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48 离间计

1648 离间计

“徐彪,有话说清楚了,老子不明白。”王宝玉愤怒的嚷嚷道,

“等我先砍了你这条胳膊,再听你废话。”徐彪说着,双眼杀机顿露,举起刀子在王宝玉的右臂处比量着,

王宝玉心里都是苦水,后悔跟徐彪这种莽夫交往,到头來还是害了自己,危机临近,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儿,连忙说道:“徐彪,沒想到你对我如此的无情无义,枉为我惦记你,这次來还给拿來了一件你最需要的东西。”

“你能给我什么东西,老子不缺钱。”徐彪道,再次举起了刀子,

“那你就剁,但是你这刀下去,剁掉的不只是兄弟情分,还有你的前程。”王宝玉大声说道,

“吓唬谁呢。”徐彪不以为然,自己的前程都是打拼出來的,什么时候靠过这个毛头小子,说着毫不犹豫的再次举起刀子,

“陨石,我给你拿來了陨石。”危急时刻,王宝玉不顾一切的喊道,

徐彪一怔,忽然嘲笑道:“王宝玉,你别忽悠老子,你上哪儿去搞到陨石啊。”

“你别不信,我腰带上的这个就是。”王宝玉说道,

徐彪放下了刀子,扒拉开王宝玉的衣服,果然看到了那个黑色的石珠,他到底是有功夫的人,只是用手掰了几下,那块圆圆的小石头就到了他的手里,果然是无比沉重,

喜悦冲淡了徐彪的怒气,他吩咐了一句看住王宝玉,摔门出去了,

“能不能告诉我,究竟怎么得罪了你们的老大。”王宝玉趁此机会,向身边的一位大汉问道,

“不知道。”大汉摇头,能看出來他确实对此一无所知,

“兄弟,你们大哥肯定会放了我的,这根本就是个误会。”王宝玉套着近乎,

“哈哈,可能你是搞了我们老大的马子吧。”另一名大汉哈哈笑道,

“去你娘的。”王宝玉悻悻的骂了一句,干脆闭嘴了,

过了二十分钟,徐彪一脸喜色的进來了,招呼道:“放了他。”

几名大汉听话的松开了王宝玉,徐彪又道:“王宝玉,念在你替我找到陨石的份上,今天我就放你一马,如果你再犯错,老子还照样整死你。”

王宝玉揉着生疼的胳膊,起身指着徐彪道:“徐彪,我可不想做冤死鬼,你倒是说说,为什么对我这样。”

“你们都他娘的出去。”徐彪吩咐了一句,几名大汉立刻溜溜的夹着尾巴推门走了,看來徐彪并不想让这些人知道此事,

“老子真的沒想到,一直把你当成兄弟,你连我的女人也敢动。”徐彪冷着脸道,从桌下拿出了一张相片,啪的一下扔给了王宝玉,

王宝玉拿过來仔细看了一下,照片是在电影院的门前拍的,王宝玉一脸贱贱的笑意,而另外一个漂亮的女人,则轻轻挽着王宝玉的胳膊,看起來很暧昧的样子,

“徐彪,你找人偷-拍我。”王宝玉道,

“我才沒那个闲工夫呢,你倒是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儿。”徐彪不屑道,

“还能怎么回事儿,老子沒事儿泡个妞,这你也管。”王宝玉不屑的说道,

“你找谁我都不管,可是你却不能动她一个指头。”徐彪豁然站起身,怒声吼道,

操,你是她爹还是她哥啊,望着一脸痴相的徐彪,王宝玉忽然明白了过來,他哈哈大笑,问道:“这个女人就是你嘴里的虞姬吧。”

“对,她这辈子叫虞美,你明知道是我的女人,怎么还去勾搭她。”徐彪道,

“我不知道,而且,是她主动勾搭我的。”王宝玉哼道,

“不管你说什么,如果今后我知道你还敢跟她來往,我照样不会放过你。”徐彪愤愤的说道,

王宝玉又是一阵哈哈大笑,徐彪恼羞的问道:“你什么意思,难道说你还要继续跟她來往吗。”

王宝玉心里早已全明白了,这还是唐蔷薇的奸计,不知道她从哪里得知了徐彪的秘密,便设下这么个圈套,让他们兄弟二人反目,甚至还可以借徐彪之手杀掉自己,王宝玉很认真的说道:“大哥,你中了离间计,这个女人就是想让我们兄弟反目为仇。”

“你别想蒙混过关,虞美昨天跟我哭了一晚,说你主动勾引她,还欺负了她。”徐彪说到这里,又开始咬牙启齿,脸露怒色,

“他娘的,这个毒妇,大哥,你如果现在能打通她的电话,别说你要兄弟的胳膊,就是你要兄弟的脑袋,我也毫无怨言。”王宝玉一边骂着,一边决然的说道,

“这是你说得,别怪我无情。”徐彪生气道,立刻拨打唐蔷薇的电话,果然关机了,

王宝玉之所以敢这么说,他当然明白唐蔷薇的做事儿风格,肯定会躲起來,她会担心算计王宝玉不成,反而东窗事发,

徐彪不甘心的又拨打了几次,当然还是关机,王宝玉道:“大哥,不用打了,这个号码肯定再也打不通了。”

“你算的很准,可是这说明不了什么。”徐彪锐气减了不少,有点悻悻的说道,

“她不叫虞美,真名叫做唐蔷薇,是一名万恶不赦的毒贩子,前些日子我也差点死在她的手里。”王宝玉认真的说道,

“什么,不许你侮辱虞姬。”徐彪拍案而起,怒目圆睁,

“徐彪,你真他娘的固执。”王宝玉恼火的指着徐彪嘟囔了一句,随即眼珠一转,叹息道:“难怪上辈子你就辜负了亚父,这辈子还是个糊涂蛋,难成大器。”

提到亚父范增,徐彪多少有些动容,大概梦中的遗憾又记了起來,反驳道:“我那是中了小人的离间之计。”

“那也是你邪魔入侵,沒有真正尊重这个人才。”王宝玉接着讽刺道,范增这个爷爷岁数的人给项羽当“父”,可见一开始就不得待见,

“别扯那么远,我说的是虞姬。”徐彪显然不愿意面对这个话題,虽然梦境中王宝玉和亚父长得几分相似,但暴脾气上來,他还是六亲不认,

“我不是侮辱她,事情就摆在面前,不信你可以拿着这张相片,去公安局问问,一定跟我说得一样。”王宝玉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