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88 不死脑细胞

1688 不死脑细胞

“宝玉,咱们过自己的日子,不用听别人的,反正我们既然定下來要结婚的,我想嫁给你,其实我妈也很喜欢你。”夏一达柔声的说道,

“可是我现在沒房子沒地,那辆车还是挂在别人的名下。”王宝玉道,

“你以前除了是个局长,也什么都沒有。”夏一达不屑的说道,

“孟部长那边怎么交代啊。”王宝玉忧虑的问道,以前跟程雪曼处对象的时候,程国栋就是坚决反对,到底还是沒有好结果,

“他那么多年都沒管我,现在倒是殷勤,不用搭理他,我妈都不反对,他算老几。”夏一达固执道,

“可是你妈很在乎他的意见,万一……”

“万一我妈也不同意,我就和你私奔。”夏一达打断王宝玉的话说道,

任谁听了这话都得为之动容,王宝玉眼睛模糊了,他激动的一把将夏一达搂紧了怀里,心中无限感慨,得此佳人,夫复何求,

半晌过后,夏一达从王宝玉的怀里仰起了俏脸,问道:“宝玉,准备什么时候娶我啊。”

“主子等急了。”王宝玉嘿嘿笑道,

“你这么花心,我不放心。”

“小夏,你对我这么好,我绝对不会辜负你,再等等吧,我总要先找个事儿做,否则,将來吃喝都用你的,也太不是爷们儿了。”王宝玉真诚道,

“那得等多久啊。”

“其实也有些机会呢,我还沒想好究竟做什么。”

“别让我等太久,对了,要不我去找我爸,先给你在事业单位找个差事儿吧。”夏一达试探道,

“算了,我可不想给他添麻烦。”一提到孟海潮,王宝玉心里就不痛快,断然拒绝了夏一达的提议,

“可别跟不三不四的人混一起。”夏一达叮嘱道,“反正帮着徐彪做事儿我不赞同,他这个人是有案底的,公安局都挂号。”

“小夏,我不想瞒你,不是我不想做事儿,只是情况不允许,我在位的时候,得罪了毒贩子们,他们正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下手呢。”王宝玉沒隐瞒的说道,

“你也是,毒贩子的事情,你就是多管闲事。”夏一达忍不住又埋怨起來,

“惩恶扬善,是每个公民的义务。”王宝玉正气凛然的说道,

“你多注意点儿,别让我成了未嫁的寡妇。”夏一达沒有继续训王宝玉,知道再说下去,王宝玉是属于孙猴子那种的,又该急了,

“怎么会呢,咱们还要生一群娃呢。”王宝玉坏笑道,

“那就抓紧啊。”夏一达妩媚的笑着,起身拉着王宝玉进了卧室,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夏一达难得表现的非常主动,两个人急匆匆的褪尽衣衫,滚上大床翻云覆雨,尽情释放着久违的**,

心情愉悦的离开夏一达的家,王宝玉的自信又起來了,别看老子啥也不是了,还不是有夏一达这种女孩子主动要当媳妇,比起那些又买花又买戒指当街下跪的男人,不是好无数倍吗,所以,男人什么最重要,当然是走得正,行得正,脖子硬,下面坚挺,

兴奋劲还沒过去,又被唐蔷薇这个婊-子给搅和了,唐蔷薇在网上给王宝玉留言,说道:“臭小子,都混这么惨了,居然还有小情人,那个夏一达,老娘喜欢,改天把她抓來当女奴。”

“你这个变态,你要是敢动她一根头发,老子连你全家都不放过。”王宝玉恼怒无比的打字过去,

嘀嘀,唐蔷薇的头像闪动,竟然在线,还满不在乎的回了一句:“哼,我跟家人沒感情,你随便好了。”

“唐蔷薇,你他娘的为什么总是缠着我不放啊。”王宝玉赶紧打字过去,

“嘿嘿,你不是一向很自负吗,老娘就是要消磨你的意志,折磨死你。”唐蔷薇打字道,

“有句话,谁笑了最后,谁笑容最好。”王宝玉怒气冲冲的打字,

“又冲动了吧,十几个字两个错字,可见你这会多么暴躁。”唐蔷薇讽刺道,

王宝玉使劲呸了一口,唐蔷薇的话有道理,冲动是魔鬼,要想从和她斗智斗勇,首要的就是要平静下來,王宝玉深呼了一口气,重新打字:“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

“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不过我一定会笑到最后,在老娘眼里,你们不过是一群笨蛋而已,老娘一脑门的脑细胞为你死不了几个。”唐蔷薇道,随即又发过來一张照片,

王宝玉一看这张照片,心里咯噔一下,觉得唐蔷薇还真是他娘的变态无比,照片上一个披头散发的女孩子,正是风尘女珠珠,她正在满脸惊恐的舔着一堆东西,那堆东西黄黄的,黏黏的,正是人的大便,

“她只是一个靠卖身活着的女孩子,你何苦要这么难为她呢。”王宝玉恼怒无比的打字道,

“哼,原因很简单,她做事儿不慎,出卖了组织,还有更重要一点,她跟你认识,凡是跟你认识的女孩,将來的下场跟她一样。”唐蔷薇道,

“她并不知情,是我利用了她。”

“哼,成员一出现纪律性涣散,下一步就会出卖组织,白牡丹不就是这样吗,几次三番和你勾连不清,不过幸亏被公安打死了,真是报应。”唐蔷薇又是一个大笑的表情,

“我日你八辈子祖宗。”提到白牡丹,王宝玉两眼冒火,疯狂的打字骂道,

“他们都归于尘土,还是日我吧,哈哈,你功夫不错。”唐蔷薇厚颜无耻的回了一句,

“你早晚遭报应。”王宝玉恨恨道,

“拜拜,祝你单身生活快乐。”唐蔷薇发來一个晃悠的小手表情,再也不说话了,

唐蔷薇,怕了,你就是个小胆鬼,藏起來有个屁本事,,王宝玉刺激了好半天,对方一点动静沒有,看來真的不在,

王宝玉呆呆坐在电脑旁,半晌无语,随即他摸起手机,连忙打给夏一达,让她一定多加小心,毒贩子已经盯上了她,

夏一达有心埋怨王宝玉几句,到底还是忍住了,不过,她还是听在了心里,上下班打车,上楼时从來不一个人,

必须要搞掉唐蔷薇,捣毁贩毒组织,否则将永无宁日,王宝玉暗暗发誓,却又无从下手,一时间心情颇为胶着,又过了一个星期,沒有什么事情发生,王宝玉便如约跟由千科一道,去主持他老爹的迁坟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