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76 二当家

1676 二当家

几个小混混拉开了架势,王宝玉冷眼看他们,一个个都是稚气未脱的样子,明显就是在校的学生,这个汪求真还真是屡教不改,小月说得对,这种人进了机关肯定又是一个蛀虫,

“你们敢动老子一根毫毛,老子就让你们再也沒有上学的机会。.”王宝玉道,

一听这话,学生混混们开始害怕了,有两个还认出來王宝玉就是曾经的教育局官员,个个畏畏缩缩的不肯上前,汪求真急道:“兄弟们,不用怕,他的官已经被撸了,尽管给我打,有事儿我兜着。”

“哼,老子是自己辞职的,教育局的前局长和现任局长都是我的铁关系,你们要是听那个兔崽子的,肯定会后悔。”王宝玉继续忽悠,

“哈哈,王宝玉,你还真能装逼啊,弟兄们,都别怕,有我爸撑腰,谁也不敢动你们。”汪求真满不在乎的说道,小混混们听着很动心,教育局大还是市委书记大,谁都知道,于是又都冲着王宝玉走了过來,

“你们谁敢动手,回学校我挨个扒了你们的皮。”关键时候,小月拿出了大姐大的姿态,倒是镇住了几个小混混,

“老子白给你们钱花了,一群废物。”汪求真恼了,一边骂着那几个小混混,率先挥着拳头冲着王宝玉扑了过來,

王宝玉也火了,这小兔崽子还沒完沒了了,冲动之下,他也不管汪求真是什么身份,抽冷子一脚就踢在汪求真的肚子上,

汪求真是个花架子,疼的立刻弯了腰,其余的小混混见此,还是勇敢的冲了上來,王宝玉一边护着小月,一边左右开弓,这些小混混到底是学生,不但年轻,身手明显很差,只知道乱打,很快就被王宝玉给打得人仰马翻,不过,王宝玉的脸上和身上也结结实实的挨了几下,

不能恋战,找了个空当,王宝玉拉着小月就跑,迅速上了车,开车就跑,只听见车后传來叮叮当当的扔石头声,

“宝玉,疼不疼啊。”小月看着王宝玉有些红肿的脸,心疼的问道,

“嘿嘿,沒事儿,沒想到小月也有追求者了。”王宝玉开玩笑道,

“我不喜欢他,整天就知道仗势欺人。”小月道,

“你不也是学校的大姐大吗。”

“我跟他不一样。”

“有啥不一样的。”

“我们是扶危济困,被称为侠女。”小月洋洋自得道,

王宝玉沉默了了一会儿,直接问道:“小月,你拒绝追求者的原因,是不是还是因为自己有病,这个世上并非所有人都在乎这个,可能他们也愿意为你付出。”

小月眼中闪过一丝失望,其实她最希望这个人就是王宝玉,希望听他说不在意自己的病,想要娶她,给她幸福,那样,小月会毫不犹豫的答应,换句话说,如果自己身体健康,小月一定会主动追求王宝玉,不会给旁人任何机会,

可是病情的阴影追究挥之不去,王宝玉虽然现在落魄,也是她不敢奢望的,只得叹息说道:“我不傻,不会错过真正的幸福,但是这个汪求真就是个人渣,他要有真感情,世界上就不会有流氓。”

不管怎么说,小月沒受伤,也算是对尉书记有个交代,王宝玉将她送回家,并沒有进屋,不想让尉兴邦看到自己的脸上有伤,

打车回到家里,已经是半夜了,王宝玉上网再次收到唐蔷薇的留言,还是一句话:老虎也有打盹的时候,

王宝玉心里明白唐蔷薇说得是什么意思,如今的神石村别墅周围加强了警戒,毒贩子们沒有机会,但是,只要他们坚持,总会找到个便衣疏忽的时候,

哼,毒贩子也是人,肯定也有打盹的时候,老子倒要看看谁才是最后的赢家,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家人受到伤害,王宝玉打定了主意,正好现在无事可做,一定要寻找机会,将唐蔷薇等毒贩子一网打尽,

第二天上午,王宝玉打电话给徐彪,客气的问道:“大哥,找几个手下配合兄弟做点事儿可以吗。”

“沒问題。”徐彪答应道,又补充了一句:“注意一点,别把人打死打残就行。”

王宝玉理解徐彪的顾虑,如今他开葡萄园办二手车市场,就是有心跟以前的黑道生涯告别,所以,不惹出大事儿,以恐吓为主,是他现在的基本准则和做事风格,

“大哥放心,就是配合兄弟演一场戏,不是打打杀杀。”王宝玉解释道,

“什么时候用。”徐彪问,

“当然是越快越好。”王宝玉急切道,

徐彪当即派了四个壮汉过來,约定在一个春节开业的小饭店见面,虽然是徐彪的手下,王宝玉还是不含糊,事情要做足才行,摆了满满一桌子酒菜,

“二当家的,有事儿您尽管吩咐,这就太客气了。”进屋的一名领头的壮汉恭敬道,他的脸上有一条显著的刀疤,得了个绰号巴哥,

嗯,王宝玉一愣,随即明白了这是对自己的称呼,沒想到徐彪竟然把自己封为了二当家,先前是宝二爷,如今是二当家,怎么总跟这个“二”字扯不清关系呢,王宝玉连忙拱手说道:“不敢当,叫我名字或者兄弟都行。”

“那可不行,老大说了,您就是二当家,一切都听你吩咐。”巴哥毕恭毕敬,一幅接受指令的样子,

见四人都俯首帖耳的姿势,王宝玉心中又升起了一股豪气,大手一挥道:“兄弟们,好说,都坐下吃饭,咱们边吃边聊。”

壮汉们听令坐下,却不敢动筷子,看來徐彪对人的要求也是非常严格,王宝玉笑道:“兄弟们,跟我在一起不用拘束,兄弟们一起大块吃肉,大口喝酒,大秤分金银才是正道。”

一听这话,壮汉们纷纷豪爽的大笑起來,他们一边殷勤的给王宝玉倒酒,还是等王宝玉先动了筷子,才放松的大口的吃喝起來,

“你平时都做些什么。”王宝玉好奇的问巴哥,

“我开汽车配件,是老大照顾的。”巴哥道,

“你呢。”王宝玉又问另外的一个壮汉,

“我贩卖蔬菜,老大也总是照顾。”壮汉道,

王宝玉打心眼里佩服徐彪,支持这些人平时干点儿正当职业,总比花钱养着好,徐彪的做事儿方法明显比侯四要强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