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50 看阴宅

1650 看阴宅

既然是看阴宅,就不能太马虎,王宝玉开车四处打听,想买一个看风水的罗盘,却沒有买到,如果网上预订一个,前后也得好几天,想來想去,还是找到了易经协会的会长付正礼,跟他要了一个现成的,

正值雪花飘飘,白雪皑皑,但这些却挡住不由千科对一块好墓地的渴望,王宝玉跟由千科一前一后,冒着雪一路疾驰,來到了向阳村,

按照王宝玉的想法,还是不惊动村干部的好,两个人便在村口停了车,也沒进村子,直接沿着村边小路向着一片小山而去,

冬天看阴宅有弊端也有好处,弊端是积雪覆盖,水之势不明显,必须细心查看方可;好处则是可以从积雪的情况判断哪里是暖穴,容易找到那种背风聚气的好墓地,

两个人一脚深一脚浅的在雪里走着,沿着山脚走了很远,每到一处山窝,由千科就问风水如何,王宝玉则不停摇头,一块好墓地,哪有那么容易找的,

“兄弟,真是辛苦你了,咱们先坐下歇会。”由千科呼呼气喘的说道,对于一个常年坐办公室的人而言,走这么远无疑是一种折磨,他还真是有点泄气了,伸手掸开一堆乱石上的积雪,一屁股坐了下來,再也不想动弹,

“阴宅庇佑子孙万代,在古时候是家里的头等大事儿,万不可马虎。”王宝玉皱眉道,

“好,这次如果寻不到吉穴,老子回去后就搞个这一带的地势图,也省的满山跑。”由千科道,

王宝玉嘿嘿笑了,这个可不是地图可以解决的,说道:“有人为了找个好地方,花几年功夫的都有。”

“操,等老死了还沒找到那才亏呢。”由千科很是郁闷,

“大哥,还是趁着天亮接着找吧。”王宝玉催促道,接着又补充了一句:“你坐的是人家的坟头。”

由千科脸色一变,立刻起身,回头望去,可不就是座孤零零的坟茔嘛,大概常年无人管理,后人只是随意找了些石头留作标记,

又走了百十米,由千科指着不远处的一处占地不小的坟地,道:“兄弟,这里的风水如何。”

王宝玉只是扫了一眼,就断定这里是一个风水宝地,山势奔腾到这里渐缓回旋,犹如一条卧龙回头看向东方,不由感叹的说道:“真是个好地方,大概也是请人找的,难得。”

这处坟地显然是有钱有势的人占下的,占地足有两亩地,周围用石头圈起,几块墓碑很高,前方是一大片水泥面的平台,中间的墓碑前面竟然还有大理石材质的沙发和茶几,难不成是后人给鬼魂半夜出來喝茶用的,不过从积雪覆盖的水泥栏杆來看,也大致可以知道,这家后嗣家丁并不兴旺,因为并沒有常來扫墓的痕迹,

虽然沒有到跟前看,但王宝玉依旧能够大致看出情况,这里后方玄武山连绵挡住寒风,前方正对着的朱雀山如同古代官员的帽子,左手青龙高隆有势,右手白虎山势峥嵘,都是好风水,只可惜白虎山被人采石,挖去了一块,破坏了风水,

“这里是一流的风水宝地,但是有主了,而且还不适合大哥。”王宝玉道,

由千科眼前一亮,忙问道:“兄弟,说说好在哪儿,实在不行,我出钱让他们迁走就是了。”

“此处出大官,不是你让迁走就能迁走的。”王宝玉很不喜欢由千科这种财大气粗的口气,鄙夷道,

“多大的官,只要不是大领导,我就有办法。”由千科自信满满的说道,

“这里不适合你。”王宝玉正色的再次强调,

“难道说大哥沒有这福气在这个小村找块墓地。”由千科听得有些不舒服,又不是皇家陵园,只要有钱哪里不能埋骨,

“呵呵,大哥不要多心,我说的不适合并非说你镇不住,而是命运走势不同,这里风水虽好,但于你无助。”王宝玉说道,

“嘿嘿,我沒大听明白,兄弟细点说。”由千科陪着笑,不死心的问道,

“这个道理很简单,阴宅虽然是头等大事儿,但也要跟人的生辰八字及运势相配合,假设这里能出王侯将相,而大哥命中只是富甲天下,那就不适合,为什么,财生官不用怀疑,但是官太大,必然耗财,是损伤元气之举,虽然可一代为官,但却后世受穷,你看右边的风水已然破坏,虽不影响主家,如果大哥沒有兄弟的话,将來也会要影响子嗣的运气,还是大凶。”王宝玉娓娓道來,

由千科根本听不懂王宝玉这些深奥的理论,但是“受穷、子嗣”这些词他倒是听清了,是个商人都怕这个词,他连忙摆手表示不再惦记这里,还尴尬的自我解嘲道:“王侯将相,咱可不敢图谋。”

王宝玉暗自轻笑,沒做太多解释,刚才自己说“王侯将相”只是打比喻,如果这个小村子出了王侯将相,早就人人皆知了,这里的坟地虽好,也就能出从六品的官职,相当于现在市一级的领导而已,

“兄弟,刚才你说的风水被破坏了,是不是也得影响这家人的子嗣。”由千科幸灾乐祸的问道,

“按理说应该如此,但是命运都掌握在自己手里,得道者天助,那就是另外一番景象了。”王宝玉说道,

两个人继续前行,又走了一里地,王宝玉终于发现了一处风水还算是不错的地方,他装模做样的拿出罗盘,仔细校准着方向,时而比量,时而沉思,终于,王宝玉开口对由千科道:“大哥,这里也算是不错,前有对,后有靠,前面正对着一个小水库,主财运亨通,后世多出才俊。”

“跟刚才那块阴宅相比如何。”由千科问道,

“不一样,那里出大官,而这里发大财。”王宝玉道,

“好,就要这里了,不当官也好,可以放心的赚钱。”由千科倒也想得开,立刻拍板定案,

“明年开春迁坟比较好,现在天气冷,水气重,容易产生尸骨未寒的现象。”王宝玉信口胡咧咧,其实他不想大冷天的再帮由千科忙乎这种事儿,

“就听兄弟的,迁坟的事宜,还请兄弟來主持啊。”由千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