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77 一天十卦

1677 一天十卦

盘子都空了,壮汉们个个肚皮鼓鼓的,巴哥忍不住问道:“二当家,到底有啥任务啊。”

王宝玉把详细的把任务交代了一番,壮汉们纷纷表示,这实在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管保圆满的完成任务,

王宝玉满意的点着头,让大家先回去休息,半夜时再见,

趁着酒劲,王宝玉睡了一觉,醒來时已经是半夜十一点多,他简单洗漱了一番,穿上那套昂贵的西装,衣冠楚楚的下了楼,开上奔驰,直奔“今夜无眠”歌舞厅而去,

王宝玉并沒有进去,只是停下车远远的看着,过了沒一会儿,就看见四个壮汉,将风尘女珠珠连拉带扯的拖了出來,

“各位大哥,我真的沒钱啊。”珠珠苦苦哀求道,

“臭婊-子,敢來这里卖东西不交税,知不知道这是我大哥的场子。”脸上有刀疤的汉子恶狠狠的骂道,

“我真的不知道,你们放了我吧。”珠珠可怜巴巴的说道,

啪的一声,一记重重的耳光就打在珠珠的脸上,顿时打得珠珠嘴角流血,刀疤汉子骂道:“娘的,你天天來这里卖烟,当老子不知道,交齐这三个月的完事儿,以前的概不追究。”

珠珠一脸愁苦,半屈腿的哀求道:“大哥,我身上这些东西,你们想拿就都拿走,这个包值几百块,还有这个手机也给你们,我保证再也不來了。”

“去你娘的,都是便宜货,你这个耳环是不是真的啊。”刀疤汉子说着毫不客气的就把珠珠耳朵上的大号耳环而扯了下來,珠珠嗷的一声惨叫,连忙捂住耳朵,但是鲜血已然从指缝中流出,看起來很是惨烈,

“少他娘的叫,到底把钱藏哪里了,这破东西也不值钱。”刀疤汉子随手扔掉耳环,又一把拎起珠珠的衣领,

“大哥,大哥,喘不过气來。”珠珠呼哧哧直喘,断断续续的哀求道:“大哥,今天实在沒开张,干我们这行,能吃上饭就不错,哪还有闲钱啊,真的沒有,大哥,别生气,你要是看得上妹妹,妹妹给您点烟。”

“操,你这种姿色,白给老子们上,老子都沒兴趣。”刀疤汉子不依不饶的骂道,还拔出了腰间的一把尖刀,在珠珠脸上比來划去,

珠珠小脸惨白,惊恐无比,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哭喊道:“你们就放了我吧。”

“妈的,老子白忙活半天,放了你真是亏。”刀疤汉子道,

另外一人凑了过來,猥琐的笑道:“嘿嘿,晚上啤酒喝多了,不如让这个小娘们喝了咱们的尿。”

好好,大家都表示同意,可这是何等的屈辱,珠珠连连叩头哀求不止,不远处的王宝玉感觉火候到了,他发动车子,猛然停在了跟前,大摇大摆的下了车,说道:“各位大哥,为什么要欺负一个女人呢。”

“老子愿意,你他娘的管得着吗。”刀疤汉不屑的骂道,

“路见不平,人人都能管。”王宝玉瞪起眼睛道,

“小样的,兄弟们,给我揍他。”刀疤汉子吩咐了一句,几名大汉立刻向着王宝玉扑了过來,一顿拳打脚踢,

王宝玉哎哟的乱叫,其实一点儿也不疼,几名大汉正是他派來的,只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珠珠头发凌乱的一旁瞪大眼睛看着,哆嗦成了一团,

演戏就要演真了,王宝玉咬了嘴里的血袋,吐出了一口鲜血,浑身抽搐着,昏倒在地上,刀疤汉子故意面露惊恐,叫声不好,要死人,然后招呼一声,几个人开着一辆面包车,飞速的逃走了,

见人都走了,原來也想走开的珠珠,到底良心发现,凑到王宝玉的身边,关切的喊道:“喂,喂,你还好吗。”

王宝玉翕动了几下嘴唇,无力的睁开了眼睛,微微笑道:“你,你沒事儿吧。”

珠珠嘴角**,继而就感动的泪流满面,妓-女也是人,也有感情,自己被打成了这幅样子,睁开眼第一件事儿还在关心别人的安危,风尘女珠珠虽然在这个冰冷的城市里看透了世态炎凉,这功夫全身温暖起來,甚至忘了疼痛,她费力的扶起王宝玉,关心的问道:“这位大哥,我送你回家吧。”

王宝玉指了指旁边自己的车,珠珠会意的将他扶了上去,稍歇了片刻,王宝玉还是精神不振,死死闭上眼睛,不时还微微抽搐一下,

正当王宝玉疑惑自己是不是演的太过的时候,珠珠关怀的说道:“大哥,要不要去医院检查下啊,实在不行,咱就报警。”

王宝玉轻轻摇摇头,缓缓睁开眼睛,微笑道:“警察來了,说不定还得连累你,沒关系,休息下就好。”

“我住的地方就在不远处,先去我那里吧。”珠珠果然上了套,

王宝玉装作费力的开车來到小区,又在珠珠的搀扶下一步一个台阶的上了五楼,珠珠租住的小屋极其简陋,只有一张钢丝床,上面铺着个海绵床垫,连床单都沒有,被子凌乱的扔在上面,唯一不错的就是一个木制的衣柜,

“大哥,我这里实在寒酸了些。”珠珠有点难为情的说道,

“沒关系。”王宝玉应了一句,躺在**,闭起了眼睛,一幅非常疲惫的样子,

珠珠脱下了衣服,只穿着三点去了卫生间,洗了个热毛巾替王宝玉擦拭了脸上的血迹,王宝玉拉着她躺下,只是静静的搂着,并沒有采取过分的行动,

“大哥,你是干什么的,很有钱吧。”珠珠好奇的问道,能开奔驰的人,自然不会是摆地摊的,

“我啊,沒有正当职业。”王宝玉道,

“家里很有钱。”珠珠又问,

“父母都是农民,其实我是一个算卦的。”王宝玉随口道,

“算卦也能这么赚钱。”珠珠惊讶道,在她的眼里,街边的江湖术士,似乎混得还不如她这个妓-女,

“我算一卦至少收费五千,一天最多算十卦,都提前预约,这不,半个月之内都排的满满的。”王宝玉忽悠道,

真的啊,,珠珠的瞳孔瞬间放大了,毫不避讳的扑到王宝玉身边,一脸谄媚的说道:“大哥,你真厉害,给我也算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