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69 质朴百姓

1669 质朴百姓

手机明显安静了好多,官员们心里都清楚,王宝玉年纪轻轻又前途似锦,突然辞职,一定有猫腻,虽然个别看好王宝玉的说他是急流勇退,但多半还都猜到是因为得罪了阮市长,匆忙使出了金蝉脱壳之计,所以,谁也不想这功夫跟王宝玉联系,生怕跟他惹上麻烦,再说了,王宝玉是一介草民,联系也沒有用,

就在王宝玉感叹世态炎凉的时候,代萌來电话了,王宝玉客气道:“代秘书,有啥吩咐小民的。//”

“王宝玉,你其实是个傻蛋,阮市长又沒记恨你,干嘛这么快就辞职啊。”代萌不满的说道,

“他记恨我也不会跟你说啊,你才是笨蛋呢。”王宝玉说道,还是觉得跟代萌一起说话比较轻松,

“我这是什么命啊,本以为三婚能嫁个局长,结果,却要嫁给一个无业游民。”代萌叹气道,

“别看你是市长秘书,我这个老百姓也不一定娶你。”王宝玉不悦道,

“咱们是命中注定的,王宝玉,打车过來接我,我爷爷要请你吃饭呢。”代萌道,

王宝玉爽快的答应了,再从家里这样闷下去,肯定要被憋疯的,他立刻下楼,开车直奔市政府而去,

沒过多久,代萌就挎着鼓鼓的小包出來了,哼,肯定里面装满了发的卫生纸啊,香皂之类,这个傻丫头到什么时候也改不了占小便宜的毛病,

只见代萌不停的东张西望,而且眼睛专门盯在出租车上,王宝玉嘿嘿一笑,猛然开车停在她的前面,吓得代萌向后跳了一下,然后狠狠的瞪了一眼,小声嘟囔了一句,多半是仇富的话,

王宝玉将头探出车窗,嘿嘿笑道:“呆子,哥哥在这里呢。”

“哇塞,王宝玉,开这么好的车啊。”代萌惊呼了一句,完全沒有想到王宝玉竟然这么风光的來接自己,她立刻冲进了车里,左摸摸右看看,不停的夸赞,

王宝玉洋洋自得发动车子,心里暗道:小样,以为老子不当官就落魄了,指定活的比以前还要好,

“王宝玉,我都忘了,你还是官二代富二代,嘿嘿,嫁给你也不错。”代萌想起了什么,高兴的说道,

“别想歪了,我才不会要刘玉玲的东西呢,这车是一个朋友送的。”王宝玉解释道,

“啊,出手这么阔绰啊,他结婚了沒有啊。”代萌惊呼道,

“沒有,但你也沒机会。”王宝玉讨厌她这幅花痴的模样,不禁鄙夷道,

“切,本姑娘好歹也是市长秘书,一般人想娶也沒机会。”代萌恼道,

“知道你的身份就好,好好干几年,说不准也能下放个局长当当,到时候你就有很多机会可以受贿了。”王宝玉道,

“我还是喜欢跟着阮市长。”代萌道,

“对了,阮市长最近怎么样。”王宝玉打听道,

“情绪好像不高,昨天我陪他回去扫墓,偷听他嘟嘟囔囔的说,好像是对不起父母一类的话。”代萌沒隐瞒的说道,

“唉,祖坟被挖了,当然是对不起父母的在天之灵。”王宝玉叹了一口气,

“他好像说的不是这个意思,说什么沒办法照顾弟弟之类的,我也沒太听清楚。”代萌费劲的思索道,

王宝玉稍稍一愣,随后理解了阮市长的心思,这么多针对他的事情,无一例外的不是利用了那个跟他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当然,这个人很可能就是他的亲弟弟,

如此看來,当初那个失踪多年的双胞胎弟弟尚在人世,这让阮焕新感到非常的惊喜,然而想到弟弟可能被人利用,反过來无情的伤害哥哥,任凭是谁,也难以接受这个打击,只是让阮焕新更放心不下的是,自己这个被人利用的弟弟是否过得好,有沒有受到威胁,阮焕新虽然是市长,但他也是人,心中纠结黯然神伤自是难免,

來到代萌的家里,已然准备好了饭菜,代亮笑嘻嘻的说道:“孙姑爷,无官一身轻,恭喜你了。”

靠,王宝玉心里暗骂了一句,却开玩笑道:“代大师,啥时候帮我破解一下,让我官复原职啊。”

“当官有什么好的,一会儿我还有事儿跟你商量呢。”代亮摆手道,口气却很认真,

“你的意思是我这辈子都沒有官运了。”王宝玉有些失望的问道,

“到时候就是给你官,你肯定也不要。”代亮笃信的说道,

王宝玉听得迷迷糊糊,说实话要是阮市长真的给自己打电话,要求他官复原职,王宝玉肯定立刻向单位报道去,怎么可能还给了不要,

王宝玉还沒有來及细问,就听代萌的父亲代维招呼道:“宝玉,快來喝几杯,老百姓不也要过年嘛。”

王宝玉觉得这句话很有道理,不管地位尊卑,都要遵循自然人文的规律,王侯将相和普通草民,都是过年,都会随着岁月的流逝,渐渐老去,

“叔叔,感谢你们能邀请我來。”王宝玉真诚的倒了一杯啤酒,敬代维,

“当不当官,在我们心里,你都是个好小伙子,小萌有福气。”代维道,旁边的代萌母亲也跟着点头,

代萌的奶奶却有些担忧,不禁问道:“那还是得出去找点活才行,沒有工作怎么挣钱啊。”

代维很尴尬的打住母亲的话,说道:“妈,你都不知道现在年轻人头脑多活泛,赚钱都是小事情。”

“是啊,我听说人家一个大学生毕业后有工作也沒去上,结果跑大街卖臭豆腐,一个月赚好几千呢。”代萌母亲也替王宝玉打圆场,

这些善意的安慰王宝玉不是听不出來,觉得心里暖洋洋的,老百姓就是好,沒那么势利,不像是组织部长孟海潮,为了保全他的官位,对自己辞职不但不挽留,事后连个安慰的电话都沒有,真是让人寒透了心,

“都不是外人,以后闲了就到家里吃饭,好孬都是现成的,外面那饭吃多了伤胃。”代维发出热情而亲昵的邀请,

“爸,我还沒说要嫁给他呢。”代萌红着脸道,

“你都多大了,该考虑这事儿了。”代萌母亲轻声道,

“不急,三婚才成呢。”代亮摆手打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