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90 人要有气势

1690 人要有气势

王宝玉向自己的车走了过去,作为仪式的主持人,还是好朋友,由千科当然不想王宝玉走,连忙过來招呼,

“由大哥,你们吃吧,我还有事儿,先走一步了。”王宝玉道,

“兄弟还以为大哥拿人情混弄,嘿嘿,这顿饭可不算数,日后定当重谢。”由千科小声开玩笑道,

“就是啊兄弟,忙乎这么老半天了,怎么也得吃饭再走。”姚黎霞也真诚的过來劝说道,

“嘿嘿,王大师这么辛苦,不如留下來一起吃饭吧。”胡途看由千科二人都在挽留王宝玉,阴阳怪气的也哼了一句,

“吃不起。”王宝玉斜楞着眼睛看他,冷冷道,

“王局长,还是吃过饭再走。”村长禾阳过來拉住了他,

“兄弟,听大哥的,吃了饭再走,谁敢对我兄弟不敬,那就是瞧不起我。”由千科看出王宝玉受了冷落不开心,斜眼看了胡途,冷声道,

“嘿嘿,谁敢对王局长不敬啊。”胡途尴尬的嘿嘿笑道,

算是给由千科一个面子,同时也不想因为自己搅了众人的兴致,王宝玉终于还是答应留下來,阴沉着个脸,跟着一行人开车直奔村支部而去,

向阳村的村支部跟东风村的差不多,走进大铁门,迎面是一个大院子和一排大砖房,角落里有个厕所,要说有差别,走进村支部里面,装修可是要比东风村强多了,猛一进來,还以为到了宾馆,

毕竟向阳村里平川市比较近,综合经济条件还是要比一般的小村子强,再加上这里是阮市长的家乡,县里也是格外的照顾,

村支部的会议室里,已经摆好了两桌酒席,领导们和帮工的各一桌,桌子上的菜都是具有乡野特色,红红绿绿的看起來不错,也是费了不少心,

村支书胡途客气的请由千科上座,由千科则固执的让王宝玉坐到主座上,还冲他挤眼睛,王宝玉明白,这是由千科在向胡途等人示威,当然,如果不是考虑到老爹埋在这里,以由千科的脾气,胡途如此慢待王宝玉,他可能早就恼了,

王宝玉有些迟疑,自己毕竟下來了,按理说都该和帮工们坐一块,就当王宝玉沮丧之际,姚黎霞又走近王宝玉,不由分说推着他坐到主位上,笑着小声说道:“人要有气势。”

王宝玉一愣,不禁心里油然升起一股敬意,这个姚黎霞可不是一般人啊,她说的一点不错,人越是畏畏缩缩,别人越看不起你,该强势的就该强势,

想到这里,王宝玉大大方方的坐稳了,悠哉的点起一支烟,傲气的看着众人,姚黎霞则先给王宝玉倒上酒,颇懂礼节,

胡途虽然不满意这个安排,尴尬的笑了笑,却也沒有多说,他也不想得罪由千科,

酒是个好东西,几圈下來,气氛便活跃了起來,村长禾阳似乎对王宝玉颇有好感,他频频给王宝玉敬酒,惹得胡途时常用眼睛瞪他,他也不在意,

“禾村长把这里搞得不错,改天见到市委孟海潮部长,一定让他过來看看村里的变化。”王宝玉挑衅的搬出了孟海潮,想让胡途知道,老子虽然不当官了,可是上头依旧有人,

胡途轻笑了一声,不以为然,说道:“这点成绩可搬不动真佛。”言外之意,王宝玉就是在吹牛,孟部长也是你能请來的,

王宝玉倒也不生气,禾阳打着圆场笑道:“听说孟部长工作很严格,咱们这种小地方的人要能见着人家一面可真是烧高香了。”

王宝玉哈哈一笑,说道:“孟部长做事儿确实是一丝不苟,但是他却是个孝子,改天我带孟老爷子來这里玩两天。”

这牛真是越吹越大了,瞧王宝玉说的,好像跟人家一家子都很熟似的,胡途虽然心里疑惑,但还是礼节性的举杯敬王宝玉,问道:“王局长,目前在哪里高就呢。”

“啥也沒干,玩。”王宝玉满不在乎道,

“王局长可是个人才,这样岂不是可惜了。”胡途惋惜道,

“人才不敢当,但本人从不做昧良心的事儿。”王宝玉道,

由千科插嘴道:“我兄弟不用做事儿,屈尊给我当顾问,一年三十万。”

王宝玉知道这是由千科向着自己说话,有意抬高自己,微微笑着沒言语,胡途则夸张的竖起大拇指道:“王局长真是了不起。”

“众位别叫我局长,早就不是了,我现在一介草民,不值一提的小人物。”王宝玉道,

“王局长太谦虚了,早就听说你把东风村和神石村都搞得红红火火的,老百姓有口皆碑。”村长禾阳道,

“这里是阮市长的出生地,阮市长一句话,村里就不愁发展。”王宝玉道,

这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胡途寒着脸,叹气道:“前几年,阮市长对这里还是挺关照的,放眼平川市所有乡镇以下的行政单位,沒有几个能超过咱们向阳村的,可是自从他家祖坟被挖了之后,态度就明显冷淡了,这件事儿大家都很清楚吧。”

“我略有耳闻。”王宝玉有点恼火,哪壶不开提哪壶,

“嘿嘿,王局长应该最了解内幕的。”胡途毫不客气的说道,

“放你娘的屁,今天老子就跟你们说清楚了,阮市长家的坟被挖,跟老子一点关系也沒有。”王宝玉火了,他娘的,一个村支书也敢点拨老子,换做以前,早就让你回家看孩子去,

“老胡,今天我老爹迁坟,别整沒用的。”由千科冷冷的提醒道,

“嘿嘿,不就是酒桌上聊天,可沒有针对王局长的意思,王局长可千万别多心。”胡途心里恼,还是陪了个笑脸,

王宝玉觉得这顿饭吃得很憋闷,点上一支烟,说要去厕所,离开了酒桌,想要出去透口气,刚出门口,村长禾阳就跟了出來,笑着安慰道:“王局长,别跟胡支书一般见识,他对你有想法。”

“老子又沒惹他,不就是吃顿饭嘛,以为老子吃不起啊,要不这样,你算算我刚才吃了多少钱的,老子给你们掏饭钱。”王宝玉恼火的伸手就从兜里掏钱,

禾阳连忙制止住王宝玉的行为,笑道:“王局长这不是打我的脸嘛,实话告诉你,胡支书的小弟弟名叫胡三品,您明白了吧。”禾阳微微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