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03 捎话

1603 捎话

“你还知道什么事儿。”王宝玉心虚的问道,

“你跟白牡丹关系不一般,那天跟着你的还有个妓-女,娘的,老子仇家太多,想了一晚上才弄明白。”小健看似平静的说道,

王宝玉额头有些冒汗,红红倒沒什么,关键是自己和毒贩纠缠不清,可就真说不清楚了,他不禁辩解道:“白牡丹,那个毒贩子吧,她一直想杀我,我们之间的关系很不一般。”

“行了,唐蔷薇跟我说过,你在老子面前还装个屁啊,而且,我能够被抓住,一定是她干的,组织内就数她的身手好。”小健道,

“好吧,我答应你,我会亲自去给你父亲捎个话,还有什么要交代的吗。”王宝玉终于点头答应了,

“就说我对不起他,來世再孝顺他吧,告诉他如果想我的时候,就去家里的老宅子找找我小时候的相片,小时候的我还是蛮乖的。”小健神情黯然道,

“沒别的了。”王宝玉又问,

“沒了。”

“难道你就沒什么要和你妈妈说的吗。”既然要帮,王宝玉还是打算帮到底,

“我妈,愚昧而唠叨的女人,我可算是解脱了。”小健自嘲的说道,但是眼中闪过的落寞也是无法掩饰,大概对自己的母亲更是又爱又恨,父母的溺爱才是自己堕落的根源,

“行,我明天就去办。”王宝玉答应道,起身就走,小健忽然喊道:“王宝玉,你等等。”

“还有什么事儿。”

“程雪曼是个婊-子。”小健突然骂道,

“妈比,你再说一句,老子什么都不会给你办。”王宝玉立刻恼羞成怒,

“呦,心里还惦记她呢,是不是还沒搞到手,嘿,可别上当,那个婊-子最会玩这一套,吊足男人胃口。”小健讽刺道,

“起码她不会去贩毒杀人。”王宝玉红着眼睛说道,

“要是能赚大钱还不会吃枪子,她肯定会做,天下女人很多,她程雪曼连个屁都算不上,嗯,**功夫还行,真他娘的浪。”小健砸吧着嘴坏笑道,

“去你娘的。”王宝玉气哼哼的摔门出去了,

范金强并沒有问小健跟王宝玉说了什么,也猜到沒啥好话,王宝玉生气归生气,还是第二天开车來到了富宁县,去见他很不想见的原副县长许林峰,

因为挪用公款炒股的事情,许林峰家几乎一夜间就一贫如洗,如今租住在一处偏僻的小房子里,

王宝玉几经打听,才找到了这个地方,远远的就看见许林峰拄着个拐杖,眯着有些模糊的眼睛,佝偻着身子,坐在门口的石墩上,头发已然全都白了,路过的人谁也不会跟他打招呼,

一个堂堂的副县长沦落到如此地步,王宝玉心中的恨意顿消,他缓缓停下车,上前轻轻叫了一句:“许副县长。”

嗯,许林峰眯着眼睛愣了一会,也许很久沒人这么称呼过他了,缓缓抬头看见了王宝玉,用手指着他,半天说不出话來,半身不遂还给他留下另外一个毛病,那就是口齿不清加结巴,“王,王。”

“许副县长,别着急,我就是王宝玉。”

许林峰费力的站起身來,使劲拄了拄拐棍,愤愤的呸了一声,转头就往院子里走,脚下一个不稳,就摔倒在地上,挣扎了好几下竟然沒有起來,王宝玉连忙扶起他,许林峰几下沒挣开,只能认命的又坐在了石墩上,呼哧哧的直喘粗气,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我这次來,是受人之托,就是您的儿子许健。”王宝玉道,

“小,小健,他让你,你來的。”许林峰费力的问道,

“是啊,他说你肯定不想见他,让我來捎句话。”王宝玉道,

“唉。”许林峰摇头叹息,肠子都悔青了,满脸黯然道:“都,都是,我,我把他,惯,惯坏了。”

“许健说,他对不起你,说來生再做你的儿子,报答你的养育之恩。”王宝玉道,

父子连心,血浓于水,许林峰听到这话岂能不动容,嘴唇一阵**,顿时老泪纵横,泣不成声道:“白发,人,送黑发人,我,我这是,造孽啊。”

“您也想开些,多注意自己的身体才是真的。”王宝玉劝慰道,

“他,他还,说,说什么。”许林峰又问道,

“他说你要是想他,就去老宅子找找他小时候的相片。”王宝玉如实转达道,

许林峰一听此言,更是泪流不止,摇头说道:“人,都,都沒有,不看。”

这时候,许林峰的妻子闻声出來,一看是王宝玉,立刻气咻咻的骂道:“王宝玉,都是你这个兔崽子,把我们家害成了这个样子,今天你不是來看热闹的吧,也不怕瞎了眼珠子。”

王宝玉懒得搭理她,许林峰冲着她直摆手,说道:“去,去准,准备饭菜,我跟宝玉,喝,喝两盅。”

“喝个屁,你快给我滚。”许林峰的老婆骂道,

“快,去。”许林峰恼火的吩咐道,

“老不死的,咱们全家都是让王宝玉害惨的,咱儿子多好的孩子,愣是让王宝玉给逼到邪路上去了,我的儿啊,多乖的孩子啊。”许林峰老婆哭天抢地的哭了起來,

王宝玉头一次表现出了难得的耐心,并沒有跟许林峰的媳妇对骂,这种女人明显偏执型性格,说不明白道理的,再说家境破落,儿子犯罪,心中烦躁情有可原,

王宝玉冲着许林峰拱了拱手,说道:“许副县长,你多保重身体,话捎到了,我回去了。”

说完,王宝玉头也不回的上了车,一溜烟的离开了许林峰的家,

“老头子,王宝玉这个小兔崽子捎啥话來了。”许林峰的老婆余怒未消的问道,

“不听,也罢。”许林峰摆了摆手,努力撑起了身体,让老伴将他扶进來屋里,又是几天茶饭不思,

许林峰到底还是跟老伴说了儿子的话,女人更加想念儿子,还真的就去老宅子翻儿子小时候的照片,照片沒找到,却找到了大量的现金,正是小健卖假药和贩毒赚的钱,都偷偷藏在了这里,许林峰老婆感慨万千,几次哭死过去,许林峰也是老泪纵横,悔恨的巴掌自己打在了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