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58 证据太多

1658 证据太多

“这个人是谁。.”范金强连忙追问道,

王宝玉心里以为,这个人应该是唐蔷薇,搞不好楚泽宇跟唐蔷薇有着不可告人的关系,可是,楚泽宇说出的这个人的名字,却让王宝玉和范金强都一下子愣住了,竟然半晌说不出话來,

“是阮市长。”楚泽宇终于低下头承认了一切,他说道:“那天下午,阮市长突然开车來了,还带着几名干部,他检查了保密室的安保措施,夸奖了我们保密措施做得很到位,还把我跟小张叫到了旁边的屋里,开了个小会儿。”

“那就是说,这段时间,这里根本就沒人看守了,你难道不知道自己身上的职责吗。”范金强惊道,

“我从來沒和市长这么近距离接触过,就算离开一会儿,市长派人看着岂不是更安全,当时脑子发了昏,哎。”

“接着说。”

“说实话,自从发生考題泄露之后,我也怀疑是不是我这里出现了问題,可是我总觉得,阮市长不至于做这种事儿,但自从听说阮市长被双规后,我就感觉不好,这颗心就整天提溜着,一天也不安稳。”楚泽宇连连叹气,

王宝玉也不信这种事儿,不禁插嘴道:“楚主任,这种事儿可不能乱说,阮市长为什么平白无故的來关心试卷的安保问題,要來也是分管副市长过问啊,你不会是信口乱说,转移视线,包庇别人吧。”

“我说的都是真的,那个人就是阮市长,怎么可能市长也会有假的,而且车牌也是市政府的,绝对错不了,再说了,我还跟他说了十几分钟的话,阮市长还勉励我,做好本职工作,还说我是名好干部,组织上会择优启用的。”楚泽宇道,

阮市长竟然对一个小小的学校教导主任许诺提拔,这也太离谱了,简直难以想象,想必警局的小刘沒有说起这件事儿,也是得到了阮市长某种升职的暗示,

“我就搞不懂了,你有什么了不起的,值得市长关心你。”王宝玉不屑道,

“我也不明白,可是我当着先人发誓,我一句假话也沒说,否则就让我不得好死。”楚泽宇咬牙发誓,连祖宗都搬出來了,

“跟我们回警局配合调查吧。”范金强冷冷道,果断的将楚泽宇拉上了警车,算是给他了个面子,并沒有给他戴上手铐,

回到警局后,范金强对楚泽宇进行了详细的笔录,随后立刻将这一重要情况汇报给局长严昊升,严昊升听完汇报之后,眉头紧皱,虽然阮市长被双规了,可是难保一旦查不出问題來,还会成为自己的顶头上司,

严昊升同样很是疑惑,为什么揪出点跟毒贩有关的事情來,总能扯上阮市长呢,,

“范队长,这件事儿先不上报,先查清楚再说。”严昊升郑重吩咐道,

“严局,要真正去查市政府那边的事情,我需要授权。”范金强道,

“这个应该沒问題,我马上跟政法委请示,让市委给你授权。”严昊升答应道,

就在几天之后的晚上,范金强再次找王宝玉出去喝酒,王宝玉知道,这是范金强又遇到了困惑,想要找自己谈天解闷,

几杯酒下肚之后,范金强还是跟王宝玉透漏了对考高考題泄露一事的进展,

范金强得到授权后,详细查了阮市长公车的使用情况,那天下午,阮市长确实独自开车出去了,不知道去忙些什么,而双规中的阮焕新,早已不记得那天到底做了什么,而且,精神状态极差,总是反复说自己是无辜的,再逼急了就是指天骂誓,苍天可鉴,

“难道说这件事儿有可能是阮市长干的。”王宝玉惊讶的问道,

“所有证据现在都指向他,起码阮市长有重大嫌疑。”范金强皱眉说道,

“大哥,你到现在还口口声声喊他阮市长,恐怕心里并不相信是他做的吧。”王宝玉问道,

“嗯,虽然现在的证据全都对阮市长不利,但是证据过多,反而会然人感到疑惑,也许阮市长背后真的有仇家,等他哪天真的下去了,这些不利证据也会戛然而止。”范金强说道,

“大哥说详细点,怎么证据多了反而能洗清嫌疑。”王宝玉越听越迷糊,

“兄弟你想啊,市政府的人说当天阮市长是独自开车出去的,可是楚泽宇交代,阮市长见他的时候,可是随身带着几名干部,浩浩荡荡的一大帮人,这种事儿阮市长怎么可能忘了呢,而且,楚泽宇说那几名干部他并不认识,通过他的描述,我们也沒有查到市政府有这样的人。”范金强凝重的说道,

“当时他把精力都放在阮市长身上了,他不过是一名小小的学校教导主任,不认识某些上层干部,也是很正常的,而且事情过去那么久,也不一定能记得那么清楚。”王宝玉帮忙分析道,

“这件事儿很不寻常,甚至透着诡异,阮市长为什么突然要去查看考卷安全,故意支开楚泽宇和小张得到了考卷后,又为什么让唐蔷薇将其公之于众,他这么做到底为了什么,有什么好处,他跟你和金榜培训有什么深仇大恨。”范金强的一连串问題,让王宝玉一时间也想不明白了,

“会不会阮市长跟唐蔷薇是一伙的,他真的是谷爷。”王宝玉试探着分析道,

“那先前举报阮市长的那些信又说明了什么,难道说毒贩会去举报他们的谷爷。”范金强不认同这种想法,

“欲盖弥彰啊,可能阮市长很多事情已经败露,不得不用这种方式铤而走险。”王宝玉分析道,

“难道阮市长在向大家说,我是谷爷。”范金强笑问道,

“范大哥,这可是你的工作,总问我干什么,你这绕老绕去的我脑袋都大了,你直接把结果告诉我行不行。”王宝玉不悦道,

范金强讪讪一笑,说道:“兄弟,我们这是分析案情,我还去找了你的小情人代萌秘书,她承认那天在路上遇到的就是阮市长,之前是在阮市长授意之下撒了谎,如果说楚泽宇认错了市长,市长秘书还能认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