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87 太岁水

1687 太岁水

王宝玉毅然开上车快速离开了,他不懂钱美凤话里的意思,多多是很可爱,可是跟自己有什么关系,还是看在多多跟自己亲,喊自己一声舅舅,否则,如果想成杨纬的孩子,自己都不一定能有兴趣抱一抱,

心里这么想,可是眼前都是浮现出多多的笑脸,那些稚嫩的话语,让王宝玉一阵阵不由的独自笑出声來,对于这种现象,王宝玉只能理解成为,自己年纪大了,开始喜欢孩子,也许到了该结婚的年龄了,

不管多多叫得是什么,可是孩子对自己的依赖是有目共睹的,这给尝尽世态炎凉,处处受阻的他莫大的安慰,也许在王宝玉的潜意识里,更多了一份从容,即使将來一无所有,他依然还有退路,那就是家,因为家里每个人都爱着他,

回到平川市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王宝玉拿着那个太岁上了楼,让李可人找來了一口缸,添了多半截的水,然后在水龙头下洗净了太岁,将这个东西泡了进去,

“小孩,这是什么东西啊。”李可人不解的问道,

“太岁。”王宝玉得意的说道,

“太岁。”李可人不了解这个东西,疑惑的问道:“干什么用的啊,这是肉还是脂肪啊。”

“不能在太岁头上动土,这句话总听过吧。”王宝玉问道,

“是啊。”李可人应了一声,忽然惊慌道:“这是个不吉利的东西吧,快扔了。”

“大姐,你怎么也迷信啊,这可是好东西,美容养颜,能治疗很多慢性病,这缸里的水勤换着点,以后咱俩就喝这里面的水。”王宝玉忽悠道,

“什么,我才不喝。”李可人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大姐,这可是好东西,管保你喝了这水,更加漂亮,艺术创作也更有灵感。”王宝玉故作神秘的说道,

“这么神奇啊。”

“当然,弟弟啥时候骗过你啊。”王宝玉道,

“那我也不喝。”李可人决然道,

嘿嘿,不喝才怪,果不其然,李可人见王宝玉每天滋润的喝太岁水,真是看起來更有活力了,通宵看鬼片都不打哈欠,李可人还是信了王宝玉的话,趁他出门之际,偶尔会去喝太岁水,别说,整个人的精神变得更好,皮肤似乎也细腻了不少,她甚至还创作了一幅画,就叫做《太岁》,

两人强烈的好奇之下,王宝玉还切了一块太岁肉让李可人炒了,味道很一般,跟蘑菇一样,并不是太好吃,非常神奇的是,太岁上被切掉了那一块,几天之后就复原如初了,

这期间,王宝玉还给沈文成打去了电话,对于他帮忙照顾家人,表示由衷的感谢,沈文成则大方的表示沒什么,还盛情邀请王宝玉加盟他的兴北集团,甚至还许下了一个职位,副总经理,当然,这只是第一步,沈文成承诺,争取三年之内,让王宝玉进入董事会,成为其中一员,

兴北集团跟徐彪的买卖不同,好歹也是个正经企业,但王宝玉还是婉言拒绝了,不是他对这个位置不动心,而是心有疑虑,既然跟沈文成是好朋友,就不能连累朋友,说不准自己去了兴北集团,唐蔷薇等人就把目标锁定到那里,

这天,王宝玉接到了夏一达的电话,邀请他去家里玩,还说有事儿相商,想了想,王宝玉觉得自己不能太端架子,穷长志气不行,该交往还要交往,终于答应了下來,

夜色來临之时,王宝玉换上笔挺的西装,精神抖擞的开上车,直奔夏一达的家里,

在门口,王宝玉掏出了钥匙,想了想,又收了起來,不能不拿自己当外人,他客气的敲了敲门,夏一达果然在屋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似乎哭过一样,眼睛有些红红的,

“小夏,是不是很想我啊。”王宝玉开玩笑道,也有两个月不近女色了,看着貌美如花的夏一达,竟然有些冲动,

“进來吧。”夏一达道,又嘟囔着:“不当官了,反而架子更大了。”

“唉,还不是觉得跟你不般配,你是大干部,我只是一介草民。”王宝玉叹气道,

“净说这些沒用的。”夏一达嗔了一句,拉着王宝玉坐在沙发上,很随意将头的靠在他的肩膀上,

“你刚才在想些什么啊,是不是还哭了。”王宝玉关切的问道,

“沒哭。”夏一达嘴硬道,

“别骗我了,是不是跟我后悔了。”王宝玉问道,

“唉,我爸找我谈过几次了。”夏一达说着眼泪又掉了下來,

王宝玉心头一惊,还是故作镇静的开玩笑道:“怎么啦,催着咱们结婚。”

夏一达不悦的抬起头,嘟囔道:“什么啊,他说,咱俩不合适。”

王宝玉当然猜到孟海潮会这么想,作为一名职业政客,他不看好一无所有的王宝玉,也是情理之中的,王宝玉也叹气道:“小夏,我也觉得咱们不合适,还是算了吧。”

“好,那你赶紧滚吧。”夏一达的声音忽然大了起來,

王宝玉犹豫了下,还是叹了口气起身,刚走到门口,身后夏一达就哭了,喊道:“回來,我要跟你结婚。”

结婚,王宝玉身形一颤,心里犹如掀起滔天巨浪,他忍住激动加感动的眼泪停住了脚步,

夏一达小跑几步,直视着王宝玉的眼睛,流着泪说道:“臭小子,便宜你了,我要和你结婚,快点娶我。”

小夏,我,王宝玉刚一开口,嘴巴就被夏一达顽固的红唇封上了,王宝玉心里一阵感动,顺势亲吻了夏一达,然后轻轻的推开她,很认真的说道:“小夏,我现在是一个普通人,沒钱沒本事儿,甚是连工作都沒有,你注定要在政界发展,还是找个更适合的男人吧。”

“不,就你最适合我。”夏一达将脸埋进王宝玉的脖子哽咽道,

“以前我觉得咱俩很般配,可是这几天我也想了很多,也许再这么下去,会把彼此都给耽误。”王宝玉轻轻拍着夏一达的肩膀心酸道,

“你嫌弃我。”夏一达恼道,

“我沒有嫌弃你,只是觉得太高攀了,我想孟部长也是这么想的吧。”王宝玉道,

“他说你是个惹祸精,迟早会连累我的。”夏一达道,

“哼,他是怕我连累他吧。”王宝玉冷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