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72 总这样

1672 总这样

“五,四,三,二,一。”电视上的主持人倒数着秒,新年的钟声敲响了,与此同时,王宝玉也**的搂紧了钱美凤,与她融合为一体,

窗外的鞭炮声此起彼伏,新年的气氛火热,屋内的沙发上,王宝玉和钱美凤也是爱意无限,互相宣泄着自己压抑许久的感情和情绪,两人颠來倒去的酣战了一个小时,直到鞭炮声沒了,才大汗淋漓的收兵,

“美凤,我们为啥总是这样。”完事后,王宝玉又开始后悔起來,

“你怕什么,我又沒粘着你。”钱美凤满不在乎的说道,起身穿上睡衣,也许夜里开车疲惫,一沾枕头便发出了轻微的鼾声,

王宝玉倒在沙发上,一阵的怅然若失,说起來,美凤始终对自己很好,既像是姐姐,又像是恋人,只是,自己为什么就不能接受她呢,

唉,说到底还是美凤不能坚持,要不是她执意嫁给杨纬,还有了多多,自己说不准早就心软娶了她,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王宝玉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时候,钱美凤却已经走了,还给他留了个纸条,上面写着:宝玉,养殖场离不开人,我先走了,笔记本我拿走了,记住啊,是我和你一起过年的,

四下寻找,王宝玉果然发现自己的笔记本电脑不见了,美凤倒是上进,肯定是用來学习电脑技术,然后发展养牛事业,就冲这股劲头,说不定以后还真能发达,

嘿嘿,赚钱好啊,家里有钱,自己也不愁花的,王宝玉不只激动还非常感动,因为他又发现桌子上多了两万块钱,肯定是美凤留下的,

钱美凤的到來,冲淡了王宝玉新年的落寞,上午,他的电话还是此起彼伏的响了起來,都是拜年的电话,有家里打來的,多多在电话里甜甜的问舅舅过年好,还问妈妈在吗,

王宝玉心里洋溢着幸福感,哄着多多说,以后会常回去看她,多多则又说了两个字,瞎说,

大多是朋友打來的电话,可惜一个官员也沒有,夏一达邀请他去家里过年,被王宝玉拒绝了,孟海潮应该在那里,觉得自己跟他无话可说,想必孟海潮也不会同意将夏一达嫁给自己了,

“宝玉,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暂时的挫折就能让你变得自卑。”夏一达不满的问道,

“我自卑,真是笑话,我主要是怕你们家人敏感。”王宝玉不顾夏一达的心情挂了电话,其实心里也挺不舒坦,夏一达何其心高气傲,在自己一无所有的时候还能信守以往的承诺实属不易,但是王宝玉却隐约感觉到,夏一达现在对自己的好有些勉强,并非是势力,而是王宝玉现在才看清楚,两个人其实根本走不到一起去,

以前夏一达喜欢自己,可以说是感情,甚至说是爱情也合适,但和婚姻无关,夏一达需要的不是一个爱人,而是一个男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这点,王宝玉永远做不到,

侯四还是打來了电话,一通的寒暄,安慰王宝玉不要介意丢了官,还说了一句大理论,是金子总是要发光的,

现在的王宝玉变得有些敏感,他总觉得侯四说话有点幸灾乐祸的味道,当然,也可能是误解,他满是自信的说,四哥放心,兄弟是匹狼不是狗,狗行千里依旧吃屎,而狼行万里还是吃肉,

侯四觉得有点无趣,讪讪的放了电话,随即,他又接到了小月的电话,

“宝玉,听说你沒回家,一会儿來家里玩吧。”小月道,

“这不太好吧,大过年的打扰。”王宝玉推辞道,

“这有什么,过來吧,反正家里就我和我爸俩儿,也挺沒意思的。”小月着急的说道,接着又补充了一句:“我爸也说让你过來。”

反正在家也是一个人,王宝玉还是答应了,虽然尉兴邦已经管不着自己,但是他邦能够不深入追查,也算是欠了他一个大大的人情,一直都沒有正式道谢,不如借着拜年机会去一趟,

想了想,王宝玉还是沒开那辆奔驰,寻芳园都是市里的大领导在那里住,还是不招摇的好,他打上一辆出租,直奔寻芳园而去,

刚到寻芳园的门口,就看见一辆奥迪驶了出來,好熟悉的车型,这不是,正想着,车就在王宝玉的跟前停了,一个儒雅的男人从车窗探出头來,正是市长阮焕新,他冲着王宝玉微微笑道:“小王,新年好啊。”

“阮市长,新年好,您要出门啊。”王宝玉连忙打招呼,

“去给几位老领导拜年,小王,沒想到你会辞职,是不是工作中遇到了什么困难。”阮焕新道,

“沒有,沒有,我只是觉得水平有限,觉得还是倒出岗位來,给有能力的人更好。”王宝玉言不由衷道,当然他觉得阮焕新也是明知故问,

“我尊重你的选择,但是如果你有兴趣去事业单位,我兴许可以帮忙。”阮焕新道,

王宝玉连忙拱手感谢,人家可是堂堂市长,且不论此话是真是假,这么说算是给了自己足够的面子,而自己除了给他添麻烦,啥也沒做过,还是尉书记想得对,让自己主动辞职,最后是皆大欢喜,起码见面不是仇家,

“小王,那我先走一步了。”阮焕新说着车子便缓缓发动了,他关窗之前突然说道:“如果有一天你见到了跟我长得一样的人,先保住他一条命。”

“我明白。”王宝玉赶忙道,其实他还是不太明白,纵然自己碰到了阮焕新的那个孪生弟弟,一个普通人,又能做些什么,

阮焕新快速的开车走了,王宝玉怔怔了半晌,迈步就往里走,走出去很远,才发觉不对劲,门口的警卫竟然沒有阻拦自己,

王宝玉又一想也释然了,能够跟市长说半天的话的岂是危险人,警卫当然不会自找麻烦,只当成沒看见,

來到尉兴邦的家里,只见他正在沙发上悠闲的喝茶,看见王宝玉,尉兴邦微微露出笑容,招呼王宝玉坐在他的身边,语气和蔼的问道:“小王,不当官了,是不是有点不适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