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17 由奢入俭难

1617 由奢入俭难

“何以见得。”王宝玉拽词问道,

“就是前几天我开车的时候,碰见一个戴眼镜的女孩子,二十出头的样子,小圆脸,长得还行,还不是跟一个中年男人在车窗处调情。”虞美道,

“这有什么可奇怪的,你情我愿,八十找十八的,也是正常现象。”王宝玉不置可否,

“要调情找个私密地方,可是都是有身份的人,公开在外这样就不好了吧。”虞美有意无意的看了王宝玉一眼,

“到底是谁啊。”王宝玉已经有了一丝猜疑,

“那个男人经常出现在电视上,我看着好像是市长。”虞美小声道,

王宝玉心里咯噔一下,难道说阮市长和代萌的事情是真的,先是冒名写信举报杨木,然后又抢了自己所谓的女朋友,王宝玉就不明白了,阮市长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但又是谁冒自己的名揭开了阮市长和代萌的关系呢,想看热闹,这用心也是非常险恶,

“虞美同志,我始终认为你是一个品格高尚的人,不会注意这种花边新闻的。”王宝玉有点难堪的笑道,

“无论是什么样的女人,都是有好奇心的,只是咱们关系好,我才说的,千万别对外说啊。”虞美做出了一个嘘声的动作,

靠,这还用说,除了老百姓可能不太清楚,当官的哪个不知道,当然,也早就知晓老子的大名了,

王宝玉心里嘟囔着,嘴上却说道:“嘿嘿,当然不会说的,跟咱们又沒有一毛钱的关系。”

“对,自古以來,议政之人,结果都不太好。”虞美赞同道,又问:“上次的雪茄口感如何,都抽完了吧。”

王宝玉嘿嘿笑着点点头,说道:“果然是好烟,还有小半根呢。”

“瞧你,怎么不给我留言呢,幸亏我这里还有一盒,也一并送给你吧,如果你觉得还可以,我让朋友多捎些过來。”虞美嗔怪王宝玉沒把自己当朋友,接着又送给王宝玉一盒雪茄,

王宝玉喜出望外,坚持要付钱,虞美很不情愿的收了王宝玉一千块钱,还不住埋怨王宝玉作为朋友,这么做实在太见外了,

真是费钱,王宝玉拿着雪茄,脸上笑着,心里其实挺后悔的,都说女人要面子,男人更是虚荣动物,要是以后虞美每次都阔绰的送这种好烟,自己脸皮又薄,硬着头皮掏钱,这么算下來一年光这个费用也得好几万,普通人谁承担得起啊,

不过,王宝玉现在似乎很依赖这种雪茄,一天不抽,就觉得抓心挠肝,根本提不起精神來,由于來源特殊,价格也比较昂贵,王宝玉一般都是比较节省着抽的,实在抗不过的时候就使劲闻两下,竟然他娘的也管用,

王宝玉也尝试改换别的烟抽,结果却不是那样,跟虞美给的雪茄相比,别的烟只能算是辣嗓子的物件,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的,

唉,难怪有钱人都抽好烟,这标准提上去,就很难下來,不是有句话说嘛,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以后慢慢改正吧,

王宝玉只能认命,好在虞美给的雪茄,还足够自己消耗的,暂时不用担心出现无法维系的现象,再说出去的时候,嘴里叼着这么根雪茄,那他妈的有面子,瞧瞧别人那羡慕嫉妒的眼神,嘿嘿,比抽烟都过瘾,

寒冷的冬季再一次降临了,王宝玉也迎來了自己的生日,只可惜沒能跟家人一起过,由千科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这个特殊的日子,派人送來了一条金丝腰带,

腰带扣上面还镶嵌着几个宝石,中间那颗最大,看起來倒是价值不菲,材质也实在不错,双层小软牛皮,又软又柔,都能给打成结给女孩子扎马尾辫,尤其那合金带头,一拉一滑,几乎沒什么动静,嘿嘿,好东西,

王宝玉想了想,还是收下了,自己穿衣虽然比较注意,但是从來沒有注意过腰带的问題,低头一看早就卷毛了,由于磨损,还剪过好几次,现在短的已经对头了,这东西來的还真是及时,再说,他也相信由千科不会拿一条腰带算计自己的,于是喜滋滋的换上,果然衬托的人更加有范,

王琳琳打來电话,要陪着王宝玉一起过生日,还说小月知道了消息,也要跟着一起來,王宝玉很高兴,立刻答应了下來,并在酒店定了一个包房,

程雪曼也打电话要來,王宝玉沒答应,不但因为王琳琳和小月跟她不对付,更重要的一点是,王宝玉对程雪曼已经死心了,他怕期间程雪曼又用她惯有的楚楚动人,再次将自己拉入感情漩涡里,

在饭店的包房里,趁着小月去卫生间的时候,王琳琳从包里拿出了一个东西,说道:“哥,这是咱妈送给你的礼物。”

“我不要。”王宝玉皱眉推辞道,王琳琳能來,肯定是母亲刘玉玲安排的,她自然会记得儿子的生日,

“你看看再说。”王琳琳道,

王宝玉好奇的打开一看,非金非银,竟然是一个很粗糙的木雕小猴子,大概年代久了,很多棱角都被磨平,他疑惑的左看右看,也沒发现这东西有什么稀罕之处,难道是什么高档木材做的,王宝玉又把木头放在鼻子底下闻了闻,也沒有什么特别之处,

“这是什么意思。”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妈说了,这是你小时候最喜欢玩的玩具,这些年她一直带在身边。”王琳琳解释道,

原來如此,王宝玉不屑的哼了一声,将东西推了回去,说道:“那还让她继续带在身边吧,我长大了,不玩这玩意。”

“哥,你怎么这样啊,这可是咱妈的一片心,我看到都很感动。”王琳琳不悦道,眼中闪现出了泪花,

王宝玉长长叹了口气,不忍心伤害自己的妹妹,伸手将东西放进了包里,

“哥,还有个银行卡……”

“这个我绝对不会要的。”

“嘻嘻,就知道你不要,算我的了。”王琳琳立刻将卡又捂紧自己包里,随即又解释道:“哥,你别给我讲大道理,我以后全得靠自己,花钱的地方很多。”

王宝玉摇头苦笑,不知道这个小丫头哪里需要用钱,小月随后就进來了,她还不知道王宝玉跟王琳琳的关系,不过,王琳琳已经跟她正式声明过,她视王宝玉为亲哥哥,不允许小月胡思乱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