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11 改抽雪茄

1611 改抽雪茄

“这怎么好意思。”王宝玉连忙推脱道,却不知为何,觉得一阵口干,口腔两侧不由产生唾液,有了一种很想抽烟的欲望,

“既然是红颜知己,还这么客气干什么,我有渠道能买到这种烟。”虞美毫不介意的说道,同时又取出了一个专门的雪茄打火机,

“可是我都沒有给你带啥礼物。”王宝玉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这个事先他也考虑过,但觉得虞美一身贵气,不知道什么可以入得她的眼,

“你能來就是我今天最好的礼物。”虞美微微一笑,

“那就谢谢了。”王宝玉接过烟來,拿在手里竟然觉得更想吸了,有些丢丑的急火火点上一支,顿时感觉大脑一片清明,整个人立刻精神起來,

虞美开着小跑车迅速离开了茶楼,王宝玉嘴里叼着大雪茄,一幅黑社会老大的样子,缓缓开车回家去了,但此时的雪茄其实是已经熄火了的,抽这东西都快赶上抽金条了,还是省着点比较好,也就是守着人的时候吧嗒两口,

改抽雪茄的王宝玉,自然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大家把这归纳为他升了官,开始装逼了,不过,常务副局长的位置,还是让几乎局里的所有人,都变得对他客气有加,主动打招呼,甚至请吃饭,王宝玉当然不会随便答应,心里却是得意洋洋,老子就是好命好运,谁也挡不住,

却说招生办主任胡三品此人,四十出头,长得尖嘴猴腮,小眼睛,面色黝黑,一脸奸诈,王宝玉以前不关注他,那是因为跟他在工作上沒有交叉,说得更明白些,根本管不着他,

现在不同了,王宝玉可是主抓全面工作的常务副局长,权力仅次于局长郭函,为了确定是不是胡三品冒用自己的名字检举了杨木,王宝玉打电话让胡三品对今年的招生工作重新做汇报,同时,又利用夏一达的关系,搞到了那封检举信的复印件,想要比对一下笔迹,

两天之后,胡三品拿着报告來了,倒是显得很谦卑,一幅奴才相,王宝玉看了看他的报告,居然是打字稿,根本就看不出笔迹來,

“胡主任,这份报告是你写的。”王宝玉嘴叼雪茄,派头十足的问道,

“是我写的,有不当之处,还请王局指教,一定改正。”胡三品道,

王宝玉简单看了一遍,心思不在报告上,他又说道:“对待工作,一定要认真负责,你回去把这份报告手抄一遍,再给我看看。”

“王局,为什么啊。”胡三品不解的问道,

“正规文件都是手抄本显得更正式。”王宝玉胡咧咧道,

“王副局长,现在都是机打了,手抄的会有笔误,而且字体不容易辨认,会给工作带來不必要的麻烦。”胡三品辩解道,

“难道说我说话不好使吗。”王宝玉的脸沉了下來,冷声问道,

“您是常务副局长,有指示我当然要照办的。”胡三品无奈道,沮丧拿着报告出去了,临走时还使劲吸了吸鼻子,仿佛在空气中闻到了不一样的味道,

快下班的时候,胡三品送來了手抄的报告,王宝玉一看是又气又笑,胡三品的字写得,跟蟑螂爬得差不多,还是那种残疾蟑螂,大概多年不写字,里面经常会有错别字,写错的则是涂成个黑蛋蛋,如果交给小学语文老师评改,一定会扣卷满分,只有签名还像那么回事儿,肯定是刻意练过的,

拿过來那封检举信一对比,王宝玉大失所望,根本就是完全不同的两个笔体,检举信的书法显然是下功夫练过,行云流水一气呵成,写得比自己还要好,

即便如此,王宝玉还是沒有排除对胡三品的怀疑,说不准这封举报信就是他找人代笔的,留着这种人在身边,肯定早晚是祸害,更何况他还是邱佐权的人,

王宝玉叫來了甄优美,一同分析了胡三品的工作报告,干过多年招生办工作的甄优美,很快就发现报告上的问題,那就是学校开始报上來的招生数和招生办后來审批的招生数根本不符,

“优美姐,这能说明什么。”王宝玉问道,那时候他还是招生办主任,学校报上來的招生数他自然有些印象,

“这说明有学校在私自招生,胡三品给他们开了绿灯。”甄优美道,

“他娘的,刚当上招生办主任就这么大胆,以后招生办还不成了他家的啊。”王宝玉拍桌子骂道,

“我听别人说过,他能当上招生办主任,可是花了不少钱,肯定要利用职务之便捞回來。”甄优美道,

“不行,一定要查查这个狗日的。”王宝玉立刻拍板道,

“弟,他可是邱佐权的人。”甄优美提醒道,

“谁的人也不行,老子最看不惯官员的腐败。”王宝玉坚持道,

“要不先把胡三品叫來问问什么情况再说。”甄优美试探道,

“操,他能跟老子说实话吗,说不定还会打草惊蛇,这事儿你就听我吩咐就行,一定要打他个措手不及。”王宝玉很有甩开膀子大干一场的架势,都说得了顺风赶紧跑,王宝玉觉得自己今年非得沒有碰到霉运,反而好事连连,叫人如何不得意呢,

接下來的几天里,王宝玉亲自开车去了各大学,找到了学校的招办主任,询问招生数为什么不符,学校招办主任的解释是,这些学生不在计划内,是属于“补录”的学生,

当王宝玉问到“补录”也必须事先做计划报批的时候,招办主任说不明白,干脆把责任推给了胡三品,说是胡主任同意这种做法的,有的还说,学生就是胡主任安排进來的,

“这个胡三品还真是不像话。”如今事实确凿,甄优美听到也是触目惊心,她在教育局也算是老人了,亲眼看着因为贪污腐败下去的招生办主任至少有四个,但是哪个也沒像胡三品这样明目张胆,

“老子还怕他像话呢。”且不说胡三品收沒收取贿赂,单凭这一点就是违反工作原则的,王宝玉信心满满的要把胡三品整下去,却意外的接到了邱佐权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