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66 虎落平川

1666 虎落平川

这封信对于王宝玉而言,无疑如同五雷轰顶,沒想到举报人对自己是如此的了解,还真是颇费了一番苦心,

王宝玉拿着这封举报信,语无伦次的说道:“尉书记,这,这……”

“肯定有假的,但是真的也不少吧。”尉兴邦直言问道,

对此王宝玉哑口无言,作为一名政府干部,不管有怎样的借口或者苦衷,王宝玉都因自己的轻狂任性种下了祸根,他双手颤抖的问道:“尉书记,如果我真有这些事儿,能判多少年啊。”

“小王,我只有小月这么一个女儿,感谢你帮助她走出了阴影,我本人一向自诩公正廉明,不徇私情,我之所以偏袒于你也并非全是因为女儿,我真心的感谢你近些年來的做为,但是一名国家干部的文化修养更为重要,应该明确知道自己代表的是谁的权力和职责,如果含糊自身利益与国家利益的区别,也许今天看不出什么,但将來陷阱重重,一次错误就可能会造成巨大损失,那将是万劫不复的终结,人都会犯错误,但一名干部要有严格自律的精神,让自己少犯错误乃至不犯错误。”尉兴邦语重心长的说道,

这些道理王宝玉何尝不懂,可是现在他心神不宁,只是傻愣愣的坐在沙发上听,尉兴邦微微叹了口气,从王宝玉的手里拿过那封举报性,撕了个粉碎,扔进了纸篓里:“小王,今天我也犯一次错误吧。”

王宝玉一愣,差点沒掉下眼泪,许久才喃喃的说道:“尉书记,我真是不知道应该如何感谢你。”

“小王,你是个好小伙子,但是个性张扬,做事草率,虽有政绩,却无口碑,并不适合做官,我虽然压下了这封举报信,但并不表示沒有第二封第三封,而且,阮市长因为坟地的事情,也是对你耿耿于怀,所以,我建议你趁着这些事事非非还沒起來的时候,主动辞职吧。”尉兴邦认真的说道,

王宝玉又是怔了半晌,不甘心的问了一句:“非这样不可吗。”

“这是最好的选择。”尉兴邦的口气不容置疑,

王宝玉的精神突然间松垮了下來,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不知道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如今他哪里还有分析问題的心情,一阵沉默之后终于点了点头,说道:“尉书记,我听您的。”

“以后还可以找小月玩,当然,我们俩儿也可以再到一起喝酒聊天。”尉兴邦道,

“嗯。”王宝玉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

“小王,年轻人经历些挫折沒有什么,这些都是人生的宝贵财富,总比错的不能回头的时候才知晓进退的强,你还年轻,以后的路很长,我相信你经历这个波折之后一定会迎來属于自己的明天。”尉兴邦安慰道,

“尉书记,谢谢你放过了我。”王宝玉对着尉兴邦深深鞠了一躬,带着无比的黯然离开了,

开车回到教育局,望着这栋大楼,王宝玉又是一阵伤感,这一切很快都要跟自己无关了,一切都像是一场梦,一路走來,历经千难万险,到头來还是沒有逃过那个预言,虎落平川,

“王局长。”

“王局长好。”

大楼里的人们并不知道王宝玉的命运已被改写,依旧满脸笑容的和这位看似前途无量的年轻局长打招呼,王宝玉则像掉了魂似的,似乎什么也听不见,

也许自己根本就不属于这里,一个农村的二流子,沒文化沒水平又沒技能,当上是教育局长,根本就是个奇迹,也许在县里的时候就已经感到吃力,但是王宝玉却不甘心,总觉得人家能做到的,自己也可以,走到今天才发现,人要做事情,首先要正视自己,究竟是吃几碗干饭的,一声长长叹息之后,坚定的回到了办公室,王宝玉开始起草辞职报告,

第二天,王宝玉拿着辞职报告,敲开了孟海潮办公室的门,令他感到非常失望的,孟海潮竟然一句挽留的话也沒有,当即表示可以考虑他的辞职请求,

三天之后,组织上匆忙免去了王宝玉教育局长一职,并且还匆忙安排了一个新的局长,王宝玉配合的办理完交接手续,将屋门钥匙连同车钥匙,一并交给了新的局长,在同事们的议论纷纷之中,他迈着无比沉重的步伐,几百米的路程却宛如几公里,黯然神伤的离开了无比熟悉的教育局,从此之后,他将是一个完完全全的普通人,

走出教育局的大门,双手空空的王宝玉突然迷失了方向,空手而來,空手而归,除了满心的疲惫,生活究竟给了自己什么,

王宝玉沒有心思抽烟喝酒,也沒有心思找谁倾诉发泄,这头东风村來的莽撞小伙子终于在暗潮浮动的平川市,尝到了心酸的滋味,

毫无目的的一直走着,最后來到了一个休闲公园,也许这里可以暂时避开城市的喧闹,让这个年轻人好好的平复下沮丧的心情,

“上帝在乎的是你的什么啊,是一颗心啊,哪怕是几个小钱都是你的心意。”旁边石凳上一个抱着厚厚经典朗诵的年轻人对着另外一个中年人热情洋溢的说道,

又是要钱的,是不是邪教分子,想到这里王宝玉随即苦笑了,以后就是个平头老百姓了,这些大事儿不是自己关心的,王宝玉起身,步伐沉重的又换了个地方,

“我不管你心里怎么想的,但是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就是互相关心,你如果对我不好,我能感受的到,就会直接告诉你,我这个人就是这么单纯。”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孩挺着腰板对另外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一本正经的说道,

单纯,明眼人一看这个女孩就是个鬼机灵,真不知道这个老男人心里咋想的,两人关系肯定不正常吧,可是不正常关系的人群很多,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假如王宝玉揭穿他们的谎言,世人之多,又能揭穿几个呢,

王宝玉受不了这种赤-裸裸的虚情假意,又缓缓起身了,可是城市的土地如此金贵,小小的公园已然走到了尽头,比不得东风村,那里有翻不过的山脉,吼不尽的情歌,

欲知王宝玉命运如何,敬请继续关注第五卷《术士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