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24 虞姬转世

混世小术士 1624 虞姬转世 无忧中文网

王宝玉却差点沒吓晕,脸色刷的下变白了,胆子真大,还不是一般的大,女孩大概也看出了王宝玉的心思,认真的说道:“那也是个可怜的女人,同样需要在最后离开人世的时候得到尊严。”

是,是,王宝玉连连点头,如同新娘般美丽的白牡丹再次被推进了那间小屋里,女孩去结了帐,满脸笑意的跟王宝玉一道离开,王宝玉邀请她坐车,她也沒客气,却在一家商场的门前下了车,

“这位小姐,能问一下你的芳名吗。”王宝玉从车窗里喊了一句,

“萍水相逢,不知道更好。”女孩顽皮的冲着王宝玉眨巴了一下眼睛,快步走进了商场,脑后柔顺的长长马尾左右轻轻晃动着,彰显着迷人的青春活力,这么优秀的女孩怎么还出來干这种工作,难道也是个心理有毛病的,王宝玉正疑惑着,再抬头,女孩已经不见了踪影,

最后又见了一面白牡丹,让王宝玉伤感的心情好了不少,可是,心中的恨意却升腾起來,他恨范金强打死了白牡丹,更狠谷爷等人,将白牡丹带上了不归路,

唯一可惜的一点,白牡丹在临死前并沒有说出谷爷和唐蔷薇想要如何折腾算计自己,不过,老子不怕,只要老子沒死在你们手里,就一定要把你们都一网打尽,

到了班上,已经是下午了,王宝玉翻看了这几天的报纸,并沒有刊登白牡丹的死讯,不过,他却看到了另外一条消息,那就是有几名警察遭到了不明分子的疯狂袭击,身负重伤,住进了医院,

王宝玉能够猜测到,这一定是谷爷得知白牡丹被枪击身亡,一怒之下采取的疯狂举动,可见,虽然这段时间他表面上不重视白牡丹,但是白牡丹在他的心中,还是有着很重的分量,

范金强击毙了毒贩重要成员,成功解救了王宝玉这个人质,再次受到了局里的嘉奖,但是,范金强却说,只要毒贩一天不全部落网,他就绝不接受这份奖励,

临下班的时候,王宝玉接到了徐彪的电话,邀请他晚上去葡萄园喝酒,王宝玉恰逢心情不爽,便毫不犹豫地的答应了下來,驱车赶往徐彪那里,

包房里并沒有其他的人,徐彪看起來一脸喜色,精神抖擞,好像是最近捡到金元宝一样,一见王宝玉进來,徐彪立刻笑道:“兄弟,好久沒聚了,今天一定要喝个一醉方休。”

王宝玉先跟徐彪干了一杯,很好奇的问道:“大哥,最近遇到好事儿了。”

“嘿嘿,真是想不到,太出乎意料了。”徐彪咧嘴大笑,脸上成了一朵花,

“时光机,成了。”徐彪不缺钱,不爱女人,能让他如此开心,王宝玉能想到的也就这件事儿,

“时机未到。”提到这茬,徐彪又遗憾的摇了摇头,但随即满脸堆笑,仔细一看,还有些花痴相,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大哥说出來让兄弟也跟着高兴一下。”王宝玉催促道,

徐彪无比认真的说道:“兄弟,你知道大哥一直认为自己是项羽转世,你猜我找到了谁。”

“刘邦还是韩信。”王宝玉疑惑的问道,

“那都是大哥的仇人。”徐彪皱眉道,

“哦,我知道了,是吕后,大哥钳制住了对头的要害。”王宝玉一拍大腿,大声说道,

徐彪无奈的皱皱眉头,说道:“我现在虽不敢说是一呼百应,做个事儿也不用拿娘们家开刀。”

“那是谁啊。”

“是虞姬,沒想到她也转世过來了,我俩缘定三生,今世有缘啊。”徐彪满是欣慰的说道,口气里全是柔情,

王宝玉还是真被惊呆了,随即便忍不住笑了起來,说道:“大哥,这怎么可能,是不是最近看穿越小说了。”

“兄弟,你还别笑,她真的是虞姬,跟我梦中的几乎一样。”徐彪严肃道,

“那她认出你是项羽了吗。”王宝玉问道,

“暂时还沒有,不过,相信有一天她想起了前世的记忆,会记得我的。”徐彪道,

“那大哥为啥不跟虞姬点破呢。”王宝玉有些好笑的说道,

“我当然也想,可是前世我辜负了她,现在见到她却不知该如何开口,其实现在我并不奢望她能留在我身边,只要能看到她,我心里便很踏实。”徐彪一脸真诚,

“嘿嘿,大哥,前世她就是你的一个婢女,使唤丫头而已,这辈子她指定还怕你。”王宝玉嘿嘿笑道,

“我们前世也是真诚相待的,并沒有尊卑之分。”徐彪瞪着眼纠正道,

还真是扯淡,王宝玉心里这么嘀咕,却不想影响了徐彪的心情,举杯道:“那就恭喜大哥了,希望你早日抱得美人归。”

徐彪很高兴的跟王宝玉碰了杯,又感叹道:“真有高人啊。”

“难道说,是高人指点,大哥才找到了前世的嫂子。”王宝玉好奇的问道,

“就是上次我要带你去见的那个师父,是他说我会找到虞姬的,他掐指算來,指明了方向,开始我还半信半疑,结果去了之后,虞姬真的就在那里跳舞,我一眼就认出來了,兄弟,大哥我当时差点落泪。”徐彪非常叹服的说道,

“还真有高人啊。”王宝玉附和道,心里却颇有些不爽,看來自己算命看相这一套,在徐彪这里行不通了,人家有了更好的军师,

“改天我带你去见见他,你们一定有话说。”徐彪道,

“谢大哥了,你也知道,我玩算命看相这一套,纯属个人爱好,还是不见了更好。”王宝玉推辞道,当然心里也是十分敌对的,什么高人,搞不好又是个超级大忽悠,

徐彪也沒勉强,只是一个劲给王宝玉倒酒,不知不觉的,哥俩一个高兴一个懊恼,就都有点喝多了,王宝玉还是因为心情的原因,他有些感叹命运的不公,不管真假,人家徐彪找到了前世的虞姬,而自己却刚刚失去了白牡丹,

一直喝到了半夜,徐彪接了个电话,朋友约他去夜场玩,王宝玉脚下发软,就在徐彪葡萄园的宾馆里,找了个房间住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