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16 认不认识

1616 认不认识

王宝玉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反正夏一达也跟自己解除恋爱关系了,老子现在是单身青年,想跟谁在一起,沒人管得着,

当王宝玉來到听风茶楼,再一次见到虞美的时候,简直被惊呆了,

虞美已经换上了一套古装的衣服,长裙及地,头发盘起,巧笑嫣然,宛如仙女,见王宝玉眼睛发直,虞美咯咯笑道,纤纤玉指随意拢拢油亮的青丝,格外迷人:“宝玉,是不是沒见过这么漂亮的。”

“别说,真是漂亮,怪不得以前的达官贵人,不惜千金买美人一笑。”王宝玉色迷迷的说着,又细细打量了下虞美,果真是完美,从五官到身材比例及皮肤,简直沒有任何缺憾,

“先喝杯茶,一会儿节目就开始了。”虞美道,

“沒想到你还是个舞蹈演员。”王宝玉很是佩服虞美,人家这才叫全才,什么都行,

“呵呵,我只为我欣赏之人起舞。”虞美认真道,

“什么意思,难道说今天是你只为我跳舞。”王宝玉疑惑的问道,

“猜对了,今天你是观众,我是演员,并沒有其他人。”虞美赞赏道,

“嘿嘿,真是太荣幸了,受宠若惊,简称受精。”王宝玉嘿嘿坏笑道,

虞美俏脸微红道:“宝玉,你这个男人,身上都是**-荡的味道,肯定是西门庆转世。”

“如果你是潘金莲,咱俩就可以凑成一对。”王宝玉不客气的说道,

“我是虞姬转世。”虞美很认真的说道,

“心理学家都是唯物论者,人來自于泥土,又回归于泥土。”王宝玉道,

“呵呵,我算什么心理学家,连牛顿最后不也是痴迷研究玫瑰花瓣上,究竟站了多少个天使吗,这世界总有一些说不清楚的东西,就像是我能认识你,从概率学上说,这种几率大概是千万分之一。”虞美道,

“可是如果咱们在相识的基础上,彼此坦诚对待,概率可以高过百分之五十,只要你我愿意。”王宝玉坏笑着暧昧的解开了衬衫扣子,

“但是那个前提是互不认识的相识,而你我是互相认识的相识。”虞美微微笑道,

王宝玉一愣,怎么都沒想明白虞美在绕什么弯子,他们两个人以前谁也不认识谁那是肯定的,两人网友见面就是说明以前不认识,如果认识了见面就是熟人,还谈什么相识,操,老子也给绕晕了,脑袋很大,大概心理学家都喜欢玩文字游戏,

王宝玉也看过科普节目,从概率学上來说,一个人能來到地球上,那概率还应该是亿万分之一,这都是数字游戏,根本有沒有意义,苦着脸说道:“好了,我承认你是个了不起的心理学家,就别在说这些大理论了。”

“呵呵,今天就让你领会一下我跳舞的水平。”虞美轻轻抿了一口茶,起身去打开了音响,里面竟然传來了一首现代歌曲,

“我心中,你最重,我的爱,向天冲,來世也要称雄,归去斜阳正浓。”这首歌就叫《霸王别姬》,正是时下最新流行的歌曲,

伴随着歌声,虞美从一旁拿过一把长剑,先是舞了个剑花,然后伸腿展臂,潇洒的來了个一字马,紧接着,又收腿直直的站起,表现出不凡的身体柔韧性,

就在王宝玉吃惊的眼神中,虞美舞剑如飞,时而跳跃,时而回身,动作潇洒,刚柔相济,人剑合一,浑然天成,直看得王宝玉傻傻愣愣,浑然不知自己身处何地,

以前王宝玉并不懂舞蹈,其实现在也不懂,只不过虞美实在是美,每个动作都是无可挑剔,让人沉醉其中,像是有瘾一般,无法自拔,

就在歌舞完毕之后,虞美忽然脸色一寒,一个俯身冲了过來,剑锋直直刺向了王宝玉的喉咙,王宝玉吓得差点丢了魂,只是,在离咽喉半厘米处,长剑停在了原地,随后传來了虞美大笑的声音,

王宝玉当然知道这把长剑是塑料的,只是刚才太投入,才表现出了害怕,他不好意思的推开虞美的长剑,擦汗道:“虞美同志,这不是鸿门宴吧。”

“呵呵,逗你玩的,沒想到你的胆子还挺小的。”虞美依旧笑个不停,忽然又白了王宝玉一眼道:“色胆倒是不小。”

“君子好色而不**,我又沒对你做什么。”王宝玉争辩道,

“难道你不想跟我做点什么。”虞美妩媚一笑,

“想。”

“目光坚定,嗯,你说得是实话。”虞美道,“但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跟陌生女人上床,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操,咋说都是你的理儿,不管认不认识,咱俩不已经相识了嘛,怎么还是陌生人,王宝玉还是忍不住在心里骂了一句,嘿嘿笑道:“其实我也不那么随便,男人面对美女,都缺乏免疫力的。”

“咱们去开房吧。”虞美眨巴着眼睛道,

“不去,你刚说过,这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王宝玉立刻说道,但是心里却是痒痒的,自己这么说无非是不想如此美人小看自己而已,但是心里的真实想法就是,如果虞美坚持,立刻就去,

“还不错,你算是有理智的男人。”虞美今天说话明显有点颠三倒四,还有些言不由衷的味道,

两个人品茶闲聊,从古代聊到当下,从国内聊到国外,虞美的才识渊博,还真让王宝玉很是汗颜,有一点不容怀疑,虞美是王宝玉见过最有层次的女性,只是不知道这样的高级女人,会被啥样的人拥进怀里,是不是**的功夫也会让人如入仙境,欲死欲仙,

“深层次剖析人性,其实每个人都有占有异性的想法。”不知不觉,话題又被虞美拉到了男人女人的身上,

王宝玉连忙回过神來,生怕自己的肮脏思想又被虞美看去,说道:“人是猴子变來的,说白了,也是动物一族,如果男人对女人不感兴趣,沒了种族繁衍,这个世界就会消亡。”王宝玉话粗理不粗,自认为说得也有几分道理,

“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是,即便那些自认为身份不凡的人,在骨子里也对异性具有强烈的占有欲。”虞美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