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18 蹭饭的

1618 蹭饭的

“宝玉,琳琳说今天是你的生日,祝你找个像我这样的完美媳妇。”小月咯咯笑道,

“别说,你除了身上的一百个缺点之外,真是非常完美。”王宝玉知道小月在开玩笑,也闹了起來,

“流氓月,想成为我嫂子,必须先过我这一关。”王琳琳道,

“切,就凭我在学校里始终罩着你,你也必须答应。”小月道,

“屁,我的队伍人也不少。”王琳琳不屑道,

“不堪一击,我的人一个打你十个都很轻松。”小月道,

“好了,别吵了,好好学习才是最重要的,竟整这些沒用的。”王宝玉不耐烦的插嘴道,

王琳琳看了一下表,正好晚上八点零八分,她点起蛋糕上的蜡烛,说道:“哥,祝你生日快乐,快许个愿吧。”

“一会儿必须说许了什么愿。”小月道,

王宝玉带着生日帽,郑重的闭上了眼睛,在心中许愿道:“诸位仙佛菩萨,保佑我一切顺顺利利,让毒贩子和文物贩子都死翘翘,保佑干爹干妈身体健康长命百岁,保佑美凤和多多,一切都好。”

自己干嘛想到了美凤和多多呢,王宝玉暗自叹了口气,睁开眼睛,长出一口气,吹灭了生日蜡烛,两个女孩子立刻鼓起掌,一起唱起了生日歌,

王宝玉觉得这个生日过的很开心,两个人都是自己的妹妹,根本不用任何的伪装,正当他想要起身切蛋糕的时候,小月突然一脸的坏笑,伸手抓起一把蛋糕,冷不防的涂在他的脸上,

王宝玉当然不会干吃亏,他立刻予以果断的还击,抓起蛋糕抹在小月的脑门上,小月又去攻击王琳琳,王琳琳也毫不犹豫地出手,到底是兄妹同心,小月很快就告饶了,脸上全是蛋糕,衣服上也沾了不少,她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你们这是耍赖,老娘不跟你们玩了。”

三个人嬉闹了一会儿,去洗了脸重新坐回座位上,蛋糕已经不能吃了,上面全是手掌印,王宝玉终于明白,原來生日蛋糕不是用來吃的,是用來做面膜的,

“小月,最近咋样,有沒有进步啊。”王宝玉关切的问道,

说起这个事情,小月顿时面露喜色,得意的说道:“上次剧组的那个孟老师,总跟我联系,在她的指导下,我的化妆技术进步了很多很多。”

“切,也沒看见你把自己画的多漂亮,你那个孟老师也是半瓶子醋,眼光肯定不行。”王琳琳插嘴道,

“你不懂别瞎说,我刚才那妆都洗掉了。”小月瞪着眼睛道,

“要我说,化妆跟人有关系,像本姑娘这种天生丽质的,不用化妆也能惊倒一片。”王琳琳道,

“嘿嘿,你就吹吧,还不只有那个穷老土的家伙,整天傻乎乎的盯着你看。”小月不屑道,

“琳琳,有男朋友了。”王宝玉一听这话,立刻感兴趣的问道,

“哥,沒有,流氓月,你少胡说。”王琳琳目光躲闪,脸却红了,

“全校谁不知道啊,不信你去问问。”小月对王宝玉说道,

“谁啊,哥会替你保密的。”王宝玉问道,

“我年纪还小,怎么可能。”王琳琳支支吾吾的说道,

“还是我告诉你吧,一个穷学生,学习倒是全校最好的,但是性子有点怪,做事很较真,叫什么來着,哦,石临东。”小月道,

石临东,这个名字好像很熟悉,王宝玉想起來了,这不就是那个从富宁一中來的捡饭吃的穷学生吗,想到这里,王宝玉心头一酸,自己宝贝疙瘩似的妹妹,从小锦衣玉食,能找这样的穷小子,

但是王宝玉随即否决了自己的偏见,这个男孩子感觉还行,人有正义感,看起來蛮踏实的,如果能对琳琳一片真心,其实物质条件还真是次要的,大不了自己这个大舅哥多帮衬把就是,

“流氓月,不许胡说,我们还只是朋友。”王琳琳被揭了短,不免着急的解释道,

“切,你怎么不找别人当朋友,每次去食堂吃饭,都看见他发贱的跟你坐在一张餐桌上,你以为他是真心追求啊,依我看他就是吃不饱饭,跟你这个有钱人借光呢,哈哈。”小月毫不顾忌的哈哈笑道,

“别胡说,人家只是帮我排队打饭,从來不沾便宜。”王琳琳辩解道,

小月笑的更开心了,说道:“心疼啦,嘻嘻,哥,我跟你说啊,那小子就是个吃软饭的,要是琳琳吃不完,剩多剩少他都能吃掉,哈哈,真是传说中的橡皮肚,王琳琳,是不是有人吃你剩饭,特有成就感啊,嘿嘿,排队蹭饭吃,很划算,反正你也不差钱。”

“流氓月,你不能随便侮辱一个品行优异的学生,再说,信不信我一筷子戳瞎你的眼睛。”王琳琳恼羞的站起來嚷嚷道,

“啊,好怕哦。”小月捂着脸笑个不停,王琳琳气得直跺脚,恨不得真拿筷子打她,

“琳琳,那个男孩子我认识,虽然家庭差点,但是人不错,肯上进,要是以后出息了,带出去也是仪表堂堂。”王宝玉插嘴道,

“哥,我们不是那层关系,就是,就是我总让他帮我做作业而已,我学习稀烂,考试的时候都是坐在他后面。”王琳琳的脸已经成了块大红布,看起來心里已经有了这个男孩子,

“行了,知道欲盖弥彰什么意思不,那小子总是一身正气的傻样,为什么考试的时候给你露卷子啊,不过,你这种性格,也只能找个穷小子,挺般配,嘿嘿。”小月道,

“你连个穷小子都找不到,满学校谁敢追你啊。”王琳琳反击道,

“嘿嘿,我要找的是能耐打的。”小月挥着拳头笑道,突然,仿佛想起了什么,表情一阵黯然,说道:“我这辈子单身,不找了。”

“吹吧,不管你找谁,别惦记我哥。”王琳琳不知死活的说道,

王宝玉当然知道小月心里是怎么想到,这个女孩表面上很坚强,其实心里很苦,癫痫这种毛病不治好,婚姻的幸福相对她而言,那是遥不可及的,

“琳琳,少说几句。”王宝玉道,他已经看见小月的眼中,出现了泪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