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74 反攻

1674 反攻

“别这么说,这是尉书记照顾我,说起來我还要感谢他。”王宝玉发自内心的说道,

“哼,男人都是伪君子,包括你,其实我和爸冷战好几天了,今天才算是刚刚和好。”小月并不相信王宝玉的话,在她的眼里,老爸尉兴邦就应该不惜一切的保住王宝玉的官职才对,毕竟王宝玉是她为数不多的好朋友,

“小月,我沒有骗你,尉书记对我有恩,说多了你也不懂,反正我很感激他,以后也不要和你爸吵架,经历这件事儿后我才知道,你在他心里非常重要。”王宝玉劝慰道,虽然放过王宝玉有诸多因素,但对于尉兴邦而言,女儿才是最关键的一点,

“宝玉,以后有什么打算。”小月关切的问道,

“暂时还沒有,走一步算一步吧。”提到这个话題,王宝玉心里就堵得慌,大有一种前路茫茫之感,

“我爸是个清官,虽然福利待遇不错,家里用不着花钱,但是为了我这个病,基本沒剩下多少。”小月黯然的说道,

“呵呵,小月,可别这么说,其实我还沒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起码吃饭不成问題,真的很谢谢你说出这些话來。”王宝玉真诚的说道,

“那当然了,无论什么时候我都会支持你,不像那个王琳琳,平日哥哥叫得挺亲,你辞职后她照旧每天笑呵呵的,一点都不担心你。”小月哼声道,

王宝玉哑然,王琳琳可是自己的亲妹妹,如果说她沒有表现出过激的情绪,肯定是因为自己妈妈有钱,大不了投资做生意,当然,王宝玉是不会接受刘玉玲的任何施舍,

但是这个秘密王宝玉不想点破,随口说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沒什么了不起的。”

“嘿嘿,跟妹妹也不亲了,你都不知道,王琳琳现在和那个穷小子好像真的好上了,不过他俩站一起真是不般配,那小子一身穷酸,一年到头就一条裤子,哈哈,冬天看着瘦,夏天看着肥,那袖口磨得都翻边,而且又干又瘦,跟个打枣杆子似的,王琳琳这朵校花看來是要插在牛粪干上啦,你说王琳琳是不是有点重口味啊。”小月坏笑道,女孩子的小心思暴露无遗,她巴不得王宝玉跟王琳琳闹僵,当然,如果她知道两人是亲兄妹,就不会这么想了,

“小月,别胡思乱想,我跟琳琳就是兄妹。”王宝玉提醒道,

舞厅里换了一曲激烈的舞曲,小月忍不住要去跳舞,王宝玉沒心情也不想跳,怕踩了别人的脚,小月犟不过他,只好一个人进了舞池,

灯红酒绿之下,王宝玉莫名的一阵阵黯然,一种说不清的思绪在心头漫延,感觉很孤单,唉,过去的日子将一去不复返,自己必须要放下那些,才能迎來新的生活,

“小帅哥,跳舞啊。”一个嗲嗲的声音传來,一名身穿大红色裙子的妖艳女人出现在跟身边,

女人涂着大红嘴唇,脸上盖着厚厚的脂粉,一双杏眼含春,手里夹着一支女士香烟,双臂有意无意的挤着胸前那条事业线,一看就是那种靠卖肉为生的女人,王宝玉对她很是不屑,不耐烦的摆手道:“不去,沒看老子正烦着呢。”

“嘻嘻,抽支烟,解心烦,交个朋友。”女人又拿出一支香烟,放到王宝玉的桌子上,嘻嘻狼笑着飘然而去,王宝玉还发现,这个女人不仅勾搭王宝玉,还去很多单身男人那里卖骚,都会递上一根烟,

这种女人不赚客官的钱就是仗义,竟然还莫名其妙的给支烟,这让王宝玉反而谨慎了起來,他拿着那支烟在鼻子上闻了闻,沒有太多异常,但是掰开來,立刻嗅到了熟悉的味道,而且味道很浓烈,不对,这烟里肯定有毒品,

琢磨了一下,王宝玉也大致明白了这个女人的做法,当无耻的男人抽了这支烟后,就有可能产生毒瘾,然后,就会向她买毒品,成为一个瘾君子,当然最不济的也会刺激神经,欲望更加饥渴,两人房间一开,要几百就得给几百,

果不其然,王宝玉看见那个妖艳女人,就在不远处的坐着,晃荡着腿,看似无意的不停偷眼看着发过烟的男士们,大概等着他们上钩,

该不该告诉范金强呢,王宝玉犹豫的想着,最后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这些妓-女,肯定只是最下线的虾兵蟹将,只是负责卖毒品赚点小钱,即便是抓到了他们,也不会影响到谷爷和唐蔷薇等人,

想起唐蔷薇,王宝玉就恨得牙根痒痒,这个自负阴险的女人,老子一定要让她自食恶果,这时,王宝玉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大胆的念头,与其总是被动挨打,不如主动出击,接近这个女人,顺藤摸瓜,说不准就能把这些毒贩们一网打尽,自己也再无后顾之忧,

想到这里,王宝玉点上了还剩下半根的香烟,大模大样的吸了起來,当然,这只是做样子而已,烟雾并沒有吸入肺里,只是在嘴里过了过,就全部吐到了远处,

妖艳女人看见王宝玉开始抽烟,难掩脸上的喜色,就在他完之后,她立刻主动的凑了过來,满脸荡笑的问道:“小帅哥,我的烟是不是很好抽啊。”

“味道是不错,很贵吧。”王宝玉装作感兴趣的问道,

“一看您就是有钱人,也不贵,一千块一支。”妖艳女人道,

“一千,里面都是金丝的啊。”王宝玉道,

“不是金丝的,却是加料的,您是行家,还用我明说吗。”女人神秘的一笑,

“那也太贵,先來两支,嘿嘿,刚才那支可是你主动送我的,不能算。”王宝玉脸上带着狡黠的笑意,

“沒问題,就冲您这大方劲儿,以后一定会发大财。”女人惊喜的恭维道,大年初一开张大吉,女人难言兴奋,

王宝玉忍住肉疼从包里点了两千,买下了两支烟,娘的,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唐蔷薇不是喜欢玩游戏吗,老子就让你看看,咱俩究竟谁是老鼠,谁才是猫,

女人双眼冒光的指头蘸着口水快速把钱数了一遍,美滋滋的放包里,果然,为了联络住这个客户,自报家门,说她叫珠珠,珍珠的珠,欢迎小帅哥下次还來找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