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91 想见的人

第四卷 虎落平川 á )见1691 想见的人(2 25)

王宝玉一下子懂了,胡途竟然是胡三品的亲哥哥,难怪对自己一肚子的怨气,想起胡三品这个鸟人,王宝玉就恨得想咬牙,这个狗日的,差点把自己饿死,看他哥那个熊样,品行也好不到哪儿去,

“『操』,他弟弟携款潜逃,参与贩毒,他倒是有脸跟我闹情绪。”王宝玉骂道,

“因为他弟弟的事情,胡支书差点丢了官,送了不少礼才保住。”禾阳小声道,

禾阳为什么跟自己说这些,王宝玉想想也明白,他恨不得胡途下台,这样一來,支书的职务就是他的了,

“禾村长,你想让我做点儿什么。”王宝玉直截了当的问道,

“王局长,您一身正气,我很敬佩,那边的草房里住着一个人,我想你可能想要见见。”禾阳用手指了指,神神秘秘的说道,

“谁啊。”王宝玉好奇的问道,

“王局长自己看看就知道了。”说完,禾阳转身回屋去了,

你他娘的倒是说明白啊,搞什么神秘啊,王宝玉一头雾水,不知道禾阳是什么意思,那里住着什么人,为什么说自己一定很想见,难不成有个财神爷,王宝玉现在确实很想见到他,失去了经济來源靠着老本过日子心里很不踏实,总想着财神眷顾中个大奖啥的,來个咸鱼翻身,纵横平川,

王宝玉犹豫了片刻,还是忍不住心里的好奇,出了村支部的大门,向着小草房走去,外面的大门锁着,里面的院子倒也干净,像是有人居住,只是菜园子里沒有动土的迹象,不像是农民的做派,

小心的围着草房转了一圈,王宝玉还是好奇的跳了进去,轻手轻脚的靠近了房子,趴在后面的小窗户向里看,

里面果然有人,不过不是财神爷,而是一个女人,粗布衣服,黑布棉鞋,一副村『妇』打扮,但是细细一看就会发现点问題,衣服显然不合身过于肥大,而且此人站得很直,尤其是常年精心保养的皮肤泛着一层光泽,一看就不像是辛苦劳作之人,

村『妇』不停的在屋里踱來踱去,神情似乎很紧张,还时不时看看手机,那款手机倒是今年的新款,能值几千块,

最终,村『妇』还是叹着气坐在了炕上,王宝玉也终于看清了她的脸,感觉似曾相识,再一细看,终于想了起來,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虽然这个女人换了土气的衣服,但是,王宝玉还是认出來,正是胡三品的媳『妇』韩馥荔,那个曾经是平川大学的教导主任,

王宝玉一直以为,韩馥荔肯定会追随胡三品,给贩毒组织卖命,沒想到她竟然藏在这里,瞧她这身打扮,分明就是怕有人认出她來,

禾阳既然知道她藏在这里,为什么不自己去报案,反而把线索透漏给王宝玉呢,王宝玉感觉事情不对劲,还沒有想明白,韩馥荔的手机就响了起來,只听她嗯啊了几句,随即表情变得无比慌张,翻开炕上的褥子,拿起藏在下面的钱包立刻就要往外走,

王宝玉顾不得想太多,他一边打电话给范金强报警,一边绕到前面,冷冷的挡住了韩馥荔的去路,

当韩馥荔看清是王宝玉的时候,顿时慌了神,无比吃惊的问道:“王宝玉,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哼,你难道不知道,老子会算卦。”王宝玉冷哼道,

韩馥荔苦着脸哀求道:“王宝玉,你就放过我吧,瞧瞧,我都混成这个样子了。”

“你携款潜逃,法律是不会放过你的。”王宝玉道,心里琢磨着,只要抓住了韩馥荔,就可能发现毒贩子们的线索,今天说啥也不能让她跑了,

“那些钱我也沒有花在自己身上啊,王宝玉,您大人大量,高抬贵手,放过我吧,我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我保证以后不做任何对不起国家和人民的事情。”

呸,老子才不信你的鬼话,王宝玉有意拖延时间,有一句沒一句的随意问了些问題,

韩馥荔不是傻子,几句对话之后便看出來王宝玉的意图,不顾一切的往外冲,王宝玉则拼命阻拦,几次就冲到了他怀里,好在大门上了锁,韩馥荔可谓是作茧自缚,反而无路可逃,

“王宝玉,得饶人处且饶人。”韩馥荔吵嚷着,

“你他娘的还算是人吗。”王宝玉丝毫沒有放松,

“我跟你拼了。”韩馥荔急了,伸手过來抓王宝玉的脸,王宝玉左躲右闪,要不是看她是个女人,只是招架并未动手,躲闪之际还是被挠伤了脖子和脸颊,

“别他娘的给脸不要脸,再动手老子就要打人了。”被抓恼的王宝玉高声呵斥道,话音刚落,啪的一巴掌就不提防的打在了韩馥荔的脸上,

妈了个爸爸的,要不是看你是个娘们家,老子早就把你一脚踢飞,王宝玉压住火气狠狠说道:“韩馥荔,你还是乖乖伏法,否则罪加一等。”

就在两个人撕扯不已的时候,一阵脚步声传來,大门外冲过了一群农村壮汉,口中喊着抓流氓,砸烂了门锁,冲进了院子里,将王宝玉团团围住了,

“大家别误会,她是个通缉犯。”王宝玉见事态不对,慌忙解释道,

“他,他欺负人。”韩馥荔故作慌张的捂着胸口说道,

“少他娘的胡说八道,你个罪犯。”王宝玉冲着韩馥荔骂了一句,

老子看你才是强『奸』犯,一个壮汉骂咧咧的就打过來一记铁拳,生生将王宝玉打得眼冒金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于此同时,韩馥荔起身就跑,那速度比兔子还快,

“不能让她跑了。”王宝玉不管不顾的喊道,挣扎着起身就要去追,

娘的,『色』胆不小啊,又是一脚踢在了王宝玉的身上,疼的他一阵直皱眉,眼看着韩馥荔消失了沒了踪影,王宝玉恼怒万分,指着这群壮汉道:“你们他娘的翻天了,放跑了罪犯,把你全都抓起來。”

“啥罪犯,别找借口,胡支书说了,你就是一个流氓,想要调戏他家亲戚。”一名壮汉道,

王宝玉这才明白,自己上了禾阳的当,这家伙肯定回去就告诉胡途,说自己到这里來了,胡途就打电话找來了这群人,其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放走韩馥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