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84 太岁头上动土

1684 太岁头上动土

这块坟地,前方朱雀山,山势平平,全无气势,离得也比较远,左边的青龙和右边的白虎也是如此,如果真的要挑出点好处,只能说这里后世平安而已,

但这里是干爹看得坟地,王宝玉不好说什么,但是,当干爹选了开土的地方,他却忍不住小声说道:“爹,这里低洼,肯定会有水气的,怕是不对吧。”

“唉,真以为自己学到了本事儿,这里叫做聚气。”贾正道叹了口气,不认同王宝玉的看法,

“这边的山岗比较好,地势平坦,又不被风吹。”王宝玉建议道,

贾正道根本不理王宝玉这个茬,很固执的大手一挥,对几名壮汉吩咐道:“开土。”

按照贾正道用小棍画的线,长六尺三,宽四尺二的地开挖了,壮汉们挥动铁锹镐头,很快就挖出了一个大坑,不过,这里也确实很奇怪,土质竟然格外的松软,

“爹,我记得要挖二尺一吧。”王宝玉问道,

“挖深点也无妨,反而更聚气,这次就挖三尺三。”贾正道吩咐道,

“这不符合规矩吧,棺木不能过深,会出贫贱的。”王宝玉小声的问道,

“皇帝老子还挖得更深呢,起码得有三丈三。”贾正道不以为然的说道,

“爹,老百姓怎么能跟天子比呢,天子都有独立的陵园。”王宝玉争辩道,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死犟呢,何大壮他爹娘就是搬到陵园去,后代也出不了皇帝,你跟着瞎操什么心。”贾正道被王宝玉逼急了,冒出这么句话來,

王宝玉无奈的笑了,但还是狡辩了一句:“众生平等,爹是修佛的,怎么还有分别心啊。”

沒等贾正道再说什么,突然,正在挖土的一名壮汉铁锹碰到了一块柔软的东西,像是一块肉,吓得他啊呀一声,从坑里跳了出來,

“怎么了。”有人疑惑的问道,

“好像有一块肉。”壮汉心有余悸的说道,

贾正道和王宝玉连忙都向着坑里看去,果然似乎有一个圆圆的东西,像个球一样,到底还是有胆子大的,下去将土清除,那个东西拿了上來,十分柔软,一碰还像豆腐一样的颤动,

“这是什么。”众人纷纷感觉无比疑惑,突然,一个跟來看热闹的年长老者,异常恐惧的嚷嚷道:“这是太岁。”

一听这话,众人立刻退后几步,生怕触到了霉头一样,已经用红布包着父母骸骨赶到的何大壮,听到这话,更是吓得面如土色,

在太岁头上动土,那是大忌,何大壮万万沒有想到,给老人迁坟,竟然挖出了太岁,这让他有了一种大难临头之感,

贾正道也是一时沒了主意,有点手足无措,太岁只是个传说,沒想到还真的挖出來了,这表示什么,表示这里是一块恶地,别说迁坟了,干什么都会倒霉,

就在众人陷入惶恐之时,传來一个人的大笑之声,正是王宝玉,他打定主意,说啥也不能让干爹掉链子,于是拍着巴掌对何大壮道:“何支书,恭喜,恭喜,您真是有福之人,能够得到这个千载难逢的好茔地。”

“挖出了太岁,还能算什么有福啊,肯定要倒霉的。”何大壮苦着脸道,

“何支书,这你就不懂了,太岁是什么,常说年逢太岁,太岁就是年,就是我们过的日子,这是神物,说太岁有灾,那都是瞎扯淡的,以讹传讹。”王宝玉拍着何大壮的肩膀,非常自信的说道,

王宝玉算命的本事,何大壮还是佩服的,谁不知道神石村是王宝玉规划的,当年王宝玉舌战诸位大师,何大壮可是亲自领教了,他有点相信的问道:“你说得是真的。”

“千真万确,太岁不可怕,來,找个兜我把它带走,既然是从何支书这里挖到的,我出两万买。”王宝玉自信的说道,

“宝玉,别胡闹。”贾正道寒着脸小声道,

“你拿走就是,钱不能要。”何大壮连忙摆手,

虽然王宝玉这么说,还是无人敢碰,好在迁坟仪式上不缺红布,有人递过來一块红布,王宝玉将这块肉包好,小心的放到一边,对干爹道:“快,仪式照常进行。”

何大壮仍然有些不托底,凑到王宝玉跟前讪笑着说道:“宝玉,反正也不差这几天,要不麻烦贾神仙再选块其他的坟地。”

王宝玉瞅瞅四周,神秘的说道:“何支书,刚才守着外人我沒说完,这太岁就是外头常说的肉灵芝,以前皇帝都花血本派人找这种东西,说是吃了能长生不老,要不我割点给你回家试试,每次吃一片,吃完还能长上。”

何大壮连忙摆手,不过心里的顾忌也扫除了,脸上又有了笑模样,推说道:“这好东西,我可降不住。”

“继续开土,吉时快到了。”贾正道抖擞精神,大声吩咐道,

壮汉们犹豫的又继续挖,达到尺寸后,两个棺材被并排放了进去,随后便是撒上公鸡血,然后填土,树碑,

亲属叩拜,接着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哭一场,最后管事儿的大喊一声,礼毕,于是立刻停止哭声,一行人笑呵呵的打道回府,

任凭王宝玉说了太岁诸多的好处,马车司机仍然不愿意拉着太岁,便只好费力的拎着,跟郁闷无比的贾正道一边说话,一边步行回去,

“宝玉,扔了那东西,不吉利。”贾正道提醒道,

“爹,这你就外行了,太岁是一种特殊的生物,很难遇到,能治不少病呢,大都泡水喝,听说味道和大米粥差不多,嘿嘿,我要拿回去,一准能卖钱,等着买这个排的队比长城都长。”王宝玉得意的说道,

“还有这种事儿。”贾正道不敢相信的问道,

“当然,咱们干术士的,不能连自己都迷了进去,掌握科学知识同样重要。”王宝玉道,

“真是科学说的太岁能治病。”贾正道有些蔫吧,不管怎样,这个结局都有点出人意料,

“那当然。”

“宝玉,你是不是忽悠大家伙呢,要真是好东西,怎么谁见谁怕。”

“爹,这太岁就是因为太尊贵了,平日又难见到,所以老百姓才会怕它。”王宝玉笃信的说道,贾正道仍然提不起精神來,心里盘算着这次还是别收何大壮的好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