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64 兄弟相残

1664 兄弟相残

王宝玉心里已然明白,任健就是冲着自己來的,很可能跟唐蔷薇有关系,一时间他后悔不已,到底是年轻气盛,性格浮躁,让人给抓住了辫子,肚子是不饿了,酒也喝不下去,极其郁闷的离开了会场,

还沒等到家,代萌的电话就又打进來了,王宝玉沒好气的接起來道:“呆子,大晚上的打什么电话。”

“你怎么关机啊。”代萌上來就质问,

“有事儿忙着呢,说吧,啥事儿啊。”王宝玉不悦的催促道,

“王宝玉,是我爷爷让打给你的,他说你今晚要有麻烦,反正我就是尽到告知的义务,有什么疑问你找他问。”代萌哼了一声,挂了电话,

唉,到底还是沒有躲过,王宝玉这声感谢还是晚了一步,这功夫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沒有,不知道今天晚上的行为会给自己带來怎样的影响,

回到家里,王宝玉连忙上了聊天软件,果然看到了一条唐蔷薇坏笑表情的留言:王宝玉,这回你栽大了,哈哈,

王宝玉气得真想顺着网线爬过去痛打唐蔷薇一顿,这个蛇蝎女人,屡次算计自己,而这一次,自己真的麻烦大了,

虽然阮市长被双规,但是在沒有确切证据之前,谁知道阮市长会不会翻身,而且,即便是阮市长从此下台,作为一个教育局长,不管有何借口,公开谈论一个市长的坟地问題,绝对是不应该的,传出去也会是一条爆炸性的新闻,

几乎一夜沒睡,第二天,王宝玉心神不宁的带着黑眼圈去上班,沒坐下多久,孟海潮的电话就打了进來,

“王宝玉,你是不是脑子坏了,这种事儿也能干的出來,作为一名领导干部,公开场合大搞封建迷信,还给曾经的市长看坟地,我看你是自掘死路。”孟海潮无比恼怒,一改儒雅的作风,

“孟部长,我知道错了,是不是又收到邮件了。”王宝玉死的心都有,苦笑着问道,

“不但我收到了,全体干部们都知道了这件事儿,汪书记刚才打來电话,声音大的都能掀翻房顶。”孟海潮道,

“我该咋办啊。”王宝玉这次真沒了主意,用哀求的口吻道,

“怎么办,用你算卦的那套说,只能听天由命了。”孟海潮啪的一声就挂断了电话,

王宝玉悔恨的使劲砸了几下自己的脑袋,官途不易,时刻都得注意自己的言行,稍有不慎便会全盘皆输,曾几何时,很多人都说过王宝玉不适合做官,可不知道为什么稀里糊涂的还做了那么久,官是越做越大,但心却越來越彷徨,一个农村來的初中生,能坚挺到这一步已属奇迹,如果知道昨晚的得意忘形会给自己带來祸端,王宝玉情愿看得是自己的坟地,

王宝玉拔了电话线,又关了手机,一个人闷闷的坐在办公室里,大有一种末日來临之感,中午的时候,窗外又飘起了雪花,王宝玉起身來到窗前,看着窗外的雪景,只觉得曾经走过的路,恍然如一梦,只怪王宝玉沉醉其中不愿清醒,人家说他能进中央也就信了,殊不知天下之大,人才之多,什么时候也沒有这个沒有文凭沒有涵养的农村小子的份,

这时,王宝玉才发现自己挂在那里的挡煞符,早已沒了踪影,难怪自己最近厄运连连,他连忙奔出去,找了工具,又画了一道,挂在了那里,

临时抱佛脚尚且无用,更何况一张小小的符,王宝玉刚刚心安了一会儿,范金强打不通王宝玉的电话,干脆直接上门了,

“兄弟,这回你算是帮了我大忙。”范金强兴奋的说道,

“大哥,我又帮了你什么。”王宝玉无聊的问道,

“昨晚,交警队截获了那辆奥迪,任健跑了,但是,你猜我发现了什么。”范金强满脸笑意,全然不顾愁眉苦脸的王宝玉,自顾自的说着,

“还不是跟唐蔷薇有关的东西。”王宝玉道,

“我们在车上发现了一块假车牌,车牌号正式阮市长的,而且,一条遮盖住的划痕,也能证明阮市长跟代萌说话的照片是假的。”范金强道,

“这又能说明什么,毕竟车上的人是阮市长啊。”王宝玉不解道,

“错,我根据你算得那一卦,对阮市长的情况进行了详细摸查,结果,正如你所言,阮市长确有一个孪生弟弟,跟他长得一模一样,只是多年前溺水身亡了。”范金强道,

“这不跟沒说一样嘛。”王宝玉皱眉道,

“关键是,阮市长这个溺水身亡的弟弟,却始终沒有找到尸体,至今还被挂着失踪人口呢。”范金强道,

“等等,等等,这能说明什么问題,阮市长弟弟阴魂不散。”王宝玉吃惊的问道,

“说明阮市长的弟弟尚在人世。”范金强依旧一脸兴奋,

“你是说,这一切都是阮市长的那个孪生弟弟搞得鬼,兄弟相残。”王宝玉惊得差点掉了下巴,

“这种可能非常大,我已经把有关材料提交给了上头。”范金强道,

“大哥,我昨晚做了错事儿,当着一群企业家的面搞封建迷信,又被唐蔷薇给群发邮件了。”王宝玉满脸忧色的说道,

“沒事儿,治安事件而已,政法的王书记打过电话关照过,市局这边是不会管的。”范金强满不在意的说道,

“我知道你们不会管的,可是我是一名干部,纪委那边不会放过我的。”王宝玉道,

“你不是跟纪委书记的关系也不一般嘛,兄弟,放宽心,帮着大哥继续破案。”范金强道,

“依你看,我这个行为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王宝玉满怀希望的看着范金强说道,

哈哈,心情超级好的范金强现在看待什么问題都很乐观,拍了拍王宝玉的肩膀说道:“兄弟,我算看透了,你啊就是有九条命的不死鸟,诬陷市长都沒把你搞下台,看个坟地有什么大不了的,别有心理负担,大哥全指着你呢,自打认识你,我这好运气蹭蹭的往上冒,哈哈。”

经过范金强的安慰,王宝玉心里平静了不少,范金强走了之后,他打开了手机,一堆未接來电中,却沒有夏一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