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85 马路杀手

第四卷 虎落平川 1685 马路杀手 !(5(4 21)

回到村里,王宝玉将太岁随便找个袋子包起來扔在了车上,如今的他,根本吃不惯农村的宴席,随便吃了几口喝了两杯酒,就告别何大壮独自离开了,

王宝玉开车一路向南,打听到了养牛场的位置,也不进别墅,直接开车去了那里,

钱美凤的养殖场就在神石水库的南边,是很大的一片草甸子,周围用木栅栏围住,为了照顾好这些牛,还临时盖了几间砖房,

王宝玉刚停下车,一个熟悉的声音就传入耳朵,正是原來的邻居李秀枝,

“宝玉,你咋來了。”李秀枝连跑带颠的跑过來问道,

“秀枝婶子,沒想到你也跟來了。”王宝玉觉得很亲切,上前问道,

李秀枝穿着工作服,却掩盖不住她不错的身材,随着岁月的增长,虽然皮肤略显干燥,但依然还是数得上的俏媳『妇』,

当初王宝玉能走上术士这条路,还真是因为这个女人,年少时的往事如昨,但现在王宝玉看李秀枝,只是一位可亲的婶子,

“大柱在那边照顾菌种基地,我也不能闲着,正好美凤也需要人,就一块跟过來了。”李秀枝道,如今的『妇』女已经都具有了独立精神,不依附男人已经成了惯例,

“那孩子呢。”

“也跟我在一块,神石村的学校可比咱那里强。”李秀枝满意的说道,

“嗯,有婶子在,就不愁咱们的养殖场办不好。”王宝玉客气道,

“美凤才真是能做大事儿的孩子,瞧瞧,不但发工资,还给交什么养老保险,看病的险,嘿嘿,宝玉,婶子沒啥文化,懂得不多,这保险要是交了,等到我老了,真能不干活也可以白得工资。”李秀枝悄声问道,

“当然,和机关单位的职工一样领,婶子你就把心放肚子里。”王宝玉笑道,

“放心,放心,我就是随口问问。”李秀枝不好意思的笑了,“我在这里干活很舒坦,要是偷个懒自己都过意不去,那才是真的对不住人家美凤。”

王宝玉也在心里赞了一个,沒想到钱美凤还能想到这些,难怪李秀枝等人能死心塌地的跟着干,这样的好老板去哪儿找,

李秀枝见四下无人,红着脸小声说道:“宝玉,我们两口子现在吃喝都是仰仗着你和美凤來的,婶子心里别提多感激你。”

王宝玉知道李秀枝说的是无相的事儿,满不在乎的挥挥大手,说道:“婶子和大柱叔小时候也沒少照顾我,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

李秀枝连连点头,悄悄抹去眼角的泪珠,紧接着,又有几个熟悉的乡亲跟王宝玉亲切的打招呼,不管王宝玉做过多大的官,在他们眼里,似乎还是那个游手好闲的孩子,

在李秀枝的陪同下,王宝玉上了一个用木头搭起來的高台,放眼望去,只见刚『露』青芽的草地上,大大小小的布满了各种花『色』的牛,哇,真是难为美凤了,竟然还有进口的牛,只见它们摇着尾巴,悠闲的散步,不时发出欢快的哞哞叫声,

“婶子,为什么不集中饲养呢。”王宝玉不解的问身边的李秀枝,

“美凤说,要养就养纯绿『色』无公害的牛,说能卖上好价钱。”李秀枝道,

“前期投资还真得不少。”王宝玉心里打着算盘,

“可不是,美凤天天脚不沾地的忙活,自己吃得都沒大家伙的伙食好,婶子早就说美凤这孩子错不了。”李秀枝由衷的连连夸赞,

王宝玉也在心里赞了一个,看來,钱美凤已经今非昔比,不仅头脑清晰,而且懂得用人,照这样经营下去,说不准还真能赚大钱,

由钱美凤又想到了自己,王宝玉暗自叹气,如今,美凤的事业起來了,而自己却丢了官,连将來干什么都不知道,相比之下,自己竟然还不如美凤,

嘀嘀,一阵汽车的喇叭声传來,远远就见一辆小面包冲着这边开了过來,王宝玉知道是钱美凤來了,连忙下了高台,几步走了过去,

钱美凤一脸惊喜之『色』,探出头跟王宝玉打了个招呼,结果一激动错踩了油门,面包直接向着王宝玉冲了过來,王宝玉看到急忙掉头往回跑,钱美凤也缓过劲來,踩了刹车,

“美凤,你从哪个驾校学的开车啊,你就是典型的马路杀手知道吗。”王宝玉心有余悸的拍着自己的胸脯问道,

“我车速不快,撞上也死不了人,有啥好怕的。”钱美凤不以为然,接着又埋怨道:“宝玉,回來了也不知道回家,我刚去何大壮家找你,说你走了。”

“怎么会走呢,还惦记看看你的养牛事业呢。”王宝玉笑道,

“哼,我就知道你得回來,我还不了解你啊。”钱美凤抿着嘴,大概以为王宝玉回心转意,來家里帮着养牛,

“舅舅。”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从车上跳了下來,一下扑进了王宝玉的怀里,

多多又长高了不少,变得越來越可爱漂亮,只是小脸圆圆的,看來沒少吃好吃的,王宝玉在她的脸上亲了亲道:“多多,想舅舅了沒有。”

多多摇着小脑子,嘻嘻笑道:“沒想。”

王宝玉有点失望,想想也对,自己常年不回家,孩子能够让自己抱,已经很给面子了,王宝玉无奈的叹了口气,又换上一副笑脸,说道:“多多不想舅舅,可是舅舅经常想你啊。”

多多歪着头问道:“也想妈妈吗。”

“这个,都想啊。”王宝玉含糊的答道,

多多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凑到王宝玉耳朵边上小声道:“妈妈不想你,还骂你呢。”

王宝玉一愣,忙问:“骂舅舅什么啊。”

“坏蛋,陈世美。”

“还有吗。”王宝玉拉着脸问道,

“臭流氓,烂狗屎。”

王宝玉不禁瞪了钱美凤一眼,这都教孩子些什么啊,

“妈妈还教我,偷偷的时候,喊你……”

多多还沒來及告诉王宝玉个秘密,钱美凤一把接过钱多多,急火火的过去查看牛场去了,嘿嘿,还真像是个干事儿的,

“宝玉,吃饭了沒。”随后跟下來的林召娣,过來关切的问道,干妈看起來气『色』不错,还烫了头发,似乎比原來胖了些,

“娘,我在何大壮家吃了。”王宝玉道,

“儿啊,你看你都瘦了,如今不当官了,还是回家吧。”林召娣疼爱了『摸』了『摸』王宝玉的小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