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25 假胡子

1625 假胡子

宾馆的环境很一般,现在沒了葡萄,所以这里的入住率很低,走廊空空荡荡的也沒有个人,王宝玉简单洗了澡,躺在**,又想起了白牡丹,想必此时的白牡丹已经香消玉殒,化为一缕青烟,随风飘散了,

萱萱,王宝玉在闭上眼睛在心底轻轻的喊着,咚咚咚,传來了敲门声,王宝玉连忙抹了把脸,拭去泪痕,很不情愿的起床,以为是徐彪给自己安排的小姐,他可是沒心情扯这些,打算直接拒了就是,

“宝玉,我刚知道你來宾馆了。”随着熟悉的声音,娇娇出现在门口,

王宝玉这才想起來,娇娇就住在宾馆里,有个人陪着说话还是不错的,他连忙说道:“娇娇,快进來吧。”

娇娇穿着职业装,小皮鞋咔咔的进了屋,坐在王宝玉的床边,微笑着问道:“你最近还好吗。”

“还行,又升官了。”王宝玉有口无心的说道,

“呵呵,那就祝贺了。”娇娇笑道,

王宝玉也坐下來,问道:“你怎么样,最近工作还顺利吗。”

“徐总真是够意思,将我的那些姐妹们都安排进來当服务员了。”娇娇道,

“你的那些姐妹可要看好了。”王宝玉对那些卖假药的女孩沒什么好印象,忍不住提醒道,

“嗯,我明白,小芹的事情对她们是个警醒,都还算是听话,沒有惹事。”娇娇点头道,

王宝玉歪着身子躺在了**,却觉得全身都散了架似的,沒有力气,哈欠连天,眼皮打架,

“宝玉,你是不是累了。”娇娇温柔的问道,

“哎,最近烦心事太多,不说也罢。”王宝玉黯然的招呼娇娇道:“娇娇,过來陪我躺一会。”

娇娇很听话的依偎在王宝玉的怀里,关切的问道:“宝玉,不顺心的事儿不要憋在心里,说出來也许就会好很多,以前你都喜欢和我谈心的。”

王宝玉低头看了看一脸娇羞的娇娇,苦笑了下,心想,跟老子谈心的女人很多,你是最少的一个,但也长长叹了口气,说道:“有些事儿你还是不知道的好。”

白牡丹的事情,王宝玉是万万不敢跟他人讲的,如果不是范金强帮他掩盖,这功夫他已经住进了班房,单凭这件事儿上讲,范金强是帮了自己的大忙,可谓是铁杆的哥们儿,

可是,王宝玉依旧别不过劲來,心里还是很恨范金强,不管怎么说,都不该开枪打死白牡丹,就算白牡丹要判死刑,也得由法院说了算,王宝玉才不信白牡丹会在审讯过程中把自己供出來,

王宝玉自顾想着心思,娇娇也半天沒说话,王宝玉终于缓过神來,问道:“娇娇,徐彪说他见过一个算卦的,这事儿你知道吗。”

娇娇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上次他让我跟着一起去的。”

“长啥样的啊。”王宝玉好奇的问道,

“我跟徐总在一个宾馆跟他见的面,也就四十多岁吧,身板挺直的,看上去很像是个当官的,但却留着长长的胡子,头顶个礼帽,还带着墨镜。”娇娇沒隐瞒的说道,

故弄玄虚,王宝玉心里鄙夷了一句,又说道:“大忽悠都是留长胡子的,肯定还穿着个道袍吧。”

娇娇咯咯笑了,说道:“我也这么认为,而且他的胡子也太怪了,又密又长,感觉跟他的头发很不像,我一直都觉得是假的。”

“那也正常。”王宝玉又不解的问道:“他都在宾馆里算命,沒个具体的地方吗。”

“其实他轻易不给别人算的,听说找他算的不是有权的就是有钱的,而且还都是电话预约,架子大得很,打十次电话,能接一次都不错了,也不知道彪哥找他算什么,见了他毕恭毕敬的,一点谱都沒有。”娇娇道,

别说,此人还真是能装,深谙想要算卦人的心理活动,越是见面不容易,就越显得神秘,怪不得像徐彪这样的人,都能信了他的话,

“哼,那他肯定是日进斗金喽。”王宝玉感兴趣的问道,

“每次就收一百,给多了也不要。”娇娇道,又说:“我想让他给我看相,他却不肯答应,说我跟他沒缘分。”

王宝玉真的糊涂了,按理说,这种人应该狮子大开口才对,这么低廉的卦钱,如何能维持他的生活,应该还有其他的职业,搞不好还真是个仙风道骨的世外高人,

“对了,他的一条腿好像有点瘸。”娇娇回忆道,

“他还残疾。”王宝玉惊讶的问道,

“算不上吧,但他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就好像努力维持平衡似的,不过,不仔细看看不出來。”娇娇说道,

“嘿嘿,那你怎么能看出來。”王宝玉倒有些欣赏娇娇这个细心的女孩了,

“最早的时候,超市里沒有监控,我还干过巡逻员,宝玉,不是我吹牛哦,不用看他们鬼鬼祟祟的表情,就凭走路的姿势我都能看出來他们有沒有偷拿东西,十拿九稳的。”娇娇得意的炫耀道,

哦,果然是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王宝玉应了一声,心里却在想,假如徐彪下次再邀请自己一起去,还真是应该去拜会一下,指不定还能有些意外的收获,要是有缘分,说不定还能化解自己的霉运呢,

“宝玉,有女朋友了吗。”娇娇仰起脸问道,

“有,又沒了。”王宝玉无聊道,他知道娇娇心里想得是什么,不过,受白牡丹的影响,他对那事儿根本提不起兴趣來,

娇娇看出來王宝玉沒那个意思,又低下头來,静静的躺在王宝玉的怀里,王宝玉搂着娇娇,感受着那份柔软和温暖,心里安静了许多,酒劲夹杂着睡意,不觉得竟然睡着了,

不知道娇娇什么时候出去的,王宝玉一觉醒來,已然是第二天上午十点多,他洗了把脸,强打着精神开车直接去上班,

刚到局里,王宝玉就被郭函叫了过去,他这才知道,就在上午的时候,邱佐权突然來到了局里,还组织召开了干部廉洁自律的会议,针对胡三品的事情大发厥词,说发生了这个大的事情,局领导难辞其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