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92 真是罪犯

1692 真是罪犯

“你们这群笨蛋,那个女人叫韩馥荔,是毒贩子胡三品的媳妇,也就是你们村支书的兄弟媳妇,贩毒什么罪,你们都懂不懂啊,你是要掉脑袋的。”王宝玉坐在地上说道,好虎架不住一群狼,要是不说清楚,自己很可能今天会被打死,

又是一拳打在王宝玉的,壮汉们根本不信,以为王宝玉再找借口逃走,一个白白净净的女人怎么可能是毒贩子呢,这个流氓才像是坏人,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打,立刻数不清的拳头和脚丫都落在王宝玉身上,很快脸青一块紫一块,嘴里咸咸的,吐了一口鲜血,

就在这危急时刻,由千科夫妇带着保镖找來了,王宝玉出去这么久,他有些担心他是不辞而别,于是出來查看,一听这边有动静,就大致猜到这里出了事儿,便回屋招呼保镖们一同赶过來,

见王宝玉被一群壮汉们围着打,由千科恼了,大手一挥,招呼保镖们前去解围,保镖们立刻冲了过來,跟村里的壮汉们缠斗在一起,保镖们都是练家子,一个顶三自然不是问題,场面立刻变得无比混乱,

王宝玉从人群中爬了出來,样子很惨,不过,愤怒之下不顾这些,冲着保镖们喊道:“给我使劲打,打死这帮莽夫。”

保镖们习惯性的又看了一眼由千科,由千科沒有吱声,表示默许,于是,壮汉们很快被打得东倒西歪,根本沒有还手之力,乌压压的倒地一片,哀嚎不已,

“兄弟,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由千科拍了拍王宝玉身上的土,问道,

“一句话说不明白,我被人算计了。”王宝玉恼火的擦拭着嘴边的血迹说道,

就在这时,胡途和禾阳也领着一群人赶了过來,一看这边打起來了,他摆出一幅爱民的姿态,极其不满的对由千科道:“由董事长,干嘛派人殴打村民啊。”

“操,胡途,你他娘的居然敢窝藏罪犯。”王宝玉跳着脚,指着胡途的鼻子骂道,

“我不知道你说得是个屁,官都被撸了,啥屌不是,少他娘的在我面前得瑟。”胡途满不在乎道,

“胡支书,我看你这个村官是当到头了。”由千科威胁道,以他在政府里的关系,搞掉一个村支书简直轻而易举,

“操,老子还真不想干了呢。”胡途脸上再沒有一丝谄媚之情,

老百姓是越聚越多,将一个小院围得跟铁桶一般,有的老娘们看见自己的男人被保镖打了,哭天抢地的冲过來撕扯,再这样下去,肯定要闹出群体事件來,

“各位乡亲,这只是一场误会,都散了吧。”村长禾阳出面招呼道,

“禾村长,这个套设计的不错,你的脑子可真够用。”王宝玉冷哼道,

禾阳摇头,表示不明白王宝玉说得是什么,他设计闹出这档子事儿,就是想让胡途跟王宝玉彻底闹掰,他才有升职的可能,不过这个计策并不高明,以王宝玉的脾气,怎么可能放过他呢,

老百姓们并沒有听禾阳的话,反而越來越围拢的更紧,由千科也不由的紧张起來,召集起保镖们,准备杀出一条路逃走,

可是,要想做到这点并不容易,个别的老百姓已经拿來了家里的砍刀,就围在路口上,稍不谨慎,那就是恶性流血冲突事件,

“胡途,你他娘的想要聚众闹事吗。”王宝玉高声呵斥,又叉着腰对着人群喊道:“乡亲们,胡途窝藏了公安局通缉的毒贩子,他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大家可千万别跟着他受连累啊。”

老百姓听到这茬倒是有些退缩,不过胡途始终嘿嘿冷笑,还煽风点火的说道:“乡亲们,我老胡当了十几年的村支书,干得好不好还得大家伙说了算,大家知道咱们村今年年底为啥沒评上先进吗,都是他,就是这个王局长,丧心病狂,挖了阮市长家的祖坟,哎呀阮市长那个恼啊,不光恼这个王局长,还连累咱们村失去了市里的支持,都是因为他,咱们以后都得过苦日子。”

一听这话,人群中许多人对王宝玉咒骂不止,王宝玉明白解释无用,他这功夫最盼望的就是范金强赶紧带人來,抬腕看看手表,应该再有几分钟就差不多到了,

“乡亲们,你们不要听信胡途的一面之词,村里住了个外边的女人,难道大家都沒发现异常吗,她出來在谁家吃过饭,还是到谁家串过门。”王宝玉拖延时间,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摇摇头,但还是有胡途的忠实走狗强词夺理道:“那是胡支书家的亲戚,你刚刚调戏人家不成,现在反过來说人家是罪犯,太不道德,人家胡支书的亲戚都是有钱人,胡支书家里也是吃不完花不完的,干啥要做掉脑袋的事儿。”

胡途连忙咳嗽了两句,家里有钱这事儿还是不要对外说得好,终于,远远的传來了警笛声,范金强带领一帮警员,风驰电掣般赶了过來,

王宝玉终于松了口气,由千科听到警笛声,也终于放下心來,轻轻拍拍身旁老婆的手,老百姓都明白得罪不起公安局的道理,胆小的已经偷偷的跑了,

范金强面沉似水,他分开人群,冲进來就问道:“韩馥荔呢。”

“跑了。”王宝玉摊手道,

一看这个情形,范金强就明白发生了什么,他转头看了看胡途,恼怒的骂道:“胡支书,嫌犯就藏在向阳村,你眼睛瞎了吗。”

“范队长,我不明白你说得是什么。”胡途一幅抵赖到底的样子,

“公安都來了,真有罪犯啊。”

“可能是,我当初一看那个女人就不正常。”大家七嘴八舌小声议论,

范金强冷哼一声,向后招了招手,一名警员立刻恭敬的上前,他吩咐道:“把胡途给我带走。”

咔嚓一声,胡途就被扣上了手铐,别强行带上了警车,胡途高声喊冤,怎奈根本无人理睬,原來躺在地上放赖的壮汉们,一看这个情形,慌忙起身想走,却被警察们给拦住了,

范金强随便讯问了几个人,确定王宝玉说得不假,又开始展开调查,了解韩馥荔到底逃向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