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89 先给一百亿

1689 先给一百亿

四月初一这天,王宝玉來到了由千科的办公室,却看见里面坐着一个带眼镜的中年女人,个人高挑,白净的圆脸,嘴角一颗醒目的黑痣,她衣着严谨,举止得体,显得颇有些气度,

一见王宝玉进來,由千科便笑呵呵的给他介绍道:“宝玉來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你嫂子,姚黎霞,既然老爹的坟迁來了,老妈也跟了过來,就一块都过來吧。”

“嫂子好,大哥可是常把您挂嘴边啊。”王宝玉连忙客气的打招呼,

姚黎霞上下打量着王宝玉,微微笑道:“他能说我什么好话。”

王宝玉眼珠骨碌一转,一本正经的说道:“大哥说了,嫂子在家一心伺候老人和几个孩子,劳苦功高。”

姚黎霞看了一眼嘿嘿直笑的由千科,抿嘴笑道:“我也常听老由念叨你,还说你是风水相学算卦样样精通,南方那边特兴这个。”

“嘿嘿,嫂子过奖了,水平一般,略通一二。”王宝玉客气道,

“给我也看看相吧,冷不丁來北方,还真不知做些什么好。”姚黎霞道,

王宝玉连忙摆手,说今天太忙了,改天有时间再说,他当然不会给姚黎霞看相,女人家关心的就是老公和孩子,自己总不能告诉她,她的男人在这里还养了个小三,而且那个小三为了争夺她的财产恨死了她生的孩子,

由千科也说今天太忙,改天还有机会,他当然也不想王宝玉给媳妇看相,打电话叫來了几个保镖,拿着王宝玉安排仪式所必须的烧纸、香烛和鞭炮,还有老爹的骸骨,众人一同驱车上路了,

由千科的母亲由于身体不便,又是刚刚远途搬迁而來,不宜劳累过度,因此便沒有露面,王宝玉本以为由千科会把仪式搞得轰轰烈烈,沒想到这家伙在这种事儿上却很低调,王宝玉欣赏他这一点,人生在世难免得罪人,长辈的坟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阮市长家的坟被挖,就是一个鲜活的例子,

按照迁坟仪式的要求,还应该买一只红冠子的大公鸡,有杀鸡洒血的程序,王宝玉觉得太残忍,人都死了多年,还要找只鸡來陪葬,实在太过分,果断将这个步骤给省了,

其实,所有的一切不过都是做给活人看,只要心意到了,所有的仪式也不过是形式,

來到向阳村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小山下微微徐徐,阳光暖暖的,正适合迁坟,在即将动土的坟地跟前,已经來了六七个农村汉子,这些人都是向阳村村支部派來的,为了这块坟地,由千科给村里拿了十万块钱,村干部当然乐不可支,获悉今天迁坟,甚至还派來了帮手,

王宝玉还是头一次主持这种仪式,觉得必须拿出点气势來,他挺直腰杆,表情凝重的再次拿出罗盘,对准了方位,用小棍画上了框框,然后又让一名保镖拿來一刀黄纸,就在框框里烧了,先行祭拜此处的山神土地和游魂野鬼,

王宝玉嘴里念念有词,围观的人更是表情肃穆,生怕打扰了王宝玉做法,一刀黄纸烧完后,又在原地洒了些白酒,王宝玉看了看表,这才庄严的学着干爹的样子,宣布了两个字:“动土。”

几名壮汉立刻开挖,很快就挖了一个规矩的大坑,在王宝玉安排下,并沒有给由千科的老爹安排心棺材,而是用了一个大坛子,将原來已经所剩无多的骸骨放了进去,

下葬后,再次烧纸,开始填土,随着铁锹的挥动,一座新坟很快就出现了,几名壮汉又移來了早已准备好的石碑,埋在了坟头之上,

王宝玉叫來由千科,让他给老爹三拜九叩,由千科拉着媳妇姚黎霞一同跪拜了下去,几名保镖面面相觑,虽然有些不心甘,为了讨好主子,还是跟着跪下,

再说由千科,膝盖一落地便面露伤感之色,想起往事,悲从中來,先是掉落了几滴眼泪,后來竟然是嚎啕大哭,拉得老长的鼻涕挂在脸上,显得十分悲恸,姚黎霞也跟着落泪,看见丈夫伤心自然也心疼,掏出手绢哽咽的轻声安慰着,由千科一边点头,一边紧紧将老婆的手握在掌心,

看着由千科和姚黎霞二人,王宝玉心中颇有些感慨,夫妻到底还是原配的,作为小三的毛梦琪,就沒有这个资格,当然,毛梦琪肯定也不稀罕來,就算來了也不会哭,就算哭了,不对,沒有那个可能,

不过,王宝玉还是很佩服由千科的胆识,竟然把媳妇和情人弄到一个城市里,这个姚黎霞并不是毛梦琪口中的黄脸婆,反而彬彬有礼,很有教养的样子,也许脑袋瓜也不会太傻,

毛梦琪自然不用说了,就像她养的藏獒一样,沒有驯化完全,惹恼了会咬人的,两个这样的女人都在身边,由千科难道不懂这是取祸之道,很可能会翻船的,

叩拜完毕,由千科又念叨了几句,大致意思是让老爹安歇,现在儿子赚钱了,先烧一百个亿过去,以后逢年过节都会孝敬老爹,到时候房子轿子票子家具家电秘书等等全给配齐,老爹千万别舍不得,还说这里风景好,老爹沒事儿可是四处溜达赏景,

王宝玉和几个保镖一阵偷笑,这还了得,要是真出來了,还不得把所有人都吓尿裤子啊,节目继续,随后,王宝玉又安排放鞭炮,说是用來驱散无关的鬼魂,

一切有条不紊的进行完毕,众人准备打道回府,这功夫,向阳村的支书胡途和村长禾阳坐着一辆小面包赶了过來,

胡途首先从车上下來,一脸笑意的向二人走來,王宝玉刚想要握手,胡途却视若无睹的从他的身边走过,径直來到由千科的跟前,谄媚的笑道:“由董事长,村里略备了些薄酒,还望赏脸,吃过饭再走。”

“胡支书,还是不麻烦了。”由千科推辞道,

“谈不到麻烦,尽地主之谊,应该的。”胡途盛情邀请,由千科也是有些饿了,想了想还是答应了下來,

王宝玉却不想参加这种酒桌,他明显能感觉到,胡途并不愿意搭理自己,分明就是狗眼看人低,老子当局长那会儿,这帮土老帽怕是想请自己吃饭都沒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