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43 绝食

1643 绝食

唉,一定是刘玉玲得知了消息,惦记着自己的安危,王宝玉顿时心中升起一股暖流,经历了生死浩劫,王宝玉的心逐渐在软化,他拿出了那个木雕的小猴子,放在手里摩挲着,想了想,虽然现在是后半夜,他还是把电话拨了回去,

“宝玉,是你吗。”里面传來了刘玉玲焦急的声音,显然她还是沒有睡,

“嗯。”王宝玉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

“儿子,妈妈都要急疯了。”传來了刘玉玲的抽泣声,王宝玉也是鼻子一酸,

“那个,一切都好,告诉琳琳,不用担心我。”王宝玉轻声道,

“沒事儿就好,沒事儿就好。”刘玉玲再度哽咽,王宝玉叹了口气挂上电话,

王宝玉经常夜不归宿,习以为常的李可人倒是沒有表现出什么來,回到家里,王宝玉好好洗漱了一番,这才上床,终于可以好好睡觉了,

根本就睡不着,眼前总是出现那两个丑女贪婪流口水的样子,让王宝玉一阵阵的恶心不止,心里已然留下了阴影,

他起床打开了电脑,给曾经很亲切很熟悉甚至很渴望的纯洁女神,愤怒的留言道:“总有一天,我要让一百个男人将你搞死,无论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不会放过你的。”

唐蔷薇自然不会回复他的留言,不过,那个微笑的卡通头像,却让王宝玉感觉到一种极大的鄙视,不禁将一口口水,吐在了上面,

王宝玉关了手机,在家歇了一天一夜,然后才开车去上班,范金强将这次追查毒贩的结果迅速上报了局领导,局领导又将这条线索立刻转给了政法和纪检部门,

阮焕新双规的地方,是一处政府名下的宾馆,此刻,某个房间内一派紧张的气氛,

“阮焕新,关于举报,你还有什么需要交代的吗。”一名负责此案的纪检干部,冷声的问阮焕新,

“沒有。”

“希望你如实配合,昨晚警方人员,在你妻子名下的房产里,搜出了毒品,你对此事有何解释。”纪检干部冷声问道,

“什么,,这是彻头彻尾的阴谋,我根本就不知道这些是怎么回事,都是莫须有。”阮焕新涨红了脸,大声的说道,

“阮市长,怎么会有这处房产呢。”协同办案的夏一达,很客气的问道,

“这是我爱人合法所得买的房子,以前我早就住在那里,后來市里安排了寻芳园的住房,我都记不清上次去那里是什么时候,关于这点,你们可以去查。”阮焕新解释道,

“你认识谷爷这个人吗。”夏一达又问道,

“不认识,但是我听说过,他是个双手沾满血腥的毒贩头子。”阮焕新道,

“据我们所知,唐蔷薇无意中透漏过,这个谷爷精通几国语言,还经常跟干部们打交道,这个你又如何解释。”那位急于出成绩的纪检干部,再次质问道,

“她说什么你们就信,那我说的话你们为什么不信呢,你是什么意思,难道非要我承认我就是毒贩子头目谷爷吗,真是荒唐,太荒唐了,我抗议。”阮焕新情绪非常激动,挪步站在房间的窗户前,大口的吸着烟,

“阮焕新,你不要闹情绪,即使你不承认,我们也会调查个水落石出的。”纪检干部也是非常生气,

“那你就去调查吧,我自问问心无愧,国家会还我清白,党会还我清白,人民会认可我这个儿子,苍天可鉴,苍天可鉴。”阮焕新激动的大声说道,

纪检干部一阵皱眉,这几天问來问去就这么一句话,苍天可鉴,夏一达也是一脸无奈,不知道这个工作该怎么继续下去,

上班后,王宝玉还是从夏一达的慰问电话中,得知了审查阮焕新的情况,电话里,夏一达不住的叹气道:“王宝玉,我都不知道该如何调查阮市长,他看起來真的很无辜的样子。”

“这件事儿一定要调查清楚了,我有一个直觉,这些事情一定都跟阮市长无关。”王宝玉道,

“怎么可能和他沒关系,可是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他,即便他不承认,也难逃罪责。”夏一达道,

“说不准这些就是一个巨大的阴谋,他们都是群变态,喜欢耍人玩。”王宝玉道,“也是阮市长命中该有此劫。”

“行了,别说这些沒滋味的话了,现在的情况很不好办,阮市长为了显示清白,已经两天不吃饭了。”夏一达道,

“什么,他在绝食吗。”王宝玉惊讶的问道,

“是啊,可是他作为一个市长,真的不该用这种方式对抗法律,看來知识分子也有自身的局限性,不过,我们纪检部门也不会坐视不管,必要时候一定会有弥补措施的。”夏一达叹息道,

王宝玉心里也是十分感慨,一个堂堂的市长,居然沦落到靠不吃饭來显示自己的清白,真是可悲可叹又可怜,如果这是一场阴谋,那个躲在后面的人,一定在偷笑,

又过了几天,王宝玉刚刚从被唐蔷薇劫持的阴影中走出來,另外一件事儿却又让他焦头烂额,几乎要发狂,

又是一封匿名举报信,直接交到了代理市长邱佐权的办公桌上,信上举报,教育局下属的教育扶贫基金会,因为管理不善,制度缺失,导致一个名叫韩馥荔的工作人员,携款十万潜逃,而教育局知情不报,有意隐瞒,实属对法律的践踏,

看到了这封举报信,邱佐权非但沒上火,反而哈哈大笑,他正愁沒借口整治王宝玉这个小兔崽子,这回证据來了,

“小王,到底有沒有携款潜逃的事情。”郭函立刻找到王宝玉,焦急的问道,

“有。”王宝玉知道无法隐瞒,老实的承认道,

“胡闹,那你怎么不早说。”郭函很不高兴的说道,“邱市长始终看你我不顺眼,这回麻烦大了。”

“郭局,其实我向公安部门反应过,当时也不想打草惊蛇,暂时沒有公开。”王宝玉解释道,

“那你还拍惊到我吗。”郭函生气的使劲拍着桌子,

“对不住了,郭局,我最近事多,一直沒來得及跟你汇报。”王宝玉陪笑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