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42 谁是谷爷

1642 谁是谷爷

下楼吃了两碗夏一达母亲做的拉条子,王宝玉跟王静要了五百块钱,给那位正在大吃二喝的司机大哥,这大哥倒也真实诚,说啥也不收,嘴里塞满肉串直夸好手艺,

王宝玉感激的再次致谢,然后马上出了门,找了个电话亭,拨通了范金强的电话,

“兄弟,真的是你啊。”一听到王宝玉的声音,范金强声音竟然有些哽咽,

“是我,活的好好的呢。”王宝玉道,

“你在哪里,我马上去接你。”范金强急切的说道,

王宝玉报出了自己的地址,不到十分钟,范金强就开着警车赶了过來,王宝玉也不废话,让范金强直接开车去公安局,

“兄弟,肯定是毒贩子干的事儿吧。”范金强问道,

“就是他们。”

王宝玉心中燃烧着复仇的火焰,他要全力配合警方,将这些万恶不赦的毒贩子们一网打尽,

从范金强的讲述中,王宝玉了解了昨天发生的事情,猖狂的毒贩子们居然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劫持救护车,同时劫走了车上的病人还有王宝玉,已经被市局列为头号大案,而政法委书记王一夫得知此事后,立刻做出批示,不惜出动全部警力,也要找到并救出被劫持的二人,

救护车很快就找到,里面却是空无一人,平川市也几乎被翻了个底朝天,可是却一点线索也沒有,范金强当然更担心王宝玉遭遇不测,已经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两天不吃不睡,

王宝玉随后讲述了自己这一次的经历,能够想到的细节一个不落的说了出來,包括被蒙上眼睛去毒品加工厂的大约方向和路程长短等等,甚至还说了唐蔷薇等三个人女人,将自己轮-奸的事情,

范金强静静的听着,不停做着笔录,听到这块的时候,嘿嘿笑道:“兄弟,你还真行,吕布战三英。”

“操,就一个还能勉强算上是英,那两个简直就不是人。”王宝玉吐了口口水,现在想想都恶心,

“嘿嘿,那是你定力不足,大哥我那时候可是……”

“你们警察调查强奸受害人的过程都这个态度吗。”王宝玉不满的问道,

“很严肃,非常严肃,嘿嘿,你可是个男的。”

“大哥,别开玩笑了,兄弟当时死的心都有。”王宝玉皱眉道,

“唐蔷薇居然能放了你,还真是不可思议。”范金强道,

“沒什么不可思议的,她在我兜里留了纸条,说要玩死我,她就是个变态狂,把这些都看做是游戏。”王宝玉道,还说自己一冲动,将那个纸条给撕碎了,

范金强对那个纸条毫不在意,以唐蔷薇的谨慎,上面不会有什么有用的线索,他又问道:“兄弟,你再想想,还有沒有遗漏的地方。”

王宝玉又想了半天,忽然想起了车上两个毒贩的对话,兴奋的说道:“大哥,我想起來,我被绑在车上的时候,听见那两个毒贩说,要去东华小区三号楼601取毒品。”

“这么具体。”范金强颇感费解的说道,

“一定沒有错,他们大概以为我昏迷了,说话才不防备的。”王宝玉道,

“毒贩子都很谨慎的,会不会是有诈。”范金强敏锐的问道,

“既然有线索就该重视下。”

“好,我马上带人去那里看看。”范金强道,

范金强立刻召集人马,王宝玉随车一路前往,东华小区并不偏僻,很快就找到了三号楼601,里面沒人开门,

“大哥,绝对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毒贩子。”王宝玉牙齿咬得咯咯直响,

范金强郑重的点点头,果断下令,强行破门而入,

屋里并沒有人,摆设也很普通,经过一番仔细搜索,还是在电视柜的下面,找到了一些毒品的粉末,想必大批的毒品,已经被转移走了,

重新回到警局后,范金强连夜调查这户人家的主人是谁,得出的结果却让范金强当真吃惊不小,王宝玉也是愣在了当场,

这户人家的户主是一名女人,而这个女人正是阮焕新市长的妻子,换句话说,这就是阮焕新的另一处房产,

“这怎么可能,难道说阮市长不但涉嫌吸毒,还参与了贩毒。”范金强不敢相信的说道,

“唐蔷薇跟我聊天的时候说过,谷爷就在我身边,还精通好几国语言。”王宝玉道,说完这些,他自己也吓了一跳,代萌可是说过,阮市长也会好几国语言的,

“你怀疑阮市长就是谷爷。”范金强差点惊掉了下巴,要知道,谷爷这个毒贩头子,他从富宁县一直追到了平川市,只是一直沒见过他的真容,

“不可能,他是堂堂市长,有必要参与贩毒吗。”王宝玉也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搞不好这是毒贩子放出的烟雾弹,我可是清晰的记得,当初谷爷逃走的时候,被我一枪打伤了腿,怎么说也能落下点残疾,阮市长走路可是沒见过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范金强到底是老警察,迅速找出了疑点,

“对,而且如果当时确实是阮市长受伤的话,也沒有他任何的住院治疗记录,恐怕连请假记录也沒有吧。”王宝玉分析道,

“确实如此,但也不能排除阮市长私自诊疗的可能。”范金强眉头拧得像个疙瘩,

“难道你就沒看清谷爷的真实面容吗。”王宝玉不甘心的问道,

“当时一片混乱,毒贩团伙就跟敢死队似的,把谷爷团团包围,再说他还带着帽子和墨镜,我根本來不及看清楚。”范金强惋惜的说道,

“那毒贩子们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是不是可以换个角度來看,如果阮市长是被陷害的,说明他跟谷爷有仇。”王宝玉追问道,

“很有道理,但不管怎么说,这件事儿一定跟阮市长有关系,我会跟上级汇报的。”范金强道,

从公安局离开,已经是后半夜三点,王宝玉的车已经被开到了警局,里面的东西什么都沒少,他拿出手机,已经沒电了,换上另外一块电池后,上面的未接电话密密麻麻,他认识这个号码,正是从王琳琳的家里打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