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47 赶牛

混世小术士 1647 赶牛 无忧中文网

王宝玉一惊,可不就是神石村的电话嘛,这一家老小怎么突然想到举家外迁呢,甚至自己提前一点信都不知道,“神石村,爹,这究竟咋回事儿啊。”

“东风村还是太憋屈,以后多多上学接送的也不方便,这不美凤正搞事业嘛,养牛卖牛也麻烦,而且牛越來越多,东风村的草地不够用的,正好有个机会,就搬过來了。”贾正道解释道,

神石村是旅游区,房价要比东风村高多了,王宝玉不免关切的问道:“爹,买房子了吗,不够我再给添点。”

“房子是现成的,环境也不错。”贾正道很随意的说道,

“啥地方的房子啊。”

“你知道,就是那个大别墅,其实爹住哪里都一样,只要你娘她们高兴就行。”贾正道说的正经,但口气里掩饰不住的洋洋得意,

神石村的别墅,沒搞错吧,这两年房价飞涨,神石村那套比当初怎么也得涨了十几万,差不多能到六十万,自己买都十分吃力,家里的钱恐怕都买牛了,哪还有闲钱买别墅啊,里面肯定有文章的,不由追问道:“家里哪來那么多钱啊。”

“啥钱不钱的,住哪都一样。”

贾正道越是含糊,王宝玉越疑心,问道:“不会是沈总和你们联系的吧,爹,现在想讨好我的人很多,咱们可不能上了这些人的套。”

“沒有,沒有,我跟你娘再糊涂也不能干那事。”贾正道立刻正色的答复,接着不以为然的说道:“不瞒你说,这房子是玉玲妹子给买的,人家一片盛情,还亲自來做我们的思想工作,你说我跟你娘都是善心人,最见不得别人掉眼泪,沒办法,搬就搬吧。”

王宝玉哭笑不得,贾正道纯粹是得了便宜卖乖,好像勉强接受的一样,不过也沒想到是亲妈刘玉玲给干爹干妈买了那栋别墅,唉,这老两口也真是沒有原则,就这么接受了人家的东西,还有那个钱美凤肯定也是背后鼓捣着爹妈同意,绝对少不了她,

刘玉玲极力想挽回母子感情,这点毋庸置疑,可是你要买别墅也跟我说一声啊,沈文成是可以打折的,得多花多少钱啊,老子当初完全可以免费得到这套别墅的,现在可好,市场价,真亏,

“爹,你们咋随便要人家的东西啊。”王宝玉不高兴的说道,

“怎么能说是随便呢,咋说我也替她养了那么多年的儿子,这点东西根本算不了什么,宝玉,说起來,你妈买这别墅还不是想以后留给你,我跟你娘也就是沾光住两年而已。”贾正道振振有词的说道,

“爹,你咋变得这么势利,听我一句,把别墅退了。”王宝玉恼道,

“退什么啊,东风村那边的房子都卖了,你让咱全家老小住牛圈啊,宝玉,听我一句,该叫妈就叫,那声妈叫起來就这么难吗。”贾正道说道,

“爹。”

“宝玉,你心里啥想法爹管不了,可是你也得心疼心疼你娘啊,好歹有个宽敞点的地方住,不用每天烧火,还有美凤,到现在还沒到神石村呢,全家这么忙乎,还不都是不想给你添麻烦啊。”贾正道好一顿数落,

王宝玉很郁闷,再坚持不要,就是不孝子孙了,但还是好奇的问道:“美凤咋还沒到,雇个车把值钱东西都拉來就是,乱七八糟的就别要了。”

“还在路上赶着牛呢,这孩子都累成啥样了,还不让告诉你。”贾正道心疼的说道,

牛都是钱美凤披星戴月赶來的,王宝玉听了又心疼又好笑,但他也明白钱美凤不让告诉自己,是怕王宝玉坚持不要别墅,现在生米成了熟饭,后悔沒用,

王宝玉很郁闷的放了电话,心中不住的叹气,家里人都变了,都被亲妈刘玉玲给收买了,唉,自己反而成了孤家寡人,好像就自己一个人在死撑着不认亲,

从心里面,王宝玉已经不是那么恨刘玉玲了,但还是觉得陌生,不愿意接受她的任何东西,其实他更想让刘玉玲知道,他这个儿子,沒有有钱亲妈的财力支持,照样能混出个人样來,

他们爱住就住,反正本人不去住,也不领这个情,王宝玉赌气的想着,别以为拉拢了家里人,就能让自己屈服,沒门,你越这样,我就越叛逆,

心情有些郁闷的王宝玉,接到了徐彪的电话,还是邀请他去葡萄园喝酒,王宝玉毫不犹豫地的就答应了,却沒有想到,等待他的又是一个危机,

冬日的葡萄园异常的寂静,王宝玉一路开车徐徐前行,却觉得眼皮一阵乱跳,心中有了一种前所未有的不踏实感,

來徐彪这里应该不会有大事儿,王宝玉稍稍放松了心情,停下车,缓步來到徐彪的办公室,

就在王宝玉打开屋内的时候,忽然感觉事情不对头,屋内不光有徐彪,还大山似的站着几个彪形大汉,

“徐大哥,要出任务啊。”王宝玉讪笑着问道,他已然看到徐彪的脸上,罩着一层冷冷的冰霜,

“兄弟,你觉得大哥一直以來,待你如何。”徐彪突然莫名其妙的问道,

“这个自然不用说,大哥始终很照顾兄弟,兄弟也是铭记在心。”王宝玉道,故作轻松的坐在徐彪办公桌前的椅子上,还点起了一支烟,

“你待大哥如何。”徐彪也点起一支烟,定定的望着王宝玉,

“大哥,你是什么意思,有话不妨明说。”王宝玉鼓起勇气,不悦的反问道,

“什么意思,你作为我的兄弟,胆敢做出对不起我的事情來,今天我就要断了这个手足情。”徐彪立起了眼睛,做出了手势,几个彪形大汉立刻上前抓住了王宝玉,

“我做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王宝玉奋力的挣扎着,他实在想不起來,怎么就惹恼了徐彪,

“你心里清楚,别看你是个什么副局长,今天我照样让你残废。”徐彪道,一名大汉闻言,大手使劲扣进了王宝玉的肩头,疼得王宝玉冷汗直冒,

“拿刀來。”徐彪喊了一声,立刻有一名大汉,递过來一把二尺长雪亮的长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