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世小术士

1695 还活着

1695 还活着

“像,你的气色很差,脸很白。”王宝玉定睛道。

范金强抬起左边胳膊,上面缠满了纱布,说道:“胳膊断了一条,气色还能好吗。”

“你是被打断胳膊死的,唉,我比你惨,肯定浑身的骨头都碎了。”王宝玉有些糊涂,耳鸣的厉害,几乎都快影响到了听力。

“兄弟,疼不疼啊。”范金强笑着,猛掐了王宝玉一把,王宝玉只觉得一阵疼痛,脑子瞬间清醒了不少,他惊喜的问道:“范大哥,难道我沒死。”

“沒死,受你的连累,我倒是断了一条胳膊。”范金强道。

死而复生的喜悦,一时间让王宝玉差点哭了,他急忙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我明明记得自己被人从楼上扔下來了啊。”

范金强举起胳膊,苦笑道:“是我接住了你,瞧,这就是证据。”

从范金强的嘴里,王宝玉终于知道了昨晚发生的一切,还真是堪称惊心动魄,足以能写一部惊悚小说。

就在昨晚十点,有人破坏了王宝玉家附近的变压器,使得周围几个小区都停了电,一时间业主们怒气冲天,报修电话响个不停。

与此同时,就在王宝玉家的街边上,又发生了一起群体斗殴事件,原本保护王宝玉的警察们,都忙着去处理这件事儿了。

就在这时,范金强却意外接到了一个星号的电话,是个女人的声音,冷笑着说让他赶快过去给王宝玉收尸。

范金强马上联系守在那里的警察,警察们说停电了,正在处理一起治安斗殴事件,范金强知道大事不好,肯定是上当了,立刻开车一路疾驰來到王宝玉的住处,同时召集警察们火速赶到清水家园,那里有重大情况发生。

范金强将车停在王宝玉家的楼下,隐约能听见楼上传來的对话声,他立刻吩咐几名警察持枪上楼,另外在楼下布置安全气垫。

气垫还沒有完全鼓起,就看见王宝玉被人揪着从窗口扔了下來,他顾不得多想,几步跑过去伸手就去接王宝玉,虽然两人都倒在了半憋的安全气垫上,但是强大的冲撞力,还是让他的一只胳膊外伤性骨折,好在王宝玉并无大碍,只是被吓昏了过去。

“范大哥,谢谢你救了兄弟。”王宝玉无比感激的说道。

“咱俩还是感谢气垫的发明者吧,要不是它,你得把我也给砸死。”范金强心有余悸。

“嘿嘿,大哥,你咋想起來放那玩意呢,难道你比我还神,知道我会被扔下去。”王宝玉好奇的问道。

“那倒沒有,作为一名警察,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考虑出尽量多的保护方案,其实最初的想法是准备危险情况下,给你跳楼逃生用的。”范金强直言道。

“大哥,这份情我记一辈子,要不是你,我不死也得残疾。”王宝玉真诚的道谢。

“沒什么,你也救过大哥的命,再说了,这事儿也怪手下疏忽,才让胡三品等人有了可乘之机。”范金强道。

“毒贩太狡猾了,抓到胡三品了吗,老子一定要暴揍他一顿,最好也尝尝蹦极的滋味。”王宝玉想到胡三品,不禁气哼哼的问道。

“抓到了,不过你的房东却受了点惊吓。”范金强道。

一听这话,王宝玉顿时吓了一跳,如果自己的好大姐有了一差二错,这一辈子他都会后悔的,忙问道:“她怎么参与了进來。”

“可能是听到了你喊救命,她开门进了你的屋子,结果被胡三品等人劫持了。”范金强道。

什么,,王宝玉惊呼道,难怪自己“跳楼”之前听见了李可人叫自己,她沒事儿吧,。

从范金强的讲述中,王宝玉了解了后來发生的事情,范金强接住王宝玉之后,见他只是昏迷,并无大碍,便让人把他带上警车,强忍着左臂的剧痛,准备冲上楼去。

就在范金强等人以为可以瓮中捉鳖之时,却见上去的几个警察举着枪从楼上退了下來,接着便是胡三品等人却嘿嘿冷笑着,用枪抵着脸色惨白的李可人当做人质,从楼上大摇大摆的走了下來。

因为胡三品的手里有人质相要挟,警察们只是围着他,并不敢轻易动手,场面一时间陷入了胶着状态。

“如果你们不放我们走,我就一枪打死她。”胡三品气焰嚣张的吼着,用枪死死抵着李可人的太阳穴。

“小孩怎么样啦。”李可人环顾下四周,此时仍然担心王宝玉的安危。

“臭娘们,闭嘴。”胡三品用枪抵了李可人一下,李可人则恼怒的侧脸回瞪了一眼。

范金强冲李可人压手,示意她保持冷静,自己上前一步道:“胡三品,你不要存有幻想,今天你根本跑不了。”

“嘿嘿,如果人质死了,你们警局将饱受争议,识趣一点儿,快放老子们走。”胡三品冷笑连连,有恃无恐。

“胡三品,何必连累无辜呢,你们早晚都要落入法网的,不如放弃挣扎,争取宽大处理。”范金强依旧规劝道。

“多杀一个,老子就赚了。”胡三品恶狠狠的说道。

“臭流氓,你有胆子就先打死我。”李可人表现的很冷静,对胡三品骂道。

“放心,我会杀了你的,谁让你多管闲事。”胡三品道。

“胡三品,你要为你媳妇想想,她可是一直希望你改过自新。”范金强急中生智道。

“操,我媳妇已经死在你的威逼下,老子誓报此仇。”胡三品骂道。

“那都是谣言,其实她现在十分安全。”范金强的话果然起到了效果,虽然胡三品手中的枪沒有放下,但是神情却有了变化,范金强趁热打铁的说道:“你不要轻举妄动,很快就让你媳妇过來。”

在范金强的安排下,立刻有人火速带韩馥荔过來,但是胡三品半信半疑,李可人还是危在旦夕,僵持了半个小时后,韩馥荔终于被带來了,她一看见胡三品,立刻哭喊着劝道:“三品,不要再犯错了,想想孩子啊。”

“媳妇,你真的活着,你不是跳崖死了吗。”胡三品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三品,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你能为我报仇,说明你心里有我,三品,咱们为什么不能好好过日子,你还是伏法吧。”韩馥荔哽咽道。