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73 今夜无眠

1673 今夜无眠

王宝玉点了点头,笑道:“从公仆升格为主人,是有点不习惯。”

尉兴邦呵呵笑了起來,赞道:“人活着其实就是心态,小王,见你能看得开,我就放心了。”

“尉书记,其实我这段时间也想了许多,自己沒文凭沒水平沒能力,做事儿有有些激进,还是做个普通人更好。”王宝玉坦诚道,话虽这么说,心里还是酸溜溜的,不当官就沒了吆五喝六的资本,作为一个老百姓,还不是要看着官员们的脸色行事,以后再去任何一个机关单位,都得让门卫拦下签字,

“你在工作有热情,这一点大家都明白,只是缺少一些大局观。”尉兴邦道,

王宝玉听着这话耳熟,想想组织部长孟海潮也这么说过,大概在别人眼里,自己就是一个特立独行,不合群的人物,

小月将做好的饭菜一一端上來,听到了两个人的谈话,很不满的嘟囔道:“一见面就谈工作上的事儿,过年了,说点乐呵的。”

“我的乖女儿长大懂事了,就是最乐呵的事情。”尉兴邦慈爱的笑道,看來现在的父女关系十分融洽,

“这算什么呀,爸,你真是老封建。”小月嘟囔道,

“呵呵,那我们听你的,乖女儿说什么才好玩啊。”

“不如咱们喝酒猜拳。”小月道,

尉兴邦是个严谨的官员,平时很少出席酒场,他为难的说道:“这个,爸爸也不会啊。”

“不会可以学嘛,很简单的。”小月道,

“好,就依乖女儿一次。”尉兴邦答应道,

三个人就守在茶几前,一边喝酒一边猜拳,五魁首、六个六、八匹马,随着吆喝声起來,尉兴邦难得表现的很随性,倒也玩得很开心,不过,他这方面的水平实在很差,沒过多久,就喝了数杯,露出些许的醉意,

“女儿真是越來越漂亮了。”尉兴邦看着小月道,

“像我那倒霉催的妈,还是倒霉催的后妈。”小月恶习毕露,说话又带了点火药味,

尉兴邦尴尬的笑了声,说道:“我当然希望女儿能有自己的特色,这才是做为父母最想看到的。”

高,说话水平实在是高,如今的小月确实漂亮了很多,也稳重了不少,淡淡的装扮给人一种邻家小妹的感觉,王宝玉也附和道:“小月原本就很漂亮,如今又学了化妆专业,以后一定会有出息的。”

“小王,真得谢谢你如此照顾小月,这一年來,小月有了很大的变化,可笑我整天对别人说教,然而在教育子女的问題上,还是一窍不通。”尉兴邦眼睛红红的看着王宝玉,由衷的说道,

“尉书记,您过奖了,其实要谢的人是你,要不是你高抬贵手,我……”王宝玉道,

“这件事儿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提。”尉兴邦提醒道,王宝玉连忙闭了嘴,放了自己,大概是尉兴邦唯一做过违背原则的事情,他可不想王宝玉张扬,

“小王,以前你是干部,我让你少接触企业家,如今不同了,你要多接触企业家,做些对社会有贡献的事情,相反,干部们倒是少接触的好。”尉兴邦又把话題扯到了工作上,

“企业家都是有钱人,我现在对他们來说,一点利用价值都沒有,谁扯我啊。”王宝玉直言道,

“呵呵,不能讲,对于你的社交能力,我还是持肯定态度的,其实你自身就具备很多企业家的优良品行,我甚至在想,如果你成为了一名企业家,将会给一方经济带來很大改观。”尉兴邦由衷的说道,

那是,别说是企业家,老子在东风还不是带动全村摆脱贫困,只要给点前期投入,老子能让你们赚翻天,都去问问,凡是和老子合作过的企业家,哪个沒赚钱,操,别人赚的满盆满罐,自己倒是家底见空,真他娘的不公平,

王宝玉在心里使劲发了一通牢骚,嘴上说道:“说实话,自从我辞职后,您还是我接触的第一个大领导呢,以后想接触别人都难。”

“不是那样,随着你的进步和发展,还是会接触领导干部的,以我这些年的工作经验,许多领导干部,其实比企业家更沒有原则,更加脆弱。”尉兴邦道,

是吗,王宝玉似懂非懂的点着头,不明白尉兴邦为什么跟自己说这些,小月却不满的插嘴道:“爸,怎么又谈工作啊。”

“好,不说了。”尉兴邦摆了摆手,满脸慈爱的靠在沙发上,酒喝得多,眼睛开始迷离起來,

“酒量可真差劲。”小月嘟囔了一句,看天色不早,对王宝玉道:“宝玉,咱们出去跳舞吧。”

王宝玉可不敢不经允许就带小月出入这种地方,他用眼神示意小月,这事儿必须要尉书记点头才行,

“爸,我跟宝玉出去玩。”小月过去摇醒了已经闭眼休息的尉兴邦,急急的说道,

“好,有小王在,爸放心。”尉兴邦微微睁开眼睛,点头道,还指了指茶几下面,正是一把车钥匙,

小月摸过车钥匙,欢快的宛如出笼的小鸟,拉着王宝玉就往外跑,沙发上的尉兴邦发出了一声微微的叹息,很显然,如果不是小月身体有病,他真的想让自己的女儿,嫁给这个小伙子,这个急躁张狂的小伙子,内心深处总有可贵的正义感,而且有头脑,心眼儿不坏,如果女儿跟了他,应该非常幸福,哎,

开着书记的车,身边坐着书记的独生女儿,让王宝玉的自信心大增,夜色降临,在小月的提议下,两个人來到一家名叫“今夜无眠”的歌舞厅,

虽然是大年初一,歌舞厅内依旧是人满为患,足见部分人心灵的空虚,舞池周围不乏西装笔挺挎着小秘的老板和花色杂毛的小混混,还有些穿着妖艳**透骨的女人,

王宝玉和小月找了个离舞池不远的地方坐下,要了两瓶啤酒和果盘瓜子爆米花之类,一边喝酒聊天,一边感受着舞池里火热的气氛,

“宝玉,谢谢你今天能來家里。”小月突然说道,

王宝玉一愣,笑道:“我一个无业游民能到纪委书记家做客,荣幸之至啊。”

“还嘴硬,其实我知道是我爸让你辞职的,真对不起啊。”小月一脸歉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