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86 爸爸

1686 爸爸

“娘,这里我也帮不上什么忙,还是在城里找些营生吧。”王宝玉道,

“抽空去感谢一下那个沈总,人家一直都很照顾咱们家。”林召娣道,随后王宝玉从干妈口中了解到,沈文成得知是王宝玉的家人住在别墅里,别墅虽然卖了,但是配套的那些贵宾服务并沒有取消,按摩送餐等服务,还是随叫随到,而且都是无偿的,

王宝玉听到很欣慰,沒想到沈文成还真个讲究人,自己如今不当官了,草民一个,他能够依旧如昨日对待,这个朋友也算是值得深交,

“娘,你也多照顾好身体,如今儿子时间多了,会常回來看你的。”王宝玉握着林召娣的手,认真的说道,

“娘这边有美凤在,你啥都不用担心。”林召娣道,这句话让王宝玉有些汗颜,钱美凤这个干女儿虽然不及自己这个干儿子亲,但这些年对父母的孝顺,却是王宝玉根本无法相比的,而且还有了个机灵鬼多多常伴老人身边,更有家的感觉,

“娘,我想去看看我爸的坟。”王宝玉道,

“也该去看看了,不远,就在那座小山上。”林召娣指了指道,母子二人一边说这话,一边沿着小路,向小山而去,

“一夫兄弟和玉玲妹子今年來过年,都去拜祭过來,宝玉,别犟了,该认就认吧,他们也都是好人,当初也是沒法子。”林召娣道,

“我心里只有你这一个娘,这事儿别再说了。”王宝玉不悦道,这么多年都不來看望自己那死去的父亲,想必父亲如果真的在天有灵,也不会原谅他们,

“你这孩子,从小就犟,娘也真的想开了,娘老了,帮不了你什么,但玉玲妹子却能拉一把手,儿啊,这也是娘的心里话,你说你现在一个人在市里,又丢了官,娘在家里干着急,什么也帮不上,玉玲妹子本事大,有她照顾你,娘也放心。”林召娣继续自顾自的说道,

王宝玉感慨的又拉过干妈的手,大咧咧的吹嘘道:“娘,沒有他们,儿子照样混的很好,您都不知道,我这一闲下來,好几个朋友要跟我合伙干买卖呢,都是几千万上亿的大买卖,你说我要应了这家,那家不高兴的,朋友一场,得罪谁也不好,哎呀,我这头都大,这不电话太多,我就先回家躲躲。”

林召娣信以为真,高兴的说道:“呦,那可是乡下人想都不敢想的,儿啊,你出息娘高兴。”

王宝玉本人都有点脸红,其实自己是闲的沒屌事,拉了个迁坟的活,回家跟干爹学经验,哎,

在山路上走了半天,终于來到王宝玉父亲王望山的坟前,坟头还是孤零零的,立着一块精致的石碑,上面只有五个字:王望山之墓,

不知为何,王宝玉忽然觉得鼻子里酸酸的,亲爹这一辈子,几乎沒过一天好日子,自己这个儿子更不孝顺,甚至他死后,都沒有常來看他,

“你爹怕望山兄弟孤单,又见你工作忙,就自作主张把坟迁过來了。”林召娣道,

“爹做得对,既然咱家不再东风村了,迁坟是应该的。”王宝玉道,习惯性的开始打量这里的风水,

山势平缓,青龙山在远处盘旋,看起來不错,白虎山低头,虽然一般,但王宝玉又沒有兄弟,也就不在意,当他向着远处眺望之时,猛得一拍脑门,一瞬间什么都明白了,

父亲王望山的坟,正对着的地方并沒有山,而是浩大的神石水库,唉,难怪自己会丢官,这里的风水不出当官的啊,

家里搬家王宝玉知道,但是顺便迁坟王宝玉却不知,干爹选的这块地方,迷信來讲,正是王宝玉丢了官的根源,

算了,官都丢了,总不至于再迁一次坟,王宝玉认命了,不过,此地的风水虽然不出当官的,但正对着如此大的一片水域,后世子孙却可以财源滚滚,富贵绵长,

王宝玉对于自己能发财有了信心,心情好了不少,说來也对,自己刚刚丢了官,就开上了奔驰这种好车,不能不说有财运,

“宝玉,好好跟你爸唠唠,让他别挂着。”林召娣催促道,

王宝玉缓缓跪了下來,亲生父亲走得太早,儿时模糊的记忆都成了碎片,再也连不起來,可是血浓于水,王宝玉依旧有种想哭的冲动,他多想听听父亲对自己的叮咛和关怀,多想问问他自己对刘玉玲的态度究竟对不对,

想到这里,王宝玉心潮澎湃,好像受了委屈的孩子來到家长身边,非常需要关爱,可是自己大了,还守着干妈,王宝玉依旧只是默默的磕了几个头,

郑重祭拜了父亲王望山,王宝玉跟干妈林召娣拉着手下了山,就在养殖场的路边,他告别依依不舍的家人,准备回返平川市,

钱美凤如意算盘再次打空,虽然有些失望,但也并不是特别在意,王宝玉这种表现她很了解,还不是所谓的自尊心作怪,不想去别墅住,多多却哭了起來,说啥也不让舅舅走,

沒法子,王宝玉只好把多多抱上了车,让钱美凤开车在后面跟着,多多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好奇的问道:“舅舅,车,很贵吧。”

王宝玉忍不住笑了起來,这孩子还真是个小人精,他很认真的说道:“多多,等你大了,舅舅送你一辆。”

“瞎说。”

“是真的。”

“我妈说,你是大骗子。”

“你妈妈才是骗子,她骗你的。”王宝玉有些恼,

“瞎说。”

王宝玉无语了,钱美凤这种教育已属于变态范畴,自己怎么还跟着瞎胡闹,哎,难得孩子还能跟自己这么亲,随便她怎么教吧,一直开出了神石村,他才停下了车子,将多多从车上放下來,

一下车,多多又哭了起來,气得随后下车的钱美凤,使劲的掐了多多屁股几下,

“沒事儿常回來看看孩子。”钱美凤拉着泪眼婆娑的多多,不满的嘟囔道,

嗯,王宝玉随便嗯了一声,便上车了,后视镜中他看见多多大哭大闹,不顾钱美凤的打骂依旧挣脱下地,挪动两条小腿,追赶王宝玉的汽车,

“爸爸。”王宝玉心头一颤,难道自己想要孩子了么,可他明明听见多多在远远的身后哭喊着叫了一声,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