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41 下一关

1641 下一关

当王宝玉迷迷糊糊醒來的时候,身体还在颠簸晃动,难道说两个女人还沒有停歇,但是意识逐渐清醒的他发觉自己已然被穿好了衣服,还被捆着绳子塞住了嘴,颠簸的感觉让他明白自己正在一辆车上,

“老大也真是的,这小子就该死。”只听一个男人粗声的说道,

“老大说让他自生自灭,咱们按照吩咐行事就得了。”另一个男人说道,

“万一他生还了怎么办。”

“听老大的吩咐就是,她那脑瓜,沒几个能赶上。”

王宝玉沒有睁开眼睛,佯装依旧昏迷,生怕惊动了二人,轻则换來一番毒打,重则小命不保,只听先前那个粗声男人说道:“快点开,扔了这小子,咱们还要去拿货呢。”

“还是东华小区三号楼601吗。”另一个男人问道,

“就是那里,嘿嘿,天黑就行动。”粗声男人笑道,

车子吱呀一声停了,王宝玉被两个男人抬下车,咣当一声扔在了地上,随即调转车头,扬长而去,

确定周围沒有动静,王宝玉这才睁开眼睛,只见天苍苍野茫茫,风吹干草现情圣,自己正处在一片荒郊野外中,天空灰蒙蒙的,飘着些清雪,远山隐隐约约,寂然而立,四周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沒有,

身下是冰冷的雪地,王宝玉稳了稳神,拼命在雪地上挣扎翻滚着,试图解开身上的绳索,在这个季节,耽搁时间长了,恐怕几个小时就会被冻死,

期间路上也过去了两辆车,王宝玉被堵着嘴,叫喊不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失去逃生的机会,老子一定要活着,王宝玉匍匐在地,左右摇摆的爬到一块石头旁边,摆头在上面蹭着嘴里的破布,

鲜血顺着脸颊嘴唇不断渗出,可是王宝玉觉不着疼,终于破布被他吐出,不由大口大口呼吸新鲜空气,

“有人吗,救命啊。”王宝玉稍微恢复些体力,就用尽身上的力气大声呼救,然而一切也是徒然,这里车辆很少,行人几乎沒有,根本沒有谁注意到他,就在王宝玉几乎要泄气的时候,忽然感觉身上的绳索有松动的迹象,

王宝玉拼尽力气,又真是一阵挣扎,终于抽出了一直胳膊,不禁心中一喜,能够拿出一只手,王宝玉就不怕了,他渐渐解开了身上的绳索,一下子站了起來,也许体力消耗过大,刚刚起身的王宝玉只觉得天旋地转,一个倒栽葱又摔在地上,呼哧哧喘了半天气才勉强再次站了起來,

摸摸手脚,还好,都在,重生的喜悦,让站在狂野中的王宝玉,不禁大声的喊了起來:“唐蔷薇,老子命不该绝,绝不会放过你的,唐蔷薇,你个骚娘们,你一定会死在老子手里。”

王宝玉的声音,惊动了枯树上的几只鸟儿,鸟儿惊慌的扑扇着翅膀,迅速的逃的不见踪影,王宝玉又喊道:“臭婊-子唐蔷薇,无论你跑到哪里,老子也一定让你不得好死。”

发泄了一顿之后,王宝玉拖着沉重无比的步伐,來到了路边,一遇到过往的客车便挥手大喊,可是司机一看他这幅模样,谁敢停啊,都是一踩油门飞快离开,

“大哥,借个电话也行啊。”王宝玉缩着脖子车后面大声喊道,沒人答话,

王宝玉搓着手又等了好久,才碰到了一辆面包车,生怕它再次抛弃自己,王宝玉干脆跑到了路中间,挥着手不住的喊停,司机无奈的停了车,让他坐了上去,

“兄弟,咋跑这里來了。”司机是一名四十多岁的大哥,看着王宝玉冻得哆嗦不停,不禁好奇的问道,

“跟媳妇吵架了,她开车走了,把老子给扔下了,回去揍死她。”王宝玉当然不能说出实情,随口编道,

“她还打了你。”司机指指王宝玉身上脸上的伤痕问道,

“家门不幸啊。”

“你是哪里人啊。”司机大哥问道,

“平川市的。”

“这里离平川一百多里呢,还好,我正好去那里进货。”司机大哥道,

“多谢你啊大哥,我还有些私房钱,等我回去,一定重谢。”王宝玉感激的说道,

“提啥钱啊,见死不救不是咱干的事儿。”

……

狗日的唐蔷薇,居然把老子扔到了这么远的地方,呸,老子照样能杀回去,一定要把你们都杀个片甲不留,王宝玉愤怒的想着,热心肠的司机大哥给他递过來一支烟,王宝玉连忙道谢接了过來,

几口烟吸上,身上渐渐暖和起來,他下意思的摸了摸兜,里面居然有一张纸条,打开一看,顿时气得七窍生烟,

纸条是唐蔷薇留给他的,上面写着:王宝玉,如果你看到了这张纸条,那就说明你已经死里逃生,你是平生见过最坏也最可爱的男人,咱们的游戏刚刚开始,静静等着下一关哦,

王宝玉顿时将纸条撕了个粉碎,扔出了窗外,随即就后悔了,应该留着才对,说不准上面能有什么线索,

天彻底黑了的时候,面包车才进入了平川市,身无分文的王宝玉,只好麻烦司机将车停在了香喷喷烧烤城,不顾他的推辞,硬拉着司机大哥进了屋,

“宝玉,你怎么有空來了,这衣服这么脏,咋回事儿啊。”老板娘王静一看见王宝玉,连忙关切的问道,

“让这个大哥使劲吃,想挑什么就挑什么,对了,有空屋吗,我去洗洗。”王宝玉道,

“去二楼最左边的屋子吧,我住在那里。”王静应了一句,随即热情的对司机大哥道:“这位大哥,想吃什么尽管说,你跟我兄弟來,全部免单。”

“那多不好意思啊。”司机虽然眼睛放光,还是有些难为情,做好事儿有报酬能是活雷锋吗,

“大哥千万别客气,我兄弟是个急性子,你要是不赏脸,他敢把这个店给掀喽。”王静笑着开玩笑,

司机一听这话就乐了,咋着也不能因为自己毁了这个烧烤店啊,于是开口点了一大推:“那就先來三个羊腰子,六个羊排,五十个肉串,多放辣椒,再來五瓶啤酒,老板娘,快点上啊,挺饿的,嘿嘿。”

“马上就來。”

且说王宝玉不管他,几步上了楼,在王静的屋里简单整理了衣服,又洗漱了一番,这才感觉精神恢复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