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14 就是他

1614 就是他

王宝玉是越想越乱,根本捋不清头绪,代萌却不依不饶的说道:“臭小子,你都当上常务副局长了,还说沒钱,变得这么小气,守财奴,哼。”

“你跟着阮市长好吃好喝的,还來宰我干屁啊。”王宝玉沒精打采的说道,

代萌以为王宝玉吃醋了,笑嘻嘻的凑过來说道:“亲哥哥,那不一样的,在我心里阮市长是个榜样,而你却是我第三任老公啊。”

“萌萌,你先走吧,我还有事儿,以后再联系吧。”王宝玉无心玩笑,摆了摆手,下了逐客令,代萌讨了个沒趣,很不满的嘟嘟囔囔的走了,

抽了半支雪茄,王宝玉才平复了心情,却不时露出一丝苦笑,假如真是阮市长栽赃自己的,以自己现在的身份和地位,是绝无可能跟他抗衡的,一切足以说明,阮市长是真的盯上了自己,刚來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

就在几天之后,又发生了一件事儿,再次将王宝玉和市长阮焕新都推到了风口浪尖上,这又是一封群发的邮件,市委市政府的多个部门都接到了这份邮件,邮件内容立刻被传播的沸沸扬扬,成为了干部们茶余饭后的笑谈,

邮件上的大致内容是:市长阮焕新不知廉耻,勾引女秘书代萌,作风腐化堕落,枉为父母官,天人共愤,落款还是王宝玉的大名,更主要的是,上面还附加了一张相片,阮焕新从一辆奥迪车的车窗里探出头來,侧着少半个脸,但是满脸堆笑,甚至还带点流氓气,而代萌则谄媚的探身过去,两个人看起來倒是有几分的暧昧,

如果说以前王宝玉以电子邮件攻击阮焕新,大家还持有怀疑态度,但这一次大多数的人却信了,尤其是教育局里的干部,原因很简单,谁不知道王宝玉跟代萌的关系,两个人可是公开承认过处对象的,

大家纷纷猜测,阮市长之所以将代萌调到身边当秘书,还是因为早就对代萌有所图,接着更多的秘密被深挖了出來,谣言四起,说那次招生网的开通仪式上,阮市长就盯上了代萌,之后不顾和邱佐权闹翻,将代萌调到基金会作为台阶,等于秘书一下台,立刻把她提了上去,

而代萌也是个贪心不足的女孩,别看年龄小,又是一脸单纯,实在内心肮脏险恶,诡计多端,否则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就给自己换了三个领导,全是有权有势的,一般女孩谁有那本事,

王宝玉就更好说了,作为代萌的男朋友,当初与女友狼狈为奸,脱离了邱佐权,而且多人可以证明两人公开场合都与邱佐权发生过争执,可好戏不长,代萌却又进了市政府,王宝玉恼羞成怒,不顾身份的巨大差距,愤然对阮市长发起了舆论攻击,

以上推论有鼻子有眼,大家分析的不亦乐乎,王宝玉当然对这封邮件一无所知,他根本不信代萌会去勾搭阮市长,或者阮市长主动勾引代萌,可是照片就是证据,虽然沒有什么过格的举动,但眼神中的暧昧还是很容易看出來的,

作为当事人的阮焕新市长,头一次表现出了暴怒之情,一连摔了两个杯子,正如大家所言,那次招生网的开通仪式上,反应灵敏却时时出囧的代萌确实给他留下了很深刻的印象,凭他多年识人的经验,他觉得像代萌这样的女孩才最适合做自己的秘书,能力有余,但又沒有太多心计,而像于秘书那样精明之人,平日狐假虎威的作风阮市长多少也有所耳闻,阮焕新自认所作所为,天地可鉴,并无半点私心,如今无中生有,一直深陷谣言之中的阮焕新终于怒了,

阮焕新立刻打电话给市公安局,要求市局对邮件的真实性进行调查,还郑重强调,照片上的那个男人,根本就不是自己,要求市公安局尽快破案,严惩幕后黑手,

严昊升连连点头,但是也很为难,明眼人却都能看出來,照片上那个人就是阮市长,虽然有些侧脸,但是脸型发型包括所有人体特征都是相吻合的,

阮市长本人也对此表示很迷糊,最后,只能理解成为,这张照片是经过后期处理,合成上去的,但是此解释也很牵强,连阮焕新都记不清自己何时曾那样笑过,要知道他从小到大都是个十分严谨的人,非常在意自己的外在形象,更何况当了市长之后,

阮焕新并沒有对代萌采取任何行动,这时候开除或者调整她的工作岗位,那就等于不打自招,但是,这封邮件产生的风言风语,还是对阮焕新的声誉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呆子,你到底是哪根神经错乱了。”王宝玉看到邮件后,立刻打电话给代萌,

“王宝玉,你干嘛要这么做啊,我能当上市长秘书容易吗。”代萌不满的反问道,

“那封邮件根本就不是我发的,你跟阮市长咋样,关我球事儿,再说了,栽赃陷害我的事情,这也不是头一次了。”王宝玉正色道,

“那是你心里根本就沒有我。”代萌失望道,

“少跟我扯淡,阮市长我不了解,我还不了解你啊,你看那熊谄媚样,当了人家秘书还是副奴才相。”王宝玉讽刺道,

“谁见了领导板着脸啊,那是自讨苦吃,再说阮市长对我笑眯眯的,我还能怎样,。”代萌提高了分贝,

“等等,啥意思,呆子,我沒听明白,你的意思这张照片是真的,这是啥时候的事儿,照片怎么來的。”王宝玉皱眉问道,

“刚才阮市长也找我了,也问我这是怎么回事儿,说句实话,我也迷糊了,明明前两天出去买东西碰到了阮市长,他从车里探头主动跟我打招呼,随后就走了,可是,刚才阮市长却说根本就沒有这回事儿。”代萌很迷惑的说道,

“啥。”王宝玉也彻底迷糊了,又问道:“你确定就是阮市长吗,车也一样。”

“废话,大院里的车牌号都很特别,我怎么可能不认识,我说一百遍,那个人也是阮市长,人一样,车一样,而且他明明也跟我打招呼了啊。”代萌苦恼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