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57 小虫子

1657 小虫子

“楚主任,知道来找你什么事儿吗?”王宝玉先开口问道。

“高考泄密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到底是知识分子沉不住气,楚泽宇一听这话就急了。

王宝玉和范金强对视冷笑了一声,王宝玉接着问道:“看来楚主任对此事是时时记挂在心啊。”

“我做为教育界的一名工作者,深为此事感到羞辱,但是本人从来没有做过什么昧良心的事儿?”“?。”楚泽宇斩钉截铁的说道。

“楚主任,你先不要激动。我们来找你了解一个情况,有人反映,今年高考的语文试卷就是从你这里流出去的,对此,你作何解释?”范金强不想兜圈子,直截了当的问道。

“范队长,这可是天大的冤枉,本人做事儿一直尽职尽责,从来不敢搪塞敷衍,本人对考场纪律向来非常严格,每次巡考都会毫不留情的制止这种可耻行为,学生都给我起了个外号,封为四大名捕之首。学校考试尚且如此,更何况高考泄露考题这种犯法的事儿,万万不敢做!”楚泽宇连声喊冤,面露惶恐。听起来话十分真实,但情绪过于夸张,音调也高出平日不少,大概另有隐情,必须深追。

王宝玉给了范金强一个颜色,范金强接着问道:“那天有没有什么异常?”

“高考试题是特级保密范畴,属于国家机密。而且保密室里有监控摄像头,可以证实我的清白。”楚泽宇道。

自从发生考题泄露事件后,市公安局的人就调过这些监控视频,并没有发现太多疑点,不过,既然举报人说了这里,范金强也不含糊,当着楚泽宇的面,调出当日的监控视频,细心的查看起来。

视频的画面几乎是静止的,镜头对着的是一个三层大铁柜,分了好十几个铁箱,里面放着高考试卷,各科目都有详细的编号,看起来倒是井然有序。尽管是挑的是关键时刻的监控资料,两眼珠子只是看着同一个毫无感情的东西,王宝玉哈欠连天,但是范金强却全神贯注,一点没有松懈,而楚泽宇却下意识的经常看手表,大冷天竟然额头冒汗。

很快,一个疑点还是引起了范金强的注意。就在当日下午三点十五分的时候,视频画面突然晃动了十几秒,一阵模糊,随后恢复了原样。而且就在十分钟之后,视频画面同样又是一阵模糊,最后还是恢复了原样。

“这是怎么回事儿?”范金强问楚泽宇,楚泽宇原来是教物理的老师,他很内行的解释说,可能是附近出现了强磁场,还说这并不奇怪,保密室的外面就是一条街道,说不准就会经过什么类型的车,车上载着什么东西也很难说。

“你是说磁场干扰了信号?”范金强皱眉问道。

“有可能,但是具体什么情况不好说。”

范金强让楚泽宇先出去,虽然他的解释合情合理,但范金强觉得这一现象并不普通,一遍遍的看视频,看得王宝玉都心烦,不禁提醒道:“大哥,说不定这封举报信就是假的,混淆视听,我看这个视频没有什么问题。”

“不是那么简单!这个时候两次信号受到干扰,如果按楚泽宇的说法,还能是两辆装着原子能的车从这里路过?”范金强皱眉道,作为一名有丰富办案经验的警员,即便是如此微不足道的变化,也引起了他的高度重视。

忽然,范金强的脸上现出了一丝愕然,惊呼道:“这个视频不对,中间这十分钟绝对是假的!”

王宝玉看了半天,并没有发现什么,范金强指了指前面柜子角的一处黑点道:“你看这里趴着一只虫子。”

“这有什么关系?”王宝玉不解问道。

画面一阵晃动之后,范金强激动的指着视频说道:“你再看,虫子没有了!”

王宝玉点点头,还是有些不解,开玩笑说道:“说不定上厕所去了。”

范金强一动不动,直到十分钟后画面再次晃动,才才指着屏幕又说道:“可是现在这只虫子又回来了,不是很奇怪吗?”范金强道。

“说不准是虫子忘了带手纸,回来取吧。”王宝玉道。

“不是,一定是谁用了一张一样的图,对准了视频,中间的这十分钟,其实就是一张图片,你看,图片上的柜子还有点歪。”范金强猛拍了下大腿,确信道。

王宝玉细细一看,觉得范金强说得很对,不仔细看还真是发觉不了,不禁暗自感叹这种作案的手法,还真是无比的高明,如此看来,楚泽宇的嫌疑还是非常大的。同时王宝玉也十分佩服范金强,正是公安部门有了这样认真负责的好同志,才能让不法之徒无以遁形。

范金强再次叫楚泽宇进来,很严肃的说道:“楚主任,考题泄露的事情非同小可,我们已经能够确定,这个摄像头中间十分钟的图像是假的,你别说自己不知情。”

楚泽宇则是一幅非常无辜的样子,说道:“试卷的保密不光是我一个人,还有咱们警局的小刘。”

“小刘在上次被毒贩的袭击中,已经不幸牺牲了,我们有证据表明,是贩毒组织泄露了试题,你老实交代,你跟毒贩们究竟有什么关系?”范金强很严肃的问道。

“我一直坚守在这里,从没离开一步,什么毒贩子,我是一名清清白白的教育工作者。”楚泽宇争辩道,可是却不难看出,他的眼神慌乱躲闪,额头出现了汗珠子。

“楚主任,我虽然不知道你在隐瞒什么,但是就凭视频有问题这一点儿,你就难逃嫌疑,至少可以判你七年以上有期徒刑。”范金强拍着桌子吓唬道。

“范警官,我真的不知道啊!”楚泽宇带着哭腔道。

“楚主任,你真的确定当时一步都没有离开过保密室吗?”王宝玉插口道。

“没有!”

“如果你不说明白,没人能保住你。你熬到这个职位也不容易,有必要为了别人牺牲自己的前途,搞个晚节不保吗?”王宝玉耐心的问道。

王宝玉的话,显然说到了楚泽宇的痛处,他叹了口气,说道:“这个人确实保不住我了,唉,我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