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12 都是听说的

1612 都是听说的

“王副局长,新官上任三把火,你这把火打算要在哪里放啊。”邱佐权沒好气的说道,

放你娘的屁,王宝玉心里暗骂了一声,知道他说的是胡三品的事情,随即说道:“邱副市长言重了,招生工作始终一团乱象,不加强管理怎么行。”

“这都什么时候,还查招生工作,难道你想让已经上学的学生们退学吗,消息传出去,外面的老百姓可不知道是招生办的错,都得指着教育局的大门骂个不停。”邱佐权冷声道,

“邱副市长,您的意思是我就应该装不知道。”王宝玉冷笑道,

“要想查别人,首先看看自己的屁股后面干不干净,去年你当招生办主任的时候,那个叫做王琳琳的学生,是怎么进的平川大学。”邱佐权毫不客气的问道,

这话倒是问得王宝玉一愣,半天不知道说什么,邱佐权冷笑道:“回答不上來吧,给了你多少钱。”

“老子一分钱也沒收,这事儿是当初的局长杨木绕过我办理的,王琳琳是谁你也应该知道,有能耐你就去让王琳琳退学。”王宝玉压不住火,跟邱佐权叫板道,

“如果王琳琳的入学程序有不妥当的地方,当然也需要退学的。”邱佐权的口气里大有威胁的意思,

“哼,如果邱副市长这样认为,我也不会拦着,邱副局长如果要调查的话,最好提前打听下杨木局长的家庭住址,听说他的房子判给了前妻,现在不知道在哪呢。”王宝玉嘴硬的说道,王琳琳可是王一夫的女儿,邱佐权这么说无非是吓唬自己,谅他也不会为了王宝玉和所有人都翻脸,

“行,你还真有两下子,能把责任推了个一干二净,我警告你,招生办的事情你最好不要管。”邱佐权恼羞的说道,虽然他知道了王琳琳上大学的事情,可是他也并不敢深查此事,更不会因此去得罪政法书记王一夫,

“在其位谋其政,这件事儿我还真就管定了。”王宝玉自觉占了上风,不依不饶的说道,

“那咱们就走着瞧。”邱佐权发狠的说道,啪的一声就挂了电话,

王宝玉年轻气盛,哪肯受邱佐权的威胁,他立刻去找郭函商量,一向对招生腐败深恶痛绝的郭函,立刻表态支持王宝玉的工作,还说无论涉及谁,也要一查到底,绝不姑息,

就在两天后,事情急转直下,王宝玉还沒來及找胡三品核实情况,胡三品本人就向市委组织部邮寄了一封辞职信,然后不知所踪,从人间蒸发了,

王宝玉想要挥出去的一拳就这样落了空,他很不甘心的向学校要來了那些补录的学生名单和联系方式,打电话核实此事,不问不要紧,一问还真是吓了王宝玉一跳,

胡三品居然利用职务之便,在短时间内就安排了近百名学生,收取了几百万的贿赂,其疯狂程度,简直到了骇人听闻的程度,

难怪胡三品会携款跑路了,这是自知罪责难逃,可又是谁给了他这么大的胆子,

王宝玉哪敢耽搁,立刻将此事汇报给郭函,郭函脸色铁青,暴跳如雷,接连喊了几声耻辱,随即将此事逐级汇报,还为此做出了深刻的检讨,

市纪委立刻介入,市委组织部立刻对胡三品做出了开除职务的决定,此事移交给公安机关,补充证据,继续侦破,

胡三品事发,邱佐权又被纪委纳入了视野,在上级纪委部门的同意下,市纪委对邱佐权正式开展了全面调查,

邱佐权做事儿谨慎,纪委在短时间内,还沒有取得邱佐权违纪的切实证据,只能将这件事儿悬着,

得知此事的王宝玉,觉得到了痛打落水狗的时候,他向夏一达说了邱佐权侵占保障房的事情,还说出了准确地址,

“王宝玉,你是怎么知道的。”夏一达非常疑惑的问道,

“我那车你也知道,看起來很像是出租,有一次我拉了一个客人,听他说的。”王宝玉扯谎道,

“你怎么还拉出租啊。”夏一达惊讶的问道,

王宝玉面不改色的说道:“前段时间我太闲了,也算是体验生活嘛。”

“不能靠这个赚钱,丢人,我又沒跟你要彩礼。”夏一达还真信了,不禁埋怨道,

“嘿嘿,这不是想赚钱买房买车,让老婆大人住的舒坦嘛。”王宝玉顺着夏一达的话说道,

“好好干工作吧,等你真当上了局长,我,我可以考虑嫁给你。”夏一达支吾的说道,

“当上局长也得让老婆过好日子啊,车子房子一样不能少。”王宝玉继续忽悠,

“比起物质的东西,我觉得个人成就更有价值一些,我提出这要求并不是满足自己的虚荣啊,而是觉得男人才是一家之主,我希望你哪方面都比我强一些。”夏一达红着脸解释道,

王宝玉才不信,夏一达就是个官迷,当上局长她也不会觉得自己比她强多少,再说王宝玉也不想超过夏一达,太精明了,得累死,于是贫嘴说道:“嘿嘿,就等这一天呢,让我老丈人多多支持啊。”

“让你后爸帮帮忙也行,他手中的实权也不小。”夏一达笑道,

“行了,净说这种让人堵心的事儿。”王宝玉不高兴的立刻放了电话,

满怀正义感的夏一达立刻将此事汇报给了尉兴邦,正在一筹莫展的尉兴邦得知这件事情很是意外,

“小夏,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件事儿。”尉兴邦好奇的问道,

夏一达也是面不改色,说道:“我有次出门路过那里,听出租车司机说的。”

“如果是那样,性质太恶劣了。”尉兴邦皱眉说道,

调查马上开展,但是事情并不是王宝玉想象的那么简单,经查实,那处保障房确实跟邱佐权有关,申请名字却不是邱佐权的,也不是吕楠的,而是落在了邱佐权一位远房穷亲戚的名下,

不过,纪委还是顺着这条线索,查到了此人能够申请到保障房,是邱佐权从中说了话,虽然邱佐权这个穷亲戚一直沒有來这里住,但也不代表这房子就是邱佐权夫妇的,因此,最终给了他一个党内警告处分,邱佐权因此丢了面子,但却沒有妨碍他继续呆在副市长的位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