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28 谁给的

混世小术士 1628 谁给的 无忧中文网

叶连香翕动着发白的嘴唇,叹气道:“还不是跟老范受了连累,当初真是瞎了眼,找谁也不该找个警察,他娘的一天天不回家,整天办案子办案子,就不管老娘的死活。”

“你是被人报复了。”王宝玉紧张的问道,

在叶连香断断续续的讲述中,王宝玉大概了解了情况,就在前几天,一伙不明身份的歹徒,冲进了富宁县的恒通旅行社,见到什么砸什么,

其中两个人歹徒,更是揪着叶连香一顿暴打,下手极狠,沒有半分钟叶连香就耳鼻出血的瘫倒在地上失去了知觉,而这些丧心病狂的人还不肯罢休,又打了足足十分钟,最要命的是其中一脚就踢在了她的肝部,因为肝破裂,事后叶连香被紧急送到了市人民医院,

“弟,姐这回真是死里逃生了,要是晚來那么一会儿,哎。”提到伤心处,叶连香泪流满面,情绪很是激动,

“找到打你的人了吗。”王宝玉问道,

“公安局怀疑是那伙卖毒品的打击报复,因为老范打死了他们的一个头,你说,老范这个人是不是脑子有病,非要跟这伙不要命的人较劲,这回好了,媳妇都差点沒了,还他娘的想跟我要孩子,幸亏沒要,否则早就给踢碎了。”叶连香不停的埋怨道,

“沒办法,这是他的本职工作。”王宝玉还是帮着范金强说了一句好话,心里却十分纠结,

毒贩子的猖狂,还是让王宝玉心惊胆寒,沒想到谷爷竟然还是对白牡丹有情有义,甚至不惜犯险报复范金强,同时,他也对自己的安全担忧起來,不管什么借口,当时自己也是在场的,依照谷爷的本事,肯定也能知道点消息,不知道他和唐蔷薇究竟会怎么折磨自己,

陪着叶连香聊了半天,时近中午,随着一阵有力的脚步声,范金强拎着小米粥进來了,王宝玉一看见他就來气,起身就想走,范金强道:“宝玉,不许走,我还有话要问你呢。”

“咱们沒什么好说的。”王宝玉赌气道,

“那我就以一个警察的身份,命令你配合调查。”范金强冷声道,

“滚你娘的,找老子以后记得带着逮捕令。”王宝玉立刻就恼了,

“你们兄弟这是咋了。”叶连香不解的问道,

“不该打听的少打听。”范金强不客气的说道,

“闭上你的臭嘴,老娘要不是因为你,怎么会躺在这里。”叶连香也來了气,不禁瞪着眼睛说道,

“早就告诉你先不要去上班,你偏不听。”范金强道,

“不上班,就凭你那点工资奖金,我和你娘不得喝西北风啊,你拍屁股到市里了,我在家又是工作又是照顾老人,我容易嘛我。”叶连香道,

“行了,我错了,你别生气了。”范金强惹不起叶连香,道歉道,

“我出去等你。”王宝玉冷着脸撂下了一句话,转身出了病房,

过了好一阵子,范金强才走出了病房,招呼王宝玉來到一个僻静之处,说道:“宝玉,咱们兄弟一场,你总不会真的为了一个毒贩子跟我沒完沒了吧,你看小叶还吵吵和我离婚呢,日子不也还得过嘛。”

“我又不是娘们儿,以后别跟我提兄弟情分,那晚的事情,我才终于知道了你的冷酷无情。”王宝玉道,

“不管你怎么想,白牡丹是死有余辜,我那么做,一半是出于私心,一半却真正是为了救你。”范金强道,

“谢谢了,范大警官,以后可千万别为我好了,说不定那天就监听我的电话,跟踪我呢。”王宝玉沒好气的拱手道,

“兄弟,非常时期得用非常手段,对了,我一直沒问你,白牡丹冒险跟你见面,到底说了什么。”范金强问道,

“无可奉告。”王宝玉摊手道,

范金强一把揪住了王宝玉的脖领子,瞪着眼睛使劲晃荡着说道:“王宝玉,你醒醒吧,毒贩子都疯狂到什么程度了,你居然还护着他们,你还有沒有点良知啊。”

王宝玉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范金强的手掰开,整理着衣服道:“这是你们警察的事儿,白牡丹已经死了,我再跟毒贩子沒联系了。”

范金强重重的叹了口气,摸出烟來,递给王宝玉一根,王宝玉摆手表示不要,从兜里拿出了雪茄,自己点上,

其实,王宝玉的内心也很纠结,范金强说得沒有错,这些毒贩子,就应该全部落网,然后千刀万剐,可是,他就是迈不过范金强开枪打死白牡丹这一关,

“抽上这玩意了。”范金强陪着笑脸示好道,

“百十块钱一根,你要是看我不顺眼,可以到纪委去告状,但是实话告诉你,老子到了监狱也还抽这种。”王宝玉讽刺道,

“嘿嘿,个人喜好不同嘛,兄弟要是喜欢,改天大哥给你买两盒,不就是几千块钱啊。”范金强依旧笑道,

“得了,你那仨瓜俩枣的,老子不稀罕。”王宝玉翘着二郎腿说道,

话不投机,两个人都闷闷的吸着烟,半晌也不说话,突然,范金强吸了吸鼻子,疑惑的问道:“宝玉,你抽的什么牌子的雪茄。”

“进口的,好着呢。”王宝玉不客气的说道,

“拿來给我。”范金强扔了烟,伸手道,

“凭什么啊,这烟很贵的,你这种身份的人不够摸得资格。”王宝玉沒动弹,开口抢白道,

“少他娘的得瑟。”范金强火了,一把将王宝玉推靠在墙上,将他手里的雪茄硬是抢了过去,放进嘴里吸了一口,又拿在手里从中折断,仔细看了一会儿,表情立刻变得无比凝重起來,

“范金强,你居然抢我的烟,小心我去局里投诉你。”王宝玉被撞得后背生疼,恼羞的出言威胁道,

“你老实说,这烟到底从哪里來的。”范金强冷着脸问道,

“一个朋友给的,不过,老子花钱了,不算是受贿。”王宝玉无所谓的说道,

“是白牡丹给你的,对不对。”范金强问道,

“白牡丹,哈哈,她都死了,什么也给不了我了,不过你要是喜欢,我可以让她二半夜给你送点去。”王宝玉有点悲怆的笑道,

“我沒有跟你开玩笑,这种烟是特制的,你是从哪里弄到的。”范金强继续逼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