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70 一加一大于二

1670 一加一大于二

“他爷爷,可不能让小萌嫁三次,多丢人啊。”代萌母亲道,

“嘿嘿,命中注定的事情,谁能改得了啊。”代亮不以为然,脸皮很厚,

“代大师,多谢你几次提醒,只是我命中注定该遭受这些劫难,无缘躲过。”王宝玉又举杯敬代亮,别说,他现在越发佩服这个老骗子的本事儿了,

代亮干了一杯,嘿嘿笑着又说出了那句经典台词:“我就是随便一说,别当真。”

满桌子的人都跟着笑了起來,王宝玉皱着眉问道:“代大师,你找我來有啥事儿啊。”

“孙姑爷,你现在也啥事儿沒有,我觉得咱们可以联合起來一起做点儿事儿。”代亮认真道,

“干啥啊,小投资我还能差不多。”王宝玉信以为真的问道,

“投啥资啊,我年纪大了,别的买卖也干不了,所以,我觉得你也有基础,咱们可以联合起來,一起去算卦看相,说不准一加一大于二,收入会更多。”代亮道,

晕,王宝玉汗了一个,摇头如拨浪鼓,道:“不行,这事儿我干不來。”

“王宝玉, 你以前不是说过吗,吃不上饭的时候就跟我爷爷混。”代萌倒是不挑拣男朋友的工作环境,竟然向着爷爷说话,

“谁说我吃不上饭了。”王宝玉小声说道,额头的汗冒了出來,习惯了到哪里都有人尊敬,如今要去摆摊算卦,这落差也太大了吧,但也不好打击代亮的积极性,只得干笑道:“小时候确实在家父那里学了点占卜的知识,但是常年不学习,出门肯定露馅。”

“不用你算。”代亮立刻说道,正当大家都疑惑之时,接着又说道:“其实很容易,我摆摊,你就过來装模作样的求卦,然后就夸准,赚钱咱们平半分,虽然我出力多些,说到底咱们不也是一家人嘛。”代亮很大度的说道,

什么,这个老东西,竟然拿老子当托,多亏他想得出來,王宝玉当然不会答应,这也太离谱了,老子好歹也是,唉,老子就是一个无业游民,但是无业游民也有尊严,不成,

见王宝玉不肯答应,代亮也不恼,反而说道:“过了这村沒这店,你啊,不懂得抓住机会。”

“嘿嘿,如果你需要投资,多了不敢说,三头五万的一定支持。”王宝玉爽快的说道,其实就是说给代萌家里人听的,别看老子沒工作,手头还有些积蓄,

“咱爷俩是注定的缘分,到时候再说吧。”代亮又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跟你混还不如跟徐彪混呢,平川市多大的地儿,老子上街算卦或者当托,让人看见了,老脸往哪里搁,亏你也敢想,王宝玉心里这么想,却笑呵呵的感谢代亮想着自己,说实话,自己该干点什么,他到现在也沒想好,

这顿饭总体來说,吃得很愉悦,可能觉得跟王宝玉同样是老百姓,代维也一改老实沉闷的样子,酒喝高兴了,打开了话匣子,天南海北的讲了起來,只是水平实在有限,硬是把秦琼说成汉朝的,还把伦敦说成了市里的一个公厕,搞的代萌一个劲儿跟她爸挤眼睛,

吃了顿饭,业务也沒谈成,王宝玉还是很开心的告别代萌的家人,回家睡觉去了,

可是,高兴劲还沒过,又有一件事儿让他开始神情紧张起來,唐蔷薇再次在网上留言,除了一个恼怒的表情符,只有五个字:神石村别墅,

王宝玉眼睛里冒火,他当然明白唐蔷薇的意思,这是赤-裸裸的威胁,而且是拿着家人威胁他,

王宝玉回复道:唐蔷薇,你要是有种就冲着我來,如果你敢动我家人一根毫毛,老子就是死也不会放过你的,

不顾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多,王宝玉还是打电话给家里,是钱美凤接的,钱美凤沒好气的说道:“宝玉,行啊,真有志气,过年都不回家。”

“你少废话,告诉家里人沒事儿别乱跑,最好别出门。”王宝玉不高兴的说道,

“啥意思。”钱美凤不解的问道,

“按我说得做就行,尤其是多多,一定看好了。”王宝玉叮嘱道,

只听电话那头干爹问道:“美凤,宝玉说啥啊。”

“他说不让家里人乱跑,最好别出门。”钱美凤喊了一句,

“我來接电话。”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王宝玉听出來,是王一夫,

“宝玉,为什么这么说啊。”王一夫敏感的问道,

如果换做以前,王宝玉肯定会直接挂了电话,可是事情紧急,他只好耐着性子说道:“王书记,我在网上收到了毒贩子的留言,他们可能要对神石村别墅下手。”

“他们也太嚣张了,你不用担心,我会派人來保护这里的。”王一夫道,

王宝玉当然相信王一夫有这个能耐,终于放下心來,不情愿的说了一声谢谢,这才放了电话,

干部违纪王一夫管不着,但是违法犯罪却在他的权力范围,他随后打了几个电话,很快,神石村的附近就多了若干个便衣警察,这些人怕是连年都过不成了,

除夕夜终于來临了,零星的又飘起了雪花,淘气的孩子们都在楼下欢呼着跑來跑去,不时点个炮仗,继而哈哈大笑,

王宝玉一个人呆在家里,无聊的看着春节晚会,举国欢庆,家家团聚,而自己却要如此的孤单,他隐隐有些后悔,应该回家过年,做人不应该一切只是为了要面子, 到头來,受罪的还是自己,

对啊,自己可以回家啊,本來就是农村出來的,再回农村又怎样,实在不行就跟美凤养牛,不挣钱沒关系,能保住颜面就行,假如有朋友问起自己的工作,还可以说是在搞畜牧业,嘿嘿,听起來挺牛,总比无业游民强的多,

就在王宝玉形单影只百无聊赖之时,突然,传來的敲门声,大过年的,谁会來啊,该不是走错门的吧,或者是坏人,

王宝玉立刻提高了警惕,轻手轻脚走到屋门口,刚把耳朵贴在门上,接着又是一阵山响的敲门声,震得王宝玉几乎都要叫出声來,于是沒好气的问道:“谁啊。”

“我,赶紧开门。”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