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65 不用忙了

混世小术士 1665 不用忙了 全本 吧

唉,事情还是不妙,按理说夏一达应该打电话骂自己一顿才对,一定是纪委那边不让她跟自己联系,王宝玉叹息了一阵子,只能抱着该死该活都是老天安排的想法,也不去想那么多了,

两天之后,代萌打來电话,乐呵呵的告诉王宝玉,说因为证据不足,阮市长官复原职了,这次自己终于坐稳了市长秘书的位置,

“呆子,阮市长对我的态度如何。”王宝玉连忙问道,这个消息对他而言,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阮市长精神状态还好,经历了这些大风大浪之后,倒是更显得成熟呢,哦,对了,他倒是说了一句,改天让你去好好看看他家的坟地。”代萌道,

“他真是这么说的。”王宝玉不敢相信的问道,

“嘻嘻,骗你是小狗,不跟你说了,我还要去跟阮市长端茶倒水呢,阮市长可是我现在的超级偶像。”代萌嘻嘻笑着,放了电话,心情好得不得了,

王宝玉心里盘算着,既然阮市长都不在乎,纪委那边又有自己的人,想必还能安然度过劫难,这一两天一定要登门向阮市长道歉,化干戈为玉帛,争取阮市长的支持,兴许还能保住自己的职位,嘿嘿,老子看的还是很准的,要不阮市长能让自己再去看坟地,

可是,就在第二天,王宝玉却被范金强叫到了市公安局,打碎了他最后的幻想,

“兄弟,事情不妙。”范金强冷着脸道,

“大哥,不是说我搞封建迷信的事情,市局这边不管吗。”王宝玉不解的问道,

“那是小事儿,关键是你那天吃饭时候提到了阮市长家的坟地会被动土,而今天向阳村村委会向市局报案,阮市长家的坟地,被挖了两个大洞。”范金强道,

“这跟我有个屁关系啊。”王宝玉脸立刻黑了,

“意图很明显,还是针对你而來。”范金强面色凝重的说道,

王宝玉眼前一黑,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怎么还会发生这种事儿,他稳了稳神,连忙争辩道:“大哥,我可不会闲着沒事儿去挖阮市长家的坟,我跟他沒有仇啊。”

“破坏坟地可是刑事案件,让你过來只是怀疑而已,这事儿多半还是唐蔷薇干的。”范金强道,

王宝玉擦着冷汗,配合范金强把那晚的事情讲了一遍,还强调自己当初说话就是有口无心,根本不知道真会发生挖坟这种事儿,

“兄弟,你是不是真有什么特异功能啊,真神。”范金强听得津津有味,虽然他也找王宝玉算过几次,但大都是走投无路,有个心理安慰或者提示什么的,沒想到王宝玉仅凭一张图就能看透阮市长家的私密,实在是不可思议,

“大哥,可别损我,我是栽在自己这张烂嘴上了。”王宝玉沮丧的说道,

做完了笔录,王宝玉就回去了,心中一阵惶恐不安,阮市长重新上任,就碰到了祖坟被挖的事情,难保大家不把怀疑锁定在自己的身上,案子一天不破,关于自己的谣言就一天不会停止,

唉,王宝玉使劲打了自己嘴几下,这张破嘴,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就在下午的时候,王宝玉终于接到了夏一达的电话,他连忙欣喜的说道:“小夏,你总也不跟我打电话,我这心始终悬着,还以为你不要我了呢。”

“……”一阵沉默,

“小夏,你别这样。”王宝玉心里一阵酸楚,和夏一达确立关系以來,既沒有多陪陪她,更沒有给她安全感,反而状况不断,害她替自己担心,王宝玉一狠心,说道:“小夏,也许我就是扶不上墙的的烂泥,如果你后悔了,可以……”

“唉,既然咱们都说好了明年结婚,我怎么会反悔呢。”夏一达叹了口气,声音倒也轻柔,

王宝玉心里一阵感动,连忙保证道:“小夏,我一定会体体面面的娶你,一辈子都对你好,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再也不出去胡闹。”

“是尉书记让我给你打电话的,他想见你。”夏一达似乎不为所动,很平静的说道,

“尉书记想见我,什么事儿啊。”王宝玉试探的问道,

“我也不清楚,还是你自己问吧。”夏一达情绪很低落,但还是温柔的说道:“抽空到家來吃饭吧,我妈还问你呢,说你老不常來,不像是姑爷。”

放了夏一达的电话,王宝玉说不出的难受,原以为夏一达会狮子吼的骂自己半天,结果却什么也沒发生,原以为她会和以前一样闹吵吵的要分手,哎,患难见真情,此生有这样的一个妻子足矣,

忽然,王宝玉眼皮猛跳了几下,变得心神不宁起來,尽管如此,尉书记的话还是必须要听的,他小心的开着车,來到了市委大院,

一进屋,就看见尉兴邦背手站在窗口,似乎在想着心事,王宝玉轻手轻脚的坐下來,也不敢打扰,过了好半天,尉兴邦才叹了口气,微笑着坐了下來,

“小王,什么时候回家过年啊。”尉兴邦沒來由的问道,

“还沒有打算,单位也很忙的。”王宝玉道,

“我想你不用忙了,可以好好回家过个年。”尉兴邦道,

王宝玉一下愣住了,忽然觉得心里空了,想要落泪,他嗫嚅道:“尉书记,你让我下岗。”

“是。”尉兴邦点头道,

“是因为阮市长吗。”王宝玉问道,

“也不全是,但阮市长肯定对你非常有成见。”尉兴邦道,微微笑着招呼王宝玉过來,递过來一封举报信,

虽然还是一封匿名的举报信,但这封信却是完全针对王宝玉而來的,信上说,王宝玉在做官期间,作风随意,修养低下,轻则恶语相加,重则打人致伤,且报复心极强,看不上眼的官员无不在其**威下落马,

而且王宝玉大搞封建迷信,借此收敛钱财,不仅如此,还跟黑社会有关联,贪财好色,信上列举了清源镇的侯四和平川市的徐彪跟王宝玉称兄道弟,还说王宝玉收受侯四所赠车辆手机等贵重物品,还收取黑社会的脏钱,经常出入大酒店,作风腐败,情人很多,还说他背后有产业,养父母住进了神石村高级别墅,姐姐开设幼儿园被人告发后,转而养牛,耗资惊人,最重要的一点,侯四一个专门为王宝玉设立的账户上,资金流动有上百万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