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13 相似字体

1613 相似字体

看起來,一时间还不能把邱佐权咋样了,王宝玉渐渐收回了心,把心思都用在了工作上,

期间王宝玉也多次和代萌联系,一是两人多少是有些感情基础的,二來代萌毕竟是市长秘书了,这个关系还需要好好维护,可这个傻丫头总推说忙,一直都沒來,

这天,王宝玉终于恼了,“呆子,是不是升了官,也学会和我避嫌啊。”

“嘿嘿,亲哥哥,是真的忙,我今天就要去看你的,等着啊。”

放下电话沒多久,多日沒露头的代萌果然來看王宝玉了,现在的代萌明显漂亮了不少,大概是总跟着阮市长出席大场合,渐渐学会了打扮,也增强了自信,不过,在王宝玉看來,眼神还是显得很呆愣,

“呆子,不请不來啊,架子可真大。”王宝玉一脸坏笑的问道,

“切,还不是我爷爷说让咱们保持联系,以后结婚了也省得冷淡,要不我这么忙,才懒得见你呢。”代萌再次口出雷人之语,

“你爷爷还真是深谋远虑,佩服,可是他为啥对我如此高看啊。”王宝玉竖起大拇指道,

“我也有说,你呢也算是他的一个福星,因为你他想起了这个生财之路。”代萌毫不隐瞒的说道,

“我要是早出现两年,你爷爷多赚点钱,你也不用在家吃苦了。”王宝玉嘿嘿笑道,

“那是,现在他在家里的地位越來越高了,工资水平基本可以和我看齐,嘿嘿,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代萌道,

“这么说,你爷爷最近算命看相赚了不少钱。”王宝玉好奇的问道,

“还行吧,他上午不出门,中午睡到自然醒,然后再出去溜达,就这样哪天都能赚个百十块钱,现在家里天天炖肉。”代萌自豪的说道,

“嘿嘿,你还是告诉你爷爷小心点,乱搞封建迷信,别让公安局抓去了。”王宝玉坏笑提醒道,

“我好歹也是市长秘书,即便是我爷爷别抓了,我一个电话就能放人。”代萌很是自信的说道,

你牛逼,这一点王宝玉确信无疑,对于公安局而言,算命这种事儿确实算不了什么,拘留罚款而已,代萌要是真打电话,这个面子还是会给的,

“再说了,我爷爷算卦水平高超,嘿嘿,沒等公安局來人,他早就跑了。”代萌嘿嘿笑道,

“萌萌,跟你爷爷打声招呼,以后本人混不上饭吃的时候,一定跟他一起混。”王宝玉盯着代萌,无比认真的说道,

“得了吧,别沒事儿拿我爷爷寻开心。”代萌根本不信,王宝玉刚刚又升了官,可谓是前途似锦,一片光明,根本就不会沦落到那种程度,

胡闹了一会儿,代萌便将话題扯到了阮焕新的身上,阮市长又成为了她的新崇拜偶像,在代萌的嘴里,阮市长温文儒雅,才识渊博,待人和善,一派君子风范,

“花痴,阮市长可是有主的人,你就别惦记了。”王宝玉很鄙夷的说道,

“谁说我惦记了,人家阮市长就是处处比你强,比很多人也强,我看咱们平川市除了他再沒有当市长的合适人选。”代萌反击道,还拿出了一张纸,点拨道:“瞧瞧阮市长的字,写的多好啊。”

“你也是学艺术的,夸书法只会用一个好,那些艺术家听了,肯定以为你在骂他们。”王宝玉一边开玩笑,一边接过了纸來看了起來,

“说再多也是好啊。”代萌不以为然,

王宝玉嘿嘿笑着,只见上面写了一首诗,正是曹操的《短歌行》: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阮焕新写这首诗,大有郁郁不得志之感,作为一名堂堂市长,竟然也能有这份无奈,倒是让王宝玉不太理解,只能认为是阮市长最近一直不顺的原因,

不过这字还真是有水平,苍劲有力,力透纸背,看完之后,王宝玉忽然觉得字体有些熟悉,好像是不久前刚才哪里见过,突然,他猛地想起來了,拉开抽屉,翻出了那封举报杨木的举报信复印件,对比之下,他顿时呆愣在当场,

这字体跟举报信上的字体非常的相似,看起來就是一个人写的,王宝玉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这封举报信竟然出自阮市长之手,

“臭小子,这回服了吧,阮市长就是很有才华,阮市长真的是博学多才,唐诗三百首那是张口就來,古文化知识也沒有他不懂的,不仅如此,他还精通英语和德语,哇,一个人怎么可以会那么多东西。”代萌不知死活的说道,她还以为王宝玉被深深的折服了,

“字写的真不错,再锻炼一下,差不多就能赶上我写的好了。”王宝玉苦笑了一下,开玩笑道,

“你的脸皮真比牛皮纸还厚。”代萌鄙夷的说道,

“这个就送给我吧。”王宝玉道,

“不行,我还要留着作纪念呢。”代萌一把抢了过去,宝贝一般收进了包里,

王宝玉伸手就去抢,说道:“你还可以有机会再去要嘛。”

“不行,每一张对于我都异常珍贵。”

“花痴。”王宝玉不屑道,

“臭小子,多日不见,请我吃饭吧。”代萌道,

“不去,沒钱。”王宝玉拒绝道,他表面上平静,其实心里很乱,如果是阮市长举报了自己,这说明了什么,说明阮市长是非常憎恶自己的,可是他至于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对付一个小兵吗,

话又说回來,阮市长是怎么知道杨木养小三的,以他的身份只需要一个电话就能解决问題,为什么非要用栽赃自己这种手段呢,这也太低级太匪夷所思了,难不成就是有意恶心自己,

再说了,杨木明明发现是胡三品看见了他的孩子叫爸爸的,并无旁人,难道说,阮市长跟胡三品有着某种关系,胡三品不是邱佐权的人吗,难道说阮市长和邱佐权不和只是表面现象,

每个人都有多面性,也许身负“学者市长”美誉光环的阮焕新也有内心丑恶的一面,正是那一面,才让他像是做游戏一般不断的戏弄王宝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