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27 来一箱

1627 来一箱

虞美选择的电影是国外的侦探片,两个人坐在舒适的椅子上,一边吃着爆米花,一边看着电影,虞美总是小声的预测着电影的剧情,每次都会被她言中,之后便会得意的笑两声。

而王宝玉看得却是上面的外国女人,身体是多么的凸凹有致,风情万种,尤其那两个大波半露半藏,看上去跟她的大腿一样结实,真带劲!

电影画面上突然出现了个血腥的镜头,虞美连忙侧脸,不由自主的拉住了王宝玉的胳膊,王宝玉一阵哑然失笑,到底是个女人,别看舞刀弄棒的,到了关键的时候,还不是怕了?

“虞美,你的胆子不是蛮大的吗?”王宝玉借机握住了她的手,坏笑着问道?”“?。

虞美并没有抽出手来,皱眉道:“其实我晕血,一看这种镜头,就觉得恶心难受。”

“那你怎么还来看这种片子啊?”王宝玉不解的问。

“看这种片子,能让人增长智慧,你瞧里面的这个男人,心思多么缜密,杀人于无形。”虞美道。

“嘿嘿,那都是虚构的,你没看除了他之外,其他人的脑子都是榆木疙瘩,根本就没脑子,整部电影都是男主角的能耐!”王宝玉不以为然。

“别以为你很聪明,很多事情你也看不透,高智商的较量,拼的就是细节上的疏忽。”虞美翻了王宝玉一记白眼。

虞美的手很柔软,王宝玉摸了又摸,虞美终于忍不住抽手回去,脸上掠过一丝嗔怒,又似乎泛起了红霞。

“那个烟到哪里能买到?”王宝玉问到了关键的问题。

“两盒都抽完了?四十多支呢!”虞美惊讶的问道。

“这都还省着用呢。”王宝玉苦着脸说道。

“抽那么厉害,干脆戒了吧!”

“美人姐姐,都戒了一百多次了。”

“唉,就凭你的毅力?一万次也戒不了,再给你一盒吧!”虞美说着,又从包里拿出了一盒,递给了王宝玉,只是不知道她的包里为何总是带着这种东西。

“从哪里能买到?”王宝玉追问道。

“这是走私烟,市面上根本没有,要不味道能那么好?”虞美道。

“别说,还真好抽,就是跟普通烟不一样,美女,能不能帮着多买点,省的我一次次麻烦你费心。”王宝玉讨好道。

虞美没说话,叹气道:“早知道这样,就不该让你抽雪茄。”

“嘿嘿,应该谢谢你,我现在觉得自己霸气十足。”王宝玉道。

“一千五一盒,你要多少?”虞美为难的问道,又埋怨说:“抽个稀罕就算了,要是上了瘾还不得卖房子啊。”

真他娘的贵!王宝玉肉疼的在心里骂了一句,国内的好烟贵点的也不过几十一盒,老子算是看明白了,只要打着国外的旗号,什么东西都稀烂贵!

王宝玉有心想打退堂鼓,但是守着漂亮女人还是有点逞强,好歹自己还有点钱,应该可以抽得起,大不了抽完这批,坚决戒烟,于是拍板道:“来一箱。”

“一箱?五十盒呢!你可真能费钱。”虞美惊愕道。

五十盒?七万五!王宝玉咽了口苦水,他原以为一箱是十盒,但是,男子汉一言九鼎,岂能反悔,让人瞧不起,于是大方的点头道:“给你八万,帮我弄一箱吧!”

“我找朋友问问吧!这种烟很不好弄的。”虞美为难道。

“那就拜托了。”王宝玉感激的拱手道。

“要不还是先五盒吧,反正咱们常联系。这种雪茄娇气的很,对于存储条件有很高的要求,我怕你还没抽就给糟蹋了。”虞美看似善解人意的给王宝玉了台阶下。

王宝玉自然是感激涕零,但还是装逼的说道:“十盒也行,让你欠朋友人情多不够意思?”

走出电影院,虞美有意无意的挽了挽王宝玉的胳膊,很暧昧的贴在他的耳边说道:“王宝玉,我开始喜欢你了。”

“真的?”王宝玉喜出望外的反问道。

“你猜吧!”虞美咯咯的笑道,放开王宝玉,优雅的上了小跑车,以极快的速度,消失了踪影。

嘿嘿,老子早就喜欢上你了!要是能娶这样的极品女人,倒也不白活一辈子,让那个夏一达再臭得瑟,到时候结婚请帖先发给她,让你看看老子离了谁都能过得更好!嘿嘿,王宝玉美美的想着,带着兴奋开车回家去了。

就在一周之后,虞美跟他约了个地点,守信的将五盒雪茄交给了王宝玉,王宝玉脸上在笑,心里却感到肉疼,大方的拿了八千块钱,心里想着,抽完这些烟之后,一定要下决心戒烟,长此以往,自己肯定有一天要抽不起的。

这天,王宝玉意外的接到了叶连香的电话,他以为叶连香是给范金强说情的,没好气的说道:“叶姐,找我啥事儿?”

“弟,我在平川市第一医院呢,姐挺闷的,你来陪我说会儿话呗!”叶连香有气无力的说道。

王宝玉心里一惊,却嘿嘿笑着问道:“叶姐,怎么了?是脱肛了还是来隆胸的?”

“不跟你胡闹,我前两天被人打了,肝脏都切掉了一块,真他娘的倒霉透顶。”叶连香带着哭腔说道。

操,这么严重?王宝玉知道事情不简单,虽然他现在跟范金强势如水火,但叶连香毕竟是老相识,一口答应道:“好,我马上就去看你,见面再说。”

一进病房,就看见叶连香面色惨白的躺在**,额头上的伤痕依旧清晰可见,一见王宝玉来了,叶连香委屈的泪水便哗哗流下来,挣扎着握住王宝玉的手说道:“弟,你是不是把姐给忘了?姐要是不给你打电话,咱俩连最后一面都见不上。”

王宝玉忙不迭的问道:“叶姐,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男人呢,怎么这功夫也不见他伺候你?”

“你别跟我提他!等我好了就跟他离婚!老娘现在什么身价,我这一天损失得多少钱啊?”叶连香愤愤的说道,但是身子也不敢乱动,刚刚动了手术,麻醉劲过了,这功夫正是疼的时候。

“叶姐,钱的问题好解决。先说说怎么个情况?”王宝玉感到事情不好,不由追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