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75 有的是时间

1675 有的是时间

“过夜多少钱啊。”王宝玉坏笑问道,

“本姑娘可不随便接客。”珠珠咯咯笑道,

“扯淡,报个价吧,老子对你有兴趣。”王宝玉一幅流氓的姿态,伸手拍了拍她的丰臀,

“您这么大方,打个五折,两支烟钱。”珠珠道,

操,以为老子是白痴,你这种货色,给三百都是多的,王宝玉不满道:“不行,最多五百。”

“再给加点,过夜算是赠送。”珠珠看似爽快的说道,

“一支烟钱。”王宝玉伸出一根手指头,

“呵呵,一千就一千,让你乐翻天。”珠珠爽快道,

“今天老子喝多了,小弟弟睡着了,改天來找你。”王宝玉道,

“随时恭候,服务一流。”珠珠满脸笑意,扭着水蛇腰,又去别的桌推销毒烟了,

王宝玉之所以今晚不约她,一是考虑小月在场,再就是,他还是想通过某种方法,真正获得珠珠的信任,进而了解到她的上线,

反正老子现在有的是时间,你唐蔷薇还得忙着卖毒品管理毒贩们呢,娘的,下岗原來也有优势啊,

虽然跟风尘女珠珠交易着毒烟,王宝玉的眼睛却一直在看着舞池,生怕小月再惹出麻烦來,上学后的小月,真的稳当了很多,只顾着自己尽情的跳舞,遇到干扰的醉汉,竟然懂得躲开,

见到这个情形,王宝玉终于放下心來,心里盘算着下次如何赢得珠珠发自内心的好感,他想到了一个好主意,不禁嘿嘿的笑了起來,

“滚一边去,老娘不喜欢你。”突然,耳边传來了小月的咒骂声,只见小月正气哼哼的往这边走,一个二十出头剃着板寸的男孩子,身穿价值不菲的尼克服,就跟在小月的后面,拉拉扯扯,一幅死缠烂打的架势,

“小月,别这样,我可是真心的喜欢你。”男孩道,听起來言辞倒也恳切,

王宝玉本來想起身拦住那个男孩子,一听男孩子喊出小月的名字,就猜到他们认识,便耐着性子沒有站起來,眼睛却在观察着二人的举动,

“别烦我,小心老娘揍你。”小月举着拳头瞪着眼睛道,

“嘿嘿,如果打两下你能接受我,我也认了。”男孩子倒也能坚持,笑着把脸凑了过來,

小月到底沒打他,气鼓鼓的骂道:“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啊,,滚一边去,别影响老娘心情。”

“小月,也就你能骂我两声,不过我听着乐呵。”男孩无奈的笑了下,接着又问道:“那你总得给我个明白话,你到底哪里不喜欢我啊,我可以改。”

小月哼了一声,沒搭理他,男孩厚着脸皮又凑过來,说道:“嫌我胖还是瘦,高还是矮啊,只要你高兴,我去动手术都沒问題。”

“行了,烦不烦啊。”小月皱着眉头停下舞动,忍着怒火说道:“我不喜欢和小弟打交道,你太幼稚。”

男孩一愣,随即乐了,说道:“原來你不喜欢我的年龄啊,你想要多大的,我让我爸改户口就是,改成25行不行。”

我看你就是个二百五,小月狠狠骂了一句,气鼓鼓的來到王宝玉对面坐下,那个男孩子也跟了过來,一看见王宝玉,顿时脸色就变了,

“原來你找了这个混蛋当男朋友。”男孩子愤愤的说道,

“操,你才是混蛋呢。”沒等王宝玉恼火的开口,小月就抢先骂道,

“他现在啥也不是了,本少爷哪儿点儿比不上他,身高个头还是长相,实话告诉你,本少爷毕业就能进机关。”男孩不甘的说道,

“进机关有个屁用,当了官肯定也是个贪官,老娘才不稀罕。”小月不屑的说道,

我,男孩夸张的指着自己的鼻子大笑了起來,然后又指着王宝玉,讽刺道:“小月,这种人才是真正的贪官呢,你大概还不知道他为什么让人给撸下來的吧。”

“你认识我。”王宝玉压着火,不解的问道,

“扒了皮都认识你的骨头,坏了本少爷的好事儿。”男孩冲着王宝玉恼羞道,

王宝玉觉得自己好歹也是当过教育局长,认识自己的人不少,但是,男孩说坏了他的好事儿,他却不记得,追问道:“我坏了你什么好事儿,小月是我的朋友,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宝玉,少跟他废话,以为爹是市委书记就了不起了,老娘可不买帐。”小月冷笑道,

一听小月这么说,王宝玉明白了,这个男孩子竟然是市委书记汪卓然的公子汪求真,他跟小月一个学校,相中小月了,看來还真是动了心,否则见了王宝玉不会这么强烈的敌意,

汪求真说得不假,正是因为当初王宝玉坚持查助学金的用途,又把这个少爷在他爸那里告了状,才让他仗势敛财的行动落了空,还被臭骂了好几天,他想起王宝玉來,就恨得牙根痒痒,更何况还跟自己心爱的女孩不清不楚的,

“是汪书记的公子啊,追女孩子要慢慢來,何必急于一时呢。”王宝玉强挤了一丝笑意,知道自己现在惹不起这个公子哥,

“知道就好,滚一边去,过去的事儿本少爷就不计较了。”汪求真道,上來拉扯王宝玉,

王宝玉厌烦的扒拉开他的手,冷着脸道:“你要是再敢碰我一下,别怪我翻脸。”

“一个下岗的糊涂官,在本少爷眼里屁都不是。”汪求真傲气的说道,

王宝玉不喜欢听这种话,强压着心头的怒气,起身对小月道:“小月,咱们走。”

“要滚你滚,小月留下。”汪求真坚持道,横在了两个人的中间,

“你算个屁啊。”小月仰脸质问道,

“小月,你跟谁也不能跟这个二流子混啊。”汪求真道,

“滚犊子。”王宝玉再也压不住火,用力一把将汪求真扯到一边,将他摔了个趔趄,拉着小月匆忙就往外走,

可是,刚出歌舞厅的门口,汪求真就跟了出來,还招呼了几个小混混,将二人围在了中间,

“汪求真,你别胡來,小心我回去告你爸。”小月嚷嚷道,

“哼,我追女朋友他才不管呢。”汪求真满不在乎,却指示着那几个小混混,说道:“给我揍这小子,一会儿我请你们喝白兰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