,

王宝玉自然不会答应,心中非常不解,这个古岸不惜血本,怎么就认定自己能够找到古墓呢,

“大哥,我不知道你和那个谷总是什么交情,但是占穴这种事儿,你怎么也跟着糊涂起來。”王宝玉有些埋怨,

由千科不以为然的说道:“说实话兄弟,其实我也动了心思,要民间真有这说法,我也想试试,嘿嘿。”

王宝玉苦笑了一下,说道:“古墓里也不是哪块都是好风水,否则那么多跟着陪葬的,也沒见谁家的后代子孙飞黄腾达了,人的命运其实还是攥在自己手里的,付出才有回报。”

由千科嗯啊的听着,王宝玉也知道他也沒听进去,这件事儿自然就这么放下了,二百万固然诱人,但是,如果因此惹火烧身,那就不值得,

刚放下由千科的电话,范金强的电话又进來了,说小健从医院出來后,闭口不肯交代问題,反而提出了一个条件,他想见一见王宝玉,

“大哥,你知道我不想见他。”王宝玉明白范金强的意思,皱眉道,

“就算是帮大哥一个忙,见见他也无妨。”范金强陪笑商量道,

“要见他也行,还是那个条件,单独见面,不能录像。”王宝玉想了一下,如此说道,

“这事儿就依你,小健这一关要是能攻破,兴许就能找到毒贩们的蛛丝马迹。”范金强道,

得知小健被抓,毒贩们肯定早就转移了,王宝玉根本不信,但他明白范金强想要出成绩,小健摆明不配合,也许自己去了还真能得到点什么,最后还是來到了市公安局,

在审讯室里,王宝玉再次见到了小健,这厮倒是显得很平静,大概也明白自己罪责难逃,安心的等死了,见到王宝玉來了,倒是微微笑了一下,

“小健,不知道你非要见我,有什么临终遗言啊。”王宝玉冷笑道,

“老子终于完全栽在了你的手上,让你來只想认真的对你说一句,你他娘的不得好死。”小健变脸骂道,

“想骂你就骂,我还真就不信你能把老子给骂死。”王宝玉嘲笑道,

小健又祖宗奶奶的骂了几句,忽然又变了脸,嘿嘿笑道:“王宝玉,虽然我被堵住了耳朵,可是我依然能感觉到,打我的人就是你。”

王宝玉心里一惊,却装出一幅无所谓的态度,冷笑道:“证据呢,办案警察肯定更听我的。”

“你也别自信,说不准警察正在调查你呢,特别是那个姓范的,眼睛贼的很,所以对他我一个字都不会说。”小健道,

“小健,我沒有多少功夫搭理你这个必死之人,有屁快放。”王宝玉不想跟小健纠缠,皱着脸催促道,

“王宝玉,为了让我不把你供出來,你必须要答应我一件事儿。”小健道,

“沒有必须,要看我乐意不乐意,老子还能让你给威胁了。”王宝玉道,

“怎么说随你,我只想让你去见一下我的父亲,替我跟他说一声抱歉。”小健平静道,

“让你爸來看你就是了。”王宝玉不解道,

“唉,他是不会來的。”小健长叹道,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这功夫才知道孝顺,我希望你们还是见一面比较好。”王宝玉道,

“我现在对我爸感觉很奇怪,又爱又恨,他很疼我,可以说是百依百顺,小的时候我感冒流脓鼻涕,鼻子不透气,都是我爸用嘴吸出來,这辈子对我最好的人就是我爸了。”小健平静的叙述着,好像在说别人家的故事,“但是我也恨他,如果他能看我看严点,我做错事的时候能打我一顿,我也许就不会这么倒霉。”

王宝玉摇摇头说道:“你都这么大了,自己做错的事儿,别推到别人身上。”

“你他娘的少教育我,虽然你这个人坏透了腔,但是,我相信你会帮我的。”小健哼声道,

“你怎么如此自信。”

“如果你不帮我,我就交代你打了我,而且,我还会交代一件事儿。”小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